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8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叔侄俩的事情,老人家我不参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广孝说道:“和尚你也知道我们几个还在鹏老爷的府里蹭饭,我老人的脸皮薄,怎么好意思自己蹭饭不算,还带着朋友去白吃白喝白住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突然冲着那个还在傻笑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你爹爹我这几天做梦梦到你那个死了的娘,她给老人家我托梦,说在下面受了地藏王菩萨的点化,要你回家给她念三天的经。老人家我这就是来向广孝住持给你告假的,那什么,大和尚,地藏王菩萨的面子你不能不给吧?”
  “难得施主你还知道地藏王菩萨。”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随后继续说道:“既然是菩萨下的法旨,广孝自然不敢不尊。施主你就这带着儿子回去吧,百无求这孩子的孝心可嘉,为亡母只念三天的经文太短。这样,我给百无求百日的假期,百日之后也不急回来……”
  这个二愣子折磨了广孝这么长的日子,这位心觉寺住持早就有苦难言。现在听到百无求要离开几天,当下如释重负,虽然只有几天,也能让自己难得的清静一下。
  没想到百无求还对广孝这里恋恋不舍,二愣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的娘要托梦怎么不直接托给我?还绕了一圈找你,那么麻烦干什么?再说老子这半年天天陪着老师傅广孝和尚,不是吃就是睡。会背个屁经文,要不老子继续待在庙里得了。庙里的和尚多,老子让他们一起给老娘念经超度。那个老太太再有什么,你让她直接托梦给老子……”

  “还是你先回去,晚上直接和你娘说吧”归不归一把拽住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胳膊,生拉硬拽的将它拉出了庙门。
  看着这一对父子俩离开之后,火山学着自己师尊的样子笑了一下,随后冲着广孝说道:“他们父子已经走了,那么火山借宿的事情,和尚你考虑的如何?如果不方便的话请直接告知。火山在庙门前凑合几天也是可以的。”
  “大方师越来越像你的师尊了,多年未见,也不知道那位大方师如何了。”广孝笑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身后的佛堂喊出来几个小和尚,让他们将他住持禅房旁边的厢房打扫一间出来,请大方师到里面暂住。
  火山也不客气,跟着小和尚去了厢房。看着这位大方师的背影,广孝的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这个时候火山孤身一人来到自己这庙中,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也看不出来。

  从这天气起,没有了百无求的贴身骚扰。广孝竟然有了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虽然他一直都在提防火山,不过这个红头发的男人自从进了厢房之后,便一直都没有再出来。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停留在里面,广孝都有一种火山是不是离开,或者死在他这心觉寺的错觉。
  一连过了两天火山的厢房里面都没有任何的异动,到了第三天早上,广孝冷眼旁观火山会不会话赴前言,离开他这座心觉寺的时候。庙外突然响起来一阵马嘶之声,随后不久,应门的小和尚带着附近驿站的官吏进了广孝的禅房。
  没等广孝施礼,这位驿站的官吏先对着心觉寺的住持行了大礼。随后将怀里三百里加急的公文取出来,交到了广孝的手上,官吏陪着笑脸说道:“下官是来向大师报喜的,白马寺住持您的老恩师迦叶摩佛爷今晚就会回到心觉寺看望大师。大师您是迦叶摩佛爷的高足,再受佛爷的教诲日后也必定可成佛……”
  官吏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将手中的公文竹简打开。上面写的和官吏所说的一般无二,上面还有远方驿站的公函。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白马寺住持迦叶摩今晚之前会回到寿春城中,命守城的官兵不可关门。
  看到这里的时候,广孝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还在报喜的官吏。和尚回过身来,看着火山一直没有走出来的厢房,自言自语的说道:“几年不见,有点大方师的谋略了……”
  当天夜晚天黑之后,三天从没有出门的火山终于从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几乎就在他走出来的同时,远处已经看到有人正在举着火烛,引领着一支队伍向着心觉寺这里走过来。
  看了一眼站在山门口,带着一众和尚准备迎接的广孝。火山冷冷的笑了一下,冲着广孝说道:“听说迦叶摩大师回来了。怎么,广孝禅师不亲自去城外迎接吗?那样才显得虔诚。”
  “亲自前往京城接回我师迦叶摩岂不更加虔诚?”站在山门口的广孝回头看了火山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尚还是安心待在庙中求取佛道的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已经有当地官吏的随员跑了过来。和广孝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守在门口等着迦叶摩大师的到来。看到来了外人,广孝和火山都闭上了嘴巴,看着远处的迦叶摩在上千上万善男信女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心觉寺的大门前。
  当时已经快到夜半子时,当地的官员怕影响迦叶摩大师休息。当下命众差役驱散了跪在庙门口念经的善男信女,客气了几句之后,这些当地的官吏们也纷纷告辞。和老和尚约定了天亮之后再来聆听佛法。

  送走了众官吏之后,迦叶摩便注意到站在角落里面的红发男人。当下老和尚微微一笑,随后双手合十对着火山的方向微微举了一躬,说道:“想不到大方师会驾临这心觉寺。和尚迦叶摩见过大方师。刚才人多眼杂多有得罪,还望大方师不要怪罪。南无阿弥陀佛……”
  火山的头发太扎眼,只要听说过方士一门大方师的人,一眼便能把他从人堆里面认出来。当下,火山也没有在意。按着方士的礼节回礼之后,他对着老和尚说道:“火山也对迦叶摩大师仰慕已久,本来向着过来见见故人师长的。想不到能在这里巧遇大师,也是天意使然。如果大师有缘路过方士宗门的话,还请到宗门稍坐。家师广仁先生也早闻大师精通佛法,还想要向大师请教佛法……”
  “广仁大方师也仰慕佛法?”听到火山几句客气话,这位迦叶摩老和尚当了真。这位白马寺的住持方丈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选日不如撞日。明日一早老僧便于大方师一起前往方士宗门。实不相瞒,老僧数年前便到过贵派宗门,本来想面见宣扬佛法的。可惜当时与大方师无缘。老僧被贵派看门的小方士打了出来。看到老僧头顶这个包没有?就是上次被贵派小方士打的,大方师你来摸摸,就是头顶这块……”

  说到一半的时候。老和尚已经抓住了还在发愣得火山的手,将他的手掌向着自己的头顶按去。迦叶摩还没有什么,倒是大方师火山满脸的尴尬之色,要对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
  说完之后,老和尚便开始让手下的小方士安排明天去往方士一门的行程。看着如果不是现在实在太晚,老和尚都想现在就和火山一起直奔方士宗门。当初他就有过收广仁为徒的想法,只是被小方士轰出来没有见到那位徐福大方师的亲传弟子。只要能让老和尚亲眼见到广仁,他便有把握说动那位前任大方师改投释门。当初广孝就是这么变成的和尚。
  日期:2017-02-2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