《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5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等十分钟后,整理好衣服来到斜对门赵家波房间。他正在穿衣服,我小心翼翼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药倒好水递给他道:“赵总,您先把药吃了。”
  赵家波迟疑片刻接过水杯喝了下去,回到沙发前坐下道:“今晚回见的客人不一般,到时候你见机行事,一定要让崔总喝好。我这两天血压偏高,替我挡着。”
  “好的。”

  “另外,待会儿给邵主任两百万,剩下的趁崔总上厕所的时候塞进他口袋,明白吗?”
  我从来没给别人送过礼,这项重任多多少少有些压力。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那咱们走吧。”
  楚宁没把王栋梁和我们安排到一栋楼,如此安排足以可见心思缜密。抵达包厢后,王栋梁和邵云杰紧随其后赶到。一番闲聊后,今晚的大人物终于出现了,全体起立列队欢迎,包括平日里牛气十足的王栋梁,在京官面前照样唯马首是瞻。
  不过这位崔总其貌不扬,个头还没赵家波高,摆着十足的官架子端坐中央,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
  如果说官员在商人眼里是神,那么银行则是财神爷,三者之间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如同一团乱麻,在互利共赢的背后更是肮脏不堪的交易。先前我对此嗤之以鼻,现如今反而觉得无所谓,风气如此,只能顺从大流。赵家波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我有信心将其发展成自己的人脉资源。
  酒桌上不谈正事,是深谙之道。谁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顿饭的目的。崔总既然选择出席,说明并不拒绝与赵家波再次合作。
  前半场是叙旧情,王栋梁和崔总共同回忆大学时候的美好时光,讲到趣闻轶事忍不住哈哈大笑,尽管不好笑,我也跟着违心傻笑。
  到了后半场阶段才是自由发挥,赵家波主动介绍道:“崔总,这位是我的助理徐朗,刚刚调上来的,初次见面,让他敬您几杯。”
  崔总看着我笑眯眯地颌首道:“不错啊,挺津神的一小伙子。家波在选人方面果然有一套,左边是帅气硬朗的男助理,右边是美艳无双的女主人,这不是金童玉女吗,哈哈。”
  气氛还算融洽,我趁机端起酒杯准备了一套说辞,方方劝酒。崔总也给面子,一口气连喝下三杯。紧接着楚宁出击,这次上升到六杯,对方的酒量大的惊人,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果然是大人物。
  在他起身的时候,赵家波冲我递了个眼色,我立马跟在身后扶着来到卫生间。在什么时机送卡我一时拿不定主意,就在犹豫时他已经走了进去,错过了最好时机。
  等到他出来后洗手时,我走上前悄悄塞进裤兜里。他眼皮微微抬了下,继续镇定自若洗手,看来欣然接受了,总算完成了交办的任务,而我出了一身的汗。
  酒宴没持续太长时间,一个多小时后圆满结束。送走崔总,赵家波心情大好,露出久违的笑容道:“徐朗啊,只要我们争取到这笔资金,蓝天就会再上一个台阶,到时候我们好好大干一场,有信心吗?”
  这话似乎不是和我说的,倒是和他自己说的。不过我同样很开心,点头道:“期待着蓝天重塑辉煌。”
  他摆手道:“不是重塑,而是振兴。当年因为开发区让我们陷入泥淖,将来我们就要从开发区成为云阳霸主,这块地在别人眼里不值钱,但在我眼里是宝贝,走着瞧吧,这块地很快会成为下一个西沙湾的。”
  “”
  原来赵家波搞贷款是为了开发区,他果然不死心。那么白佳明融资又何目的呢,感觉俩人是在办同一件事,又好像出发点不同。赵家波的思路和我的一致,趁着价格持续走低全部买进来收储,坐等升值。而白佳明是急于抛售不良资产,急不可耐地启动上市计划,谁的战略眼光更Ju前瞻性和长远性,有待时间检验。
  “回去的机票订好了吗?”
  “订好了,明天晚上。”
  赵家波少有的心情舒畅,伸了个懒腰道:“行,以前来过京城吗?”
  “来过几次。”

  “哦。”
  说着,转身对身边的楚宁道:“带着徐朗好好转转,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楚宁看着我点头道:“请赵总放心,我一定会招待好徐总的。”
  “那行,给我派辆车,待会我去见个老朋友。”

  “好的。”
  赵家波独自上楼了,楚宁回头优雅笑了笑道:“徐总,想必您已经来过京城,什么地方还没去,我带您去。”
  我心里还惦记着乔菲,望着静谧的夜空道:“这里哪个地方比较浪漫?”
  楚宁眉毛一挑,嘴角浮现出别样的笑容道:“有很多啊,看你是和什么人约会了,有现代气息浓厚的浪漫圣地三里屯,还有年轻人聚集集中的后海、世贸天阶、蓝色港湾,以及购物美食聚集的王府井、南铜锣巷等等,你想去哪?”

  “呃……这里最近的地方是哪里?”
  “当然是后海了,穿过两条街就到了。”
  “哦,那咱驻京办在哪个地方?”
  楚宁扬手一指道:“诺,在前面不远处,从这条路穿过去走到尽头就到了。”
  “我可以过去看看吗?”
  “可以啊,那走吧。”
  上了车,楚宁熟练地倒车,驶出酒店进入长安街。望着光怪陆离的夜景,在感叹这座城市的繁华外,思绪不由自主回到今晚的晚宴上。费了这么大周折来京城就为了吃顿饭,如果算下来这顿饭高达几百万,着实让人肉疼。不对相对于二十个亿的贷款而言,根本不算事。
  在我记忆中,我父亲家就住在天安门附近,但很多年不来了,记忆也在慢慢消退。我好奇地问道:“您知道外交部家属院在哪吗?”

  楚宁颇为惊愕,道:“您有亲戚在这边?”
  我不想与她解释,点了点头。
  “距离这里不远,从长安街一直往东走,北大街左拐进入外交部街就到了。”
  “哦。”
  “你是京城人?我听着你的口音带着京味。”

  “半个京城人。”
  “能讲讲吗?”
  见她询问,我只好道:“我家祖籍四川雅安,后落户京城,不过我在云阳出生,你说我是哪儿人。”
  楚宁笑了起来,开玩笑地道:“如果你家还在京城的话,位于外交部街的房子二十万一平米起价,价值多少你自己算吧。”
  我惊讶地道:“有那么夸张吗?”
  “你以为呢,在皇城根下,紧靠恭王府,要是有一套四合院,价值过亿。”

  关于这些传闻我也听说过,京城的房价进入癫狂状态,应运而生涌现出一大批拆二代。几乎不用去奋斗,学着清朝贝勒爷每天遛鸟即可。个个开着豪车玩音乐玩艺术,对于靠着努力一步步打拼的人而言,他们的人生就是玩。
  听我爸说,我家确实有一套四合院。祖母进京后也算是当时稀缺的技术人才,再加上祖父又是老革命,领导特批分了套四合院,我父亲在那里住了十几年。后来祖母打成右派后房子被收了回去,把他们赶到家属院居住。再后来平反后,四合院又还了回来,外加一套单元楼做补偿,而此时父亲已经在新疆当兵。
  按照当时的说法,因为父亲不需要分配工作就分了一套房。他没打算回去,把两套房就都给了我姑姑。后来我姑姑还专门去了一趟云阳,把单元楼的钥匙给了父亲,至于现在如何,不得而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