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深层是淫荡》
第19节

作者: 鸡根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上学的时候,记得老师和我们谈论美丽的女人所用的词汇,大都是什么端庄秀丽啊,婀娜多姿啊,什么朱唇微含欲言又止啊,什么像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啊,当时记得还有个同学问老师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老师说就是不用吃饭,仙女吗。那同学接了句:“那不吃饭就能活,也就不用上茅房了。”是啊,想想那些霓裳羽衣的美丽女孩,还要在茅房里撅着屁屁拉粑粑,那画面确实是有伤美女形象。我们便一起大笑,被老师骂小脑袋净装着些脏念头。

  上大学考进城里后,无论是城里的女同学,还是马路上遇到的城里女孩,在我们心目中感觉到都美得像天仙一样,尤其是城里女人的皮肤,粉嫩透红,是村里的女孩无法比的。不禁想起《长恨歌》中,唐太宗李隆基的情人杨玉环,记得诗里描写“温泉水滑洗凝脂”“芙蓉如面柳如眉”等辞藻,切实是非常贴切。
  那时候记得是不能正眼看那些女孩的,只要能偷偷地瞄上一眼,便能够在心里激起朦胧无数………………
  那时候时兴一种非常短的上衣,非常贴身的,短的只能盖到肚脐眼以上,整个腰肢部及臀部都露在外面,却是非常迷人。记得我母亲第一次看到琳穿着,暗地里说像蛤蜊皮一样,形容得非常贴切。
  那时只要看到路上走的穿“蛤蜊皮”的女孩,都要偷偷地多瞄几眼人家腰部忽隐忽现的白白皮肤,和那摇曳步伐中扭摆的臀部,很多身材很好的女孩,将下身都塞进紧绷绷的牛仔裤中,臀部衬托的浑圆,徒令傻小子们出神遐想………………
  那时候的女老师女干部什么的,在我们的语言里叫“机关女人,”像是带着一圈光环一样,是神圣不可亵念的。我们对她们非常尊敬但是又自然地敬而远之,仿佛自己通体浸染污秽,靠得近了,会弄脏自己心中的神一样。
  但是听过这个故事后,真的令我三观尽毁,尤其是敏和琳,我都认识的,她们是那种走在马路上很高冷的一类,平日里都衣衫整齐,打扮时髦,像月里嫦娥般令男人只可远眺,不可近观的类型,我真的没想到……。咳咳………………没想到………………
  从那以后,我走在马路上,看到那些一本正经的走路的人们,我甚至会十分下流的想,这些人在背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说不定也是做那些鸡鸣狗盗的勾当,为掩饰自己对所做过的那些勾当的心虚,故意脸上装出一股冷冰冰的表情,以作铠甲,同时显得自己高贵不可侵犯,远没有像我这样的人一般,整日里笑呵呵的,见谁都是一种傻叽叽贱呼呼的一脸傻笑,从来都是以自己真实的一面示人,享受着自己内心简单而快乐的幸福,日子反而过得舒坦。想到此,心里就会有一种阿Q般的自我满足感,甚而渐渐地觉得自己膨胀伟大了………………。

  扯远了,书归正传,继续写敏的故事。
  日期:2017-02-24 20:30:57
  三个人中,一个是银行行长(副的),一个是杂志社编辑(副的),一个是珠宝店老板(这个是正的,以前见过几次的)。
  我都感觉是不是要起诉我了。
  白白胖胖架一副黑框眼镜的编辑先开口了:“我们开门见山,也不用藏着掖着了,我们几个都是和敏算是关系非常铁的,我们无话不说,你们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

  高个子珠宝老板接上:“你准备和敏怎么着吧,她这几天魂不守舍的,简直是要出什么事情了。”
  我喝了口咖啡,嘴里一边“嗯嗯”着,一边思衬着该怎样回答。
  一身西服套裙的行长,也开口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始乱终弃啊,大男人就要敢作敢当,敏都敢当,你一个男人还不如个女人。”
  她们声音都不低,我看见周围桌子上的人,明显的都把目光转到我们桌上了。

  我嗫嚅着说:“他不是有老公吗,别人管不合适吧。”
  编辑鼻子嗤了一声:“她那个破男人,也好歹说是个男人罢了,什么玩意儿。”
  我一看避是避不掉了,但我和敏真正的原因又不能说,有点哑巴吃黄连的感觉,再想继续和她们谈论下去也没我好果子吃,就沉声说:“我相信你们几位都是她的关系很铁的姐妹,敏才会把我们的事情对你们不做提防。我们的事情也没啥好瞒你们的了,事情就是这样,命运让我们相遇了,我们好过,但是我们两人都有家庭,一时半会都也难以改变,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会生乱子,到那时谁的脸上也不会光彩,我承认我们之间有过一段非常美好的交流,我也非常难忘。但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现实,发生了一些事情,使我们身不由己的发展到了现在这个状况,说实话,以前的日子,我不后悔,也没有啥好埋怨的;你们都是她的好姐妹,我相信你们也会为她考虑,如果你们有好的方法,我倒是非常乐意接受。”

  没后悔吗?我都感觉到自己说了假话,但是我明白,后悔是一种耗费精神的情绪,后悔是比损失更大的损失,比错误更大的错误,所以只要自己做过的事情,不要后悔。
  珠宝老板说:“我们今天过来打扰你,也不是说就要你怎样,但是敏现在这个样子,你总归要过去看看吧,好好地一个人,让你弄得快成精神病了,你不能不管吧。”
  我说没那么严重吧。
  行长板着脸,声音明显加大,说:“你觉得我们几个人是那种闲着没事来看看你的吗?”
  我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就按你们说的意思去做,晚上我请几位吃个便饭如何,麻烦你们去叫上敏,这样看行不行?
  好容易从咖啡馆脱身,听见行长在和她们低声嘀咕:“确实挺帅的啊。”
  晚上,约好在一家粥店吃粥,我先到了,每人点了一份海参粥,叫了几样招牌菜,两支赤霞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