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573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说:“现在真是时代进步了,女孩子真是越来越讲究速度了,不过,貌似她觉得我真的能救她爸爸,呵呵。”小声说:“不嫌弃,不过,我可比你大”
  没等我说完,钱玲的小嘴堵在我的嘴上,小手紧紧地抱住我,文静的她再也没有其他动作,显然还是个纯情女孩,还没做过啊。
  我心说:“老钱,这可不怪我,你女儿主动的,呵呵,还真的要假戏真做啊。”
  我刚想把大手钻进钱玲的上衣里,可女乘务员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个茶杯,看了我一眼,走了过去。
  我心说:“这里不安全,呵呵,算了不管了,隐蔽些就成。”
  钱玲推开我,脸上一片通红,低声说:“哥,人家想通了,等你把人家爸爸就出来,就把身子给你,让他也死心。”

  “可我要是现在就想要怎么办?”我低声说道,抱着这白白的文静女孩,心里就邪火燃烧,有些急切。
  钱玲没说话。咬着嘴唇,想了一下,好像鼓起好大勇气,低声说:“你要是真的想要。人家就给你。”
  “啊,你就不怕我骗你?要了你的身子,却不去救你爸爸?”我低声问道,大手却开始不老实起来。
  “不怕。那个猴子能喊你是老大,说明你也是有些势力的,而且和阿豪说话,那气势一点也不差,人家觉得你是可以相信的,磊子哥,你要是真的想,人家现在就给你,不过,人家……”
  钱玲没说完,居然解开了裤子。

  我没想到这文静的女孩真是胆大,竟然站起来要脱裤子,我低声说:“别在这里,走,我带你一个地方。”
  我带着钱玲,来到车厢间厕所,顺势看了眼厕所旁边乘务员值班小间,隔着玻璃门看到刚刚走过的那位女乘务员,她也看到我们。
  我拉着钱玲进了厕所,厕所地方狭小,不过,能站下两人,把门关死了,抱着钱玲就亲起来……
  我亲着钱玲,大手更是让这位文静白白的女孩,全身颤栗,却不知道外面那位女乘务员受到了我们的影响。
  女乘务员看的清清楚楚,我和钱玲走进一个厕所,里面的事,她闭着眼也能想出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津力充沛。
  年过三十的她想起自己的男人,想着厕所里,我这个高大男子肯定已经那个起来,心就有些乱了,柳霜月这个本能当空姐的女人,因为没有关系,委屈地当了个乘务员。
  高挑的她,总是受到列车长关注,最后嫁给那位比她大十多岁列车长。

  制服短裙里的丝袜,被柳霜月用小手轻轻地碰着,那小手越来越放肆,心说:“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吧?”
  却没想到厕所的门忽然开了,我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来钱玲被我解开裤子,看着那白白的腿,我刚想急切地想把那小裤裤也撤下来,却被钱玲拦住了。
  “拿点纸巾,磊子哥,人家忘了拿纸巾,你去拿一些,不然咱们那样了,可没法穿衣服。”钱玲低声红着脸说道。
  我觉得有理,提上裤子,笑着说:“等等,我出去拿点儿。”我看着钱玲白白的身子,伸手捏了几下,才坏笑着走出去。
  没想到那个女乘务员竟然分开腿,一只小手竟然伸到制服套裙里,这个让我忍不住看了好几眼的女乘务员,竟然在做着那事儿,短裙都微微翻开了些,那小手隐约可见,白色丝袜更是让长长的腿显得干净,特别白亮,那黑色布鞋,有一只都掉落下去,那只小脚翘着踩在玻璃门上。

  柳霜月觉得有人,抬头看去,猛然和我四目相对,柳霜月惊得赶忙收回小手,可能动作太快,用力有些大,那椅子“咔嚓”倒了。
  柳霜月尖叫一声,跌倒下去,可是小空间太小,人坐到地上,长腿却被椅子腿担了起来。
  我一看,刚忙推门进去,仅仅推开些,挤了进去。
  “你怎么啦?”
  “别过来,我能起来。”柳霜月忍着痛,大声叫着,因为她的腿还在椅子上放着呢,从外能看到短裙里面。
  女乘务员心都慌了,可是被椅子阻挡着,怎么也起不来。
  我看到那短裙里面的风景,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女乘务员,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镂空花纹裤裤,在灯光下若隐若现,让我的心火激烈燃烧,心说:“这女人不会是个荡货吧?应该不会,看起来不像啊。可是她刚才……”
  “你拉我起来,还看?你女朋友还在里面等你呢。”柳霜月伸出小手低声羞涩地说。
  我把柳霜月拉起来,低声说:“姐,你穿的小裤真是漂亮,呵呵。”
  “赶紧走,我这里不能进外人。”柳霜月很严肃地说。
  我心说:“难道真的不是荡货?算了,那丫头还在等我呢。”
  我看到了女乘务员的纸巾,顺手拿了过来,低声说:“我用一点儿。”
  我拿着纸巾走进厕所,没想到钱玲,竟然没有把裤子提上去,我激动地上前就抱住了……
  我不知道这时女乘务员竟然出来了,站在厕所外,把头贴在门边,还低声说:“还以为这小子也不行呢,没想到出来拿纸巾,哼,被这小子占了便宜。”
  空间太狭小,我抱起钱玲,让钱玲上身靠到柳霜月偷听的那薄薄的门上,低声说:“玲玲,我要来了。”
  柳霜月吓了一跳,没想到女孩叫的那么大声,还一个劲的喊痛,心说:“难道他们是第一次?”
  “不会吧,要是男女朋友第一次也不会来火车上吧?难道是第一次认识?天,小姑娘真是太好骗了,一定是这样的,这小子怎么看都比那姑娘大很多,哼,一会儿,我问问,要是欺负女孩子,我就不客气……”柳霜月心里这么想的。

  却说钱玲的那位男朋友,怎么也睡不着,心里烦躁,想起钱玲的文静温柔,觉得一阵阵的难受,站起来也没理那两个女孩,直接来找钱玲,可是到了却发现钱玲和我不见了,只剩下那个猴子,心说:“这么晚了,去哪儿了?行李看样子都还在。”
  青年很是疑惑,恰巧小腹一股水意传来,心说:“先去厕所,再来。”
  可青年来到厕所门外,却发觉打不开,此时的女乘务员早躲到休息室去了。
  青年听到里面竟然有女人的叫声,心里一动,把头贴了上去,耳朵过滤掉火车的的声音,剩下那女人的叫声,一声声的叫声,让青年气的把拳头握了起来,他听出来了,叫声正是自己女朋友钱玲,叫的是那么的响,一定……
  青年气的举起拳头,准备砸上去,可是一想:“要是那小子知道我在外面,肯定搞得更带劲儿,行,你们给老子等着。”
  青年想走,可最终还是留下来,柳霜月心里讨厌死这个偷听青年了,人家男女朋友做事,你偷听什么?还一个大男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