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倘若不是当时我们这些顶尖的人物齐力抵抗,将其伤到,只怕这家伙已经凭借着一个人,就将龙虎山的老窝端了。
  龙虎山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与茅山宗齐名的顶级道门啊,这个人却仅仅凭着一把破剑,就做成这般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这也侧面证明了平育贾奕天剑主到底有多强大。
  事实上,我觉得他甚至要比千通王更强一些,很有可能是三十四层剑主最心腹的手下之一。
  而此刻,他居然出现在这我的面前,从他此刻的状态来看,之前所有的伤势都已经不在,而且手中这把金光灿灿的长剑,也远比之前的法器要强上许多。
  此时此刻的他,是状态全开,简直没有任何的弱点。
  这些也使得他整个人都充满了足够的自信,觉得将我斩落剑下,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眯着眼,看着对方,却感应到止戈剑被弹飞回来。
  平伸左手,我握住了寸功未得的止戈剑,感慨于脚下水怪那恐怖的防御能力的同时,不得不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面前这个对手上来。
  如果战胜不了他,后面的所有事情,一切战斗,都将会与我无关。
  我必须认真面对,或者说,全力以赴。

  只是……
  铛!
  相对于全神贯注的我,平育贾奕天剑主则显得随意许多,一步跨上前来,金剑陡然落下,重重地斩向了我来。
  我感受到对方霸道无比的气势,不得不用双剑交叠,挡住了对方的一击。
  铿锵有力的金属撞击之声出现的一瞬间,一种让人难以招架的巨大力量,从对方的金剑之上传递而来,让我的身子整个儿都往下沉去。
  我的脚下,是那水怪滑腻的脑袋。
  尽管我们脚下这个被屈胖三称之为“旧日支配者”的巨大水怪,它的脑袋无比巨大,足够我和平育贾奕天剑主交手,甚至纵横跳跃,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一个可靠的交手之地,毕竟除了需要面对着对方恐怖的剑道之外,我还需要时刻注意着水怪无处不在的触手袭来。
  所以在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力量被我挡住,并且通过身体传递到了脚下去的时候,那家伙显然是感受到了什么,数之不尽的触手就从各个角度蹿了出来。
  面对着这纷繁复杂的触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又一次使用了大虚空术。
  飕……
  遁入虚空的那一瞬间,我有着一种莫名的平静。
  因为不管现实中的情况有多危急,虚空之中总会是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当然,这个说法需要排除被奎师那盯着的时候。

  但这一次却不同,当我遁入虚空的时候,我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一股强力的敌意,在瞬间就笼罩在了我的身上来。
  就好像是人潜入了水下,与河面上的一切暂时隔离,却在突然之间,有人在水下抓住了你的双腿,把你往下方猛然拽去。
  水下的世界一片混乱,就算你再往下拽,也不过是水底。
  但虚空之中,往深处拖拽,是什么呢?

  是无尽的深渊,还是终极的虚无?
  我不知道,却知道自己倘若留在这里的话,只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就如同溺水一般。
  而这样的感觉上一次出现,是在白头山我破坏了敌人的巢穴,拿走了河图洛书的时候。

  三十四层剑主。
  我的心头猛然一跳,顿时就有些慌乱,拼尽了全力,摆脱着深处那种恐怖的拖拽力量,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究还是挣脱出了虚空之外。
  而当我再一次浮现的时候,平育贾奕天剑主仿佛早就预知到了我的出现一样,手中金剑,正好落到了我的头顶上。
  就仿佛我活生生地撞上去一般。
  铛!
  我再一次挡住了对方的袭击,心脏却在这个时候狂跳了起来。
  强,好强……
  一开始我还有着很强烈的自信,觉得自己在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有了如此惊人的成长空间,就算是平育贾奕天剑主,我也应该能够勉强抵挡,甚至能够战而胜之,但此刻,我却终究还是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
  对手是真的强,而且我还是身处于这般弱势的情况之下。
  怎么办?
  被巨大力量撞击地往后飞身退去的我,脑子里不停思索着,而平育贾奕天剑主却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机会,纵身而上,又斩出了惊采绝艳的一剑。
  当对方腾身于空,斩出了那让所有用剑之人都感觉到惊艳的一剑时,我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这一剑的感觉,我曾经见过。
  千年之前,近乎于道。
  轰然砸落在水怪身上的我看着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的一剑,胸口有一团烈火,在瞬间就点燃了。
  这是一种别样的愤怒。
  这种愤怒是从我的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的,千年之前,有两个男人先后达到了剑道的巅峰,相对于无数精妙绝伦的术法、道法和阵法而言,他们仅仅凭借着手中的长剑,就已经做到了纵横天下的骄人战绩,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之中,养成了足够的骄傲。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骄傲却都化作了灰烬去。
  因为他们的传承者,在同样的剑道争端之中,即将败亡。
  他们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粉碎。
  这是何等的不甘和悲恸,那种情绪在一瞬间,传递到了我的心头来。
  飕……
  我从满是滑腻鳞甲的地上翻滚出去,避开了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夺命一剑,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之中不断响起。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
  愤怒只是刺激自己的一种表现,沉浸其中,只能入魔,而能够驾驭住自己的情绪,方才能够在剑道之上获得超越,达到随心所欲的那种境界。
  我抬头望天,平育贾奕天剑主越发激进,快如疾风,手中的金剑如同横扫一切的锋芒。
  而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笑了。

  我悟到了。
  是的,是的,“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我怎么会这么傻?
  面对着七八根袭来的触手,我平静地扔出了止戈剑。
  之前软绵绵的御剑术,在这一刻陡然蜕化,止戈剑化作一道翻滚不定的青龙之气,凭空而起,落到了半空之中。
  整个湖面之上,铿锵有力的琵琶一声比一声更加铿锵有力,原本乱舞的触手开始变得缓慢,而止戈剑则越发锋芒毕露,青光翻滚,将这些想要袭击我的触手给一根一根地定住。
  它即便是没办法破开对方的防备,却也能够将力量传递,让那畜生感觉到疼痛,不敢袭来。
  在扔出了止戈剑的同时,我双手抓住了青蒙剑。
  日期:2017-06-1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