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385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开的这是二李的车,常诚最近刚被袭击,所有人都认为是二李干的,看这车玻璃又不透光,人车不认人,想不误会都不行!
  到这时我已经放心了,伸手熄了火,解锁按下了车窗,之后就尽量把手举高伸出,保证封严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封严!是我,四安!”车窗一开我就大声喊。
  封严对我的声音应该不熟悉,但是我都把手伸出来了他也不能就这么开炮,只好喊道:“慢慢开车门下来!”
  我对李山说:“您现在车上呆着吧,等下我给您开门!”
  李山点了点头,眼里有些嘲弄似的笑意。
  慢慢下车来,封严看到确实是我,点了点头却没有放下手中的红箭,“你把车门都打开,让我们看见里面”
  这小子特么太小心了!我心里骂着但还是依言拉开所有车门,对李山说了句,“您慢点下来吧。”
  看他下车费劲的样子,我有心扶一把却又不敢,这个封严小心的有点过分,我怕有什么动作吓着他手里的红箭。
  没有任何信号,一个壮汉端着枪从帐篷后面走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我环视周围,竟然埋伏了十几个人。封严走了过来,“真的是你,怎么开了二李的车?”
  “缴获的!”我笑了笑,也没多说,接着问道:“常老爷子呢?”
  封严上下打量着李山,心不在焉地说:“他有事不在这里,你得等一会!”
  这明显是瞎话,他不在这里你埋伏这么多人?我心里想着却没有点破,那十多个人好像放松了警惕,但是枪口还是有意无意地指着我们。我看了看封严,心想难道这里出什么事了?

  “向市长让我带他过来,必须得当面交给常老爷子,麻烦你帮我找找他吧!”我说明来意,留神着封严的表情。
  “进来坐吧,他一会就回来!”封严说,指了指常诚的帐篷。
  我心说这里面不会安排了什么圈套吧?答应了一声脚下就没动,倒是李山抬腿就走,我只好跟上。
  帐篷里一个人都没有,李山像是累了,进门就坐下,我看了看周围,站在了他的旁边。
  封严却没有跟进来,在外面跟别人说着什么,我凝神去听却根本听不清楚,摸着腰上的手枪,有点拿不准情况,常诚究竟去哪了?
  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在留神观察帐棚内的情况,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常诚的腿一直在流血,帐篷地上自然也少不了,而且这些血迹多少有个明显的区域分布,人在屋里活动,总有些地方去的多些有的地方去的少些,这应该就是长城平日活动造成的区别。但是在帐篷的角上却有一些血迹显得很不寻常。
  这片地面血迹很少,看来常城很少到那里去,仅有的那一点血迹却都被甩成了长条形,跟其他地方拖拉出来的血迹成了鲜明的对比。
  常诚曾说过自己不良于行,平时的行动也非常迟缓,而这种长条形的血迹只有血液呈一定角度撞到地面上的时候才会形成。要造成这种情况,常诚得使劲踢腿才行,靠他那条残腿显然是不可能的。
  还能有什么原因?我想起常诚曾遭到袭击受伤,却无法想象他上身的伤势能够造成这种痕迹,看来是真的出事了,但究竟是谁干的,我却猜不出来,只是本能地感到我们已经处在了危险之中!

  得赶紧脱身,我听着外面封严说话的声音突然提高,小声对李山说:“常诚可能已经死了,咱们得赶紧走!”
  李山看了看我,摇摇头,可能是因为腹语不好控制音量的原因,俯身用手指在地上写道,“你走,我留下!”
  “不行!他们找不到我你就危险了!”我听着外面说话,心急如焚,心说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个?
  李山摇了摇头,继续写道:“装晕!”
  我看了看他,这个方法倒是可行,而且以他现在这个状态确实不适合逃跑,便点了点头,说了句保重转身就走。
  帐篷里面想走不难,边看就只有一个门口,但是周围全是用布料,自然拦不住我,定光剑无声地划开一个口子,我听了听外面的声音,迈了出去。
  这个帐篷离周围的窝棚都很近,封严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走又看了看,选了个于我划开的口子相反的方向,沿着窝棚的夹道走了。
  天色还早,疫人们都在窝棚里睡觉,并没有留意我,只有一些顽皮的孩子,趁着大人睡觉偷偷地玩着一些破烂的玩具。
  该往哪里去?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一片窝棚虽然搭建的时间不长,但是各家经营之下,其复杂程度绝不亚于老城区的大杂院。我在各个窝棚之间乱转了半天,也不知道上哪去干什么好。
  走了半天也累了,我掏出电话来想给蒋全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却发现这里离城市太远,电话根本就无法接通。其实就在这等到天黑,自己走回去也不是不可能,疫人和城市之间有疫人游荡和哨兵放哨,对普通人可能是非常凶险,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比较安全的,除非会有人在其中搜捕我,否则走上一夜我也就回去了。
  常诚多半已经遭到不测,我也不能这样冒险去查,更重要的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查,这还要等我回城取得援助之后再说。想到这里我决定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毕竟说要走一夜,还是先养养精神比较好。
  我站直了身子看看周围,这边全都是疫人的窝棚,虽然地形复杂但是却不适合藏人,倒是不远处一栋建筑似乎能满足我的需要。
  那是我们第一次来的那个加油站,虽然地方很显眼,但是里面的房间有很多,后面还与窝棚相连,我过去和撤离都很方便,更重要的是,那边的地势比较高,如果真的是针对我有什么异动,一望便知。

  朝那边走的过程中,我一度觉得自己草率,说不定这一切都是误会,常诚可能真的暂时不在,那些血迹也有别的原因。但是我却不敢冒险,常诚在这些疫民中的威信是极高的,如果他真的死了,这些疫民不可能一点异状都没有,但是他们的这种平静却不能作为依据,而是代表了一种更可怕的可能——这些疫民已经被蒙蔽了!常诚无事只是万一,但如果我所推断的可能是真的,那我面临的危险绝不亚于独身行走于格迦群中!

  记下了大体方位,我开始朝那边移动,刚走了有一半的路程,那个熟悉的防控警报却突然响了起来!
  现在也就是上午十点不到,还不是开饭的点,这个警报响的蹊跷,我意识到了不对,加快了脚步。
  窝棚里的疫人被这警报声惊醒,我暗道不好,肯定是封严他们发现我走脱拉响了警报,虽然这些疫人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也绝不能暴露我的行踪。
  周围并没有什么可以隐蔽的地方,我没有办法只好快速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用剑将裤腿割掉,将枪剑包在裤腿里夹在腋下。
  幸好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只是简单套了件干净上衣,身上还是血污一片,裤子也脏的要命,这么一收拾却也跟疫人没多大区别,在窝棚边上的脏水沟里抹了把烂泥涂了一脸,自认可以乱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