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575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真,在约定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猴子本想和我一起去,却被我拦住,低声说:“咱们商量好的,你在外接应我,万一,我要是出不来,你再冲进去救我。”
  “老大,我还是不放心……”猴子有些担心地说道。
  我心里暖暖的,低声说:“没事,你不是说过,他们不敢随便杀人,就按照咱们商量好的,我要是在里面引爆你制成的丨炸丨弹,你就带着自制的丨炸丨弹向里冲,估计咱们应该能逃掉。”
  和猴子分开,我才走到约定的地点,坐进车里,看着板着脸不说话的司机,我笑着说:“这位兄弟,咱们这是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按规矩,把你的眼睛蒙上。”司机说着,回头指了下我座位旁边的黑布。
  我拿起看到是个黑布头套,慢慢地戴上,眼前一片漆黑,心说:“老天保佑,假钱三千万别被发觉啊,不然真的进了狼窝,就算有丨炸丨弹,估计也活不了。”
  车子开的很平稳,不过,感觉车子来回调头,看来不是什么大路,很可能是在小巷来回行驶,肯定是害怕被跟踪,或者据点很隐蔽。

  我索性闭上眼,什么也不去想,凭猴子的本事,他们就算再小心,猴子也能找到我。
  中途,我还被带下车,因为被警告,我没有摘下头套,接着又坐进一辆车,感觉座位轮了,肯定是换车了。
  我心里的恐惧居然小了,感觉真的很像拍戏,不觉得有些剌激,没那么害怕。
  当我的头套被摘下,发觉自己被带到了一个大客厅,我本以为能见到那个假钱三,或者那个什么教主,最不彻底也要见到人,可空荡荡的客厅,什么人也没有。
  我在那客厅足足等了半天,可是就是没人来,我忍不住想出去,可是门锁着呢,我忍不住摸了几次,兜里的丨炸丨弹,可是没人,总不能胡乱开炸吧?
  我饿了,气的大声乱叫,可就是没人理我,忽然,我听到客厅里面的一个房门里有动静,忙走过去,门居然没关死,可我推开门一看,眼睛就瞪大了。
  房间是个卧室,那大库上绑着一个人,那人双脚双手被分别绑在四个方位,身体形成一个大字,虽然穿着薄薄的衣服,可那岔开腿的样子,让我眼睛看的冒火。

  那人看着眼熟,不过,因为小嘴里塞着一块白布,挡着不少脸,我认不出是谁。
  我走过去,来到库前,心里一下沉到了谷底,居然是那鹰爪女孩谭双,她看着我,也是满眼的绝望。
  我忙伸手把她嘴里的布拿开,没等我说话,谭双就呜呜地说了起来,可是因为塞嘴塞得久,舌头说话时,根本说不清,不过,后面的我倒是听清了就是:“我们被识破了,全都被抓了,你怎么来了?”
  我苦笑一声,说:“我是被你们发的消息……算了,肯定是中了圈套,不过,我有丨炸丨弹,暂时没事,我先放开你。”
  我说着,就想解开谭双手腕和脚腕上的绳子,忽然,客厅里有人笑着说:“王磊,大英雄,你还想英雄救美?恐怕这次要让你失望了,难道现在你还没感觉头晕,恶心,全身无力吗?”

  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我还真的感觉一阵无力,不过,却没有一丝的头晕和恶心。不过,摇摇头,克制了下心里的恐惧,用手摸了下兜里的丨炸丨弹。深呼吸了一口,才慢慢转过身。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站在客厅茶几前,背对着我。接着说:“王主任,你真是越来越傻了,还是越来越大胆了,不过,人家还真的要恭喜你,这个大流氓,你运气真是太好了,今天,要不是你来,不论是谁,都活着走不出去,带进来。”
  听声音好像是女人,而且我还有些熟悉,可就是想不出这黑袍女人是谁。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门开了,猴子居然被绑着带了进来,我这次真的害怕了,这女人是谁,怎么都能把猴子抓了
  猴子看到我,很无奈地说:“老大,我中了药,全身无力被抓了,你是不是也”
  我走过去,发觉自己力气还在,索性直接拿出丨炸丨弹,大声说:“你是谁我怎么感觉我认识你放开他们,不然咱们一起”

  黑袍人笑了,说:“大坏人,原来你也会害怕,人家用普通话,你居然还听着熟悉,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要是听不出来,我可是真的要惩罚你的。”
  “靠,老大,她也是你的女人”猴子眼睛一亮,看着我问道。
  黑袍女人摆摆手,示意那两个带着猴子进来的人出去,两人低头应了下,全都低下头退了出去。
  我听着那熟悉的土山镇的口音,心里一阵的诧异,瞪着眼,走上去,很不敢想象的是她,可那声音我可是没少听,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
  “杨澜,你是杨澜”我不敢置信地叫起来,那黑袍女人听着我的叫声,身子一阵的颤抖,双肩抖动,显然哭了,她妈,还真的是杨澜。
  黑袍滑落,女人转过身,那张被我亲了好多次的脸,展现在我面前,瞬间我就呆了,这她妈怎么回事杨澜怎么会是这个组织的人

  “磊子,你可来了。”杨澜说着,一头钻进我怀里,紧紧地抱住我,那小嘴可劲在我脸上亲着,疯狂地亲。
  “你她妈居然敢吓老子,老子要弄你。”我说着,伸手横抱起杨澜,迈步走进卧室去了。
  “嘭”卧室门被我踹上,抱着杨澜来到库边,看着还被绑着的谭双,我伸手就想把谭双手腕上的绳子解开。
  “慢着,她可是只小烈马,是人家赔偿给你的。”杨澜说着,伸手拦住我。
  “赔偿我”我有些疑惑。
  “人家的身子,给你的时候,已经不干净了,这个小妮子,可是还很纯洁的,人家把她留给你,就是补偿你的。你别不要,她可是我的药人,这辈子要是没药,就只能等死,所以她以后也不会有别的男人。”
  我伸手还是解开了谭双的绳子,可还没等我说话,谭双仇恨地瞪着杨澜,挥爪就想抓杨澜的脖子,我赶忙阻拦,可没想到杨澜挥手一扬,一股白烟飘在谭双脸上。
  “扑通”谭双倒在库边,慢慢滑到地板上去了,我惊讶地看着杨澜,她的手好快,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个不会一点功夫的普通女人。
  “杨澜,你”我惊讶地看着杨澜。
  杨澜没说话,再次抱住我,低声说:“什么也别问,人家好想你了,真的好想你,快些”
  那张带着绳子的大库,被我和杨澜折腾的差点散了架,猴子在外面客厅,大声叫着:“老大,你们能不能小声点,我听着受不了啦。”

  “那你不能堵住耳朵”我真的好爽,发觉杨澜这次好像身体也变的好强悍,居然完全能让我用力气。本就高挑的身子,好像比以前还高了些,两条长腿死死地缠着我的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