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2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嗯”了一声,苏苏说道,“快去给我姐吹吹头发!”我又拿着吹风机给詹莹吹,她也很享受的站在镜子面前微笑着看着镜子里的我,全然没有了今天下午进屋时对我的那样凶。
  “妹夫真是个好男人,我妹妹没有走眼!”詹莹还不忘忽悠我几句,我淡淡一笑,心里不住骂这两个女人,太来气了!
  苏苏穿着睡衣回房间,我看着她那懒散样子,心里就想怪不得一直找不上老公,谁敢要啊,那都是祖宗啊!
  詹莹洗完后也去了苏苏的房间,我心想,真好,看来我来这几天就当保姆就行了,不用担心那些男女私情的事了。

  于是我就躺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刚才那一通家务活,把我累坏了,在家可从来没干过,基本也都是臧琳去干,我只是偶尔干点。
  “老公快来!”我听到苏苏叫我,连忙去了卧室,只见她和詹莹躺在那里笑呢,看我进来更是大笑起来。
  她们一定在笑,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个听话的男保姆,***!女人要是这样了,还真是没救了,我到不是对女人有偏见,如果喜欢的,爱的当然要当成心中的宝,可我这是在演戏。
  “老公,快来给我按摩一下!”苏苏笑着对我说,我一听就愣住了,我哪会按摩呢,于是就对苏苏说,“我真不会按摩!”
  “又违反一次规矩!不是说好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吗?怎么还敢顶嘴?”苏苏立刻不高兴的对我说。
  詹莹笑着对我说,“过来吧!不难的!就是敲敲背,揪一下肉皮,捏一下肉就行!”
  我只好走到苏苏面前,她把身体翻过来,趴在床上,我一下紧张起来,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为好。
  “还愣着干啥?按啊!”我听出苏苏不耐烦的声音。

  我只好把手放在苏苏的背上,开始了不专业的按摩,说心里手一接触到苏苏的身体,我就感觉浑身一颤,虽然隔着她一层薄薄的睡衣,但我仍感觉到她那美妙的**。
  我先用拳头轻轻地给苏苏捶了一下背,又在詹莹的指导下,给她揪了一下肉皮,但到了大腿小腿的时候,看着那双雪白的大腿,我下面不自然的紧了一下,就开始捏了起来。
  苏苏似乎很享受着闭着眼睛,一直没有说话。詹莹夸我,“妹夫,你真聪明,一教就会,一会儿也帮我按按!”
  我一听就傻眼了,有苏苏一个人诱惑我就行了,再加上这样的美女,这让我怎么能受得了呢?
  我给苏苏的表姐詹莹按完后,已是累的满头大汗,苏苏早已舒服的睡着。
  “妹夫,你去洗洗吧!看你累成这样,我都感觉不好意思了!”詹莹侧头着趴在那里,懒洋洋的对我说。
  靠!真娘的假惺惺!舒服不说舒服,还来安慰我,这两个女人简直是逆天了,这根本就不是疏导,这是纯正的折磨人那啊!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到了卫生间,打开淋浴,开始冲澡,正在这时,又有人推开卫生间的门。
  该死!我怎么又忘关门了,这到底是苏苏还是詹莹进来呢?
  “哈哈,对不起啊!我要方便一下,忘了你在里面冲澡!”詹莹推开门后,看了我了一眼,就又关上房门了。
  ***!这个女人简直疯了,明知道我在里面,非要进来看一眼,难道她没看过男人的**吗?

  我把卫生间的门锁住,继续冲澡。我得加快速度,否则詹莹憋坏了膀胱怎么办。
  匆匆洗完,换上苏苏给我买的那件睡衣,我就直奔客厅去了,然后我缓了一下神,拿出一根烟,推开阳台的窗户,看着窗外的夜景。
  我不由得叹口气,为了生活,我不得不给人当“男仆”,美其名曰叫“疏导”,我怎么混成这样了。
  回想当年在安萍公司干时,那帮人为了利益勾心斗角,互相残杀,等到了袁凯公司后,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事业的起步点,谁曾想原来是一个阴险的小人。
  俗话说三十而立,四十而知不惑,我这不立不惑之年,依然事业未就,还为了饭碗而奔波,想想那些沾了机会主义之机的既得利益者们,我其实就是要饭之人。
  不比了,人比人气死人,干哪算哪吧!

  “老公!你在哪呢!”我听到是苏苏在叫,赶紧把烟掐死扔出窗外,转身之际,只见苏苏穿着吊带睡裙站在客厅里看着我。
  “你干嘛呢?”苏苏问我。
  我笑着说,“老婆,我看看外面的夜景!”
  “外面夜景有什么好看的!快点睡觉!”苏苏命令口气又来了,我真想问问她到底在公司当什么领导。
  我笑说说到,“夫人晚安,我现在就睡!”说完顺势躺在沙发上。

  苏苏上前就给我拉起来,“去卧室去睡!”
  我纳闷的看着她,“老婆,我给你们二位服侍完了,还要去干啥?”
  “去睡觉!”苏苏硬是把我拉起来,拉着就往卧室走去。
  我的这个心那,怦怦地跳个不停,难道要我陪她和表姐睡吗?这可都是饿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老虎,我可抵挡不住。
  一进门,就见詹莹躺在那里看书,见苏苏把我拉进来了,连忙说,“快睡觉吧!”
  我一下就惊呆了,“男女授受不亲,我怎么能在这睡呢?我还是回客厅吧!”
  “不行!就在这睡!”苏苏生气的冲我说道。

  詹莹笑着说,“妹夫,你还是在这睡吧,你在外面睡,我们更害怕。”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我在客厅睡,她们害怕个鸟啊?
  苏苏一把就推我上床,我惊呀的看着两位美女,怎么白天还很淑女,晚上就像女汉子,就当我惊奇不解,以为要和她两个共度良宵时,苏苏和詹莹突然把我按倒在那,先是把我双手绑上,然后又把我双脚给绑上。
  我的那个心又提到嗓子眼了,不会是谋财害命吧?我也没财啊,哦,对了,这是不是那种虐待嗜好呢?
  正在我在无限的遐想时,詹莹笑着对我说,“我告诉你啊!晚上不准乱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还考验我?她两个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啊?苏苏说话了,“我姐说的话听清楚了吗?”
  “那还不如把我绑在沙发上得了,在这里多挤啊?”我笑着对他们说。
  “你要去那里,还不得想办法自己弄开,然后对我们两个进行不轨!”詹莹笑着对我说。
  这两个狠心女人,给你们做饭、洗衣服,还给她们按摩,没想到她两个一起商量着折磨我。
  苏苏把灯闭了,“现在开始睡觉,不许说话了!”

  两人一边一个把我夹在中间睡了,我这个别扭啊,不过闻着两人体香还是很舒服的。
  一会儿,我听到她俩个发出的鼾声,我想这肯定睡着了,就试着想把绑在手腕上和脚上的绳子弄开,我一摸立即气不打一出来,苏苏居然用的那种很坚韧的绳子,而且系的是死口。
  太狠了!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睡觉吧!于是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了一会儿,手也麻了,腿脚也麻了,我又醒了,***!说啥也得弄开,这样睡一夜,还不得瘀血啊!

  日期:2017-02-18 1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