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8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老和尚开始安排明天前往方士宗门的行程,将旁边的大方师火山吓了一跳。当下他急忙拦住了老和尚。说道:“大师不忙,家师广仁先生现在并不在宗门,他老人家外出远游。等广仁先生归来之时,我一定转告大师的美意,或许家师直接前往洛阳城中白马寺去拜望大师也未可知。”
  听到广仁不在宗门,老和尚便有些失望。当下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抓住了火山的手说道:“大方师有所不知,老僧对东土方士一门玄妙的术法也是向往已久。老僧虽然生在天竺,却有半个汉人的血脉。来到东土传播佛法的时候,也曾深究过方士的教法。在老僧看来,方士也罢,释门也罢都是教人向善,虽不同宗却是同源。不知道大方师有没有兴趣听听老僧讲解佛法?大方师听完之后也许会有感悟,说不定会改投在释门中修行也未可知。道远、道清,将摄摩腾、竺法兰两位大师修译的四十二章经取来。我要与大方师说法,准备还读碟,剃刀,稍后要为大方师剃度出家……”

  老和尚这一通说,火山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方士一门以他为尊。虽然在外方士连连受到释门的排挤,不过关起门来大方师还是自有威严。平时也只有广仁可以和火山并排而行,不过像现在这样手牵手,就连那位前任大方师都不曾有过。
  现在手牵手还不算,看这架势老和尚给火山讲解完佛经就要给他剃度。自己好好的大方师不做,做什么和尚?当下火山急忙挣脱了迦叶摩的手掌,向后退了一步之后,开口说道:“且慢,讲解佛法不在这一时半刻。今日机缘巧合之下,火山能遇到大师。正巧还有一件要事,要与大师商量……”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突然扭过头来。冲着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老和尚说道:“我保举广孝先生为白马寺的住持方丈,广孝先生突然出身我们方士一门。不过当初徐福大方师已经预言他日后必定改投他门,今日应验了徐福大方师所言。现在广孝先生住持心觉寺,已经有了一代高僧之像。如果住持白马寺,日后必定修研成佛,成为你们释门弟子的榜样。”
  火山此言一出,广孝和老和尚迦叶摩的脸上都是呆楞的表情。这两个和尚本来都以为火山是为了向迦叶摩告广孝的状,广孝心里面准备好应答的话,这个时候全然无用。想不到几年不见,自己竟然猜不透火山想要做什么了。
  而迦叶摩也有些始料不及,他这次本来就是为了广孝来的。啼卢寺住持本来已经是广孝的囊中之物,却被他生生的抢夺了过来。而且自己还下了法令。禁足了广孝的活动范围。这个弟子难免有些想不通,这次他就是为了说服广孝来的。
  现在听到火山的话,老和尚的心里也在疑惑:方士一门想来都是恩怨分明,现在报恩不抱怨,火山的名声素来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人。突然间如此的豁达,实在和传闻当红不大一样。
  两个和尚的反应在火山的意料当中,他学着自己师尊的样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另外,广孝禅师有位叫做士戒的弟子。火山一并推荐他为啼卢寺的住持,他门师徒二人必定能将佛法发扬光大。”

  “大方师千里迢迢赶到心觉寺,就是为了向我师迦叶摩住持,来推荐我以士戒师徒吗?”这个时候。广孝已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冷的看着火山,随后继续说道:“这个就不劳大方师费心了,我与士戒如何,我师迦叶摩自有安排。”
  广孝和火山说话的时候,迦叶摩一直盯着这位大方师。等到他和广孝双双说完之后,老和尚这才说道:“大方师还有一件事情疏忽了,就算广孝、士戒师徒真的前往白马、啼卢二寺担任住持,那么老僧与我家师弟又该如何处置?”
  还没等火山说话,扇门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而刻薄的声音:“老和尚你还想活到那个时候吗?我敢与你打赌,广孝师徒俩成为白马、啼卢二寺的住持,必定是踩着你们师兄弟俩的尸体上去的。
  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样的话是谁说出来的,当下,就见吴勉和归不归已经走进了心觉寺。

  看到了吴勉的出现,火山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冲着白发男人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你终于来赴我的三日之约了,既然你会亲自过来。那么说我应该会听到好消息……”
  “我来这里和你没关系”没等火山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这位大方师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看了一眼不明就理的老和尚迦叶摩,说道:“和尚,你们释门的规矩,弟子犯错了,师尊要不要跟着一起受罚?”
  迦叶摩没有想到吴勉直接冲着他来,微微怔了一下之后,看了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广孝。随后双手合十冲着吴勉颂了一声佛号,这才开口说道:“那要看弟子犯的是什么过错了,小错为师来罚,大错天下人人可罚。弟子触犯大戒,座师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那就好”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笑嘻嘻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和这个老和尚说。他弟子都犯了什么大错。”

  “这话让老人家我怎么说出口?”归不归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老和尚继续说道:“我老人家记得你们和尚要守四大戒律,是吧?什么不得杀生,不得偷盗,不得邪淫,不得妄语的。迦叶摩大师,如果你的弟子犯了偷盗大戒,应该怎么处置?你会不会受到连累?”
  “偷盗……”迦叶摩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偷盗是四大戒律之一,释门弟子所犯要革除门墙,座师有教导无方之罪,罚五十法杖。取消一切僧职。老施主,不知道老僧那位弟子犯了偷盗大罪?偷盗了什么宝物。还要劳烦你与吴勉施主亲自过来问罪?”
  “别提了,老人家我也是瞎了眼。”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看着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广孝,说道:“当初听说你这位广孝大和尚也是一位有道行的高僧,这才把我老人家的爱子送到广孝的门下为徒。本来想借着佛法打消它心里的妖性。谁能想到孩子回家告诉我老人家,在他师傅广孝的禅房里面发现了我们家的东西。老和尚,广孝白天出家为僧,晚上夜盗千家万户的。这也算是替你们佛陀添香油吗?”

  “在广孝的禅房里面,发现了贵府的东西……”迦叶摩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他说道:“广孝,你可曾不问自取,在施主的家中那过一针一线?”
  广孝低头施礼。回答道:“弟子长居心觉寺,除了每天带着众僧出去化缘之外。都是在寺中研修佛法,并不曾有私下出寺外出,更加谈不上到施主家中不问自取了。这当中归不归施主可能有什么误会,还望大师明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