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4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彤彤听话地跟在张清扬的身后,两人站在盘龙山庄门前没多久,伊凡开着车就过来了,下车后不好意思地对张清扬说:“张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晚才忙完!”
  “不要紧,我挺喜彤彤的。”
  “太谢谢你了!”伊凡拉着彤彤的小手:“彤彤,快和叔叔再见。”
  彤彤道了再见,伊凡这才把彤彤拉上车,伊凡又对张清扬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后才开车离开。望着她消失的车影,张清扬不禁好笑,心说这个女人也太大大咧咧了吧?
  一般人见到自己在盘龙山庄居住,肯定会问个不停,可是看在她的眼里好像在正常不过了,她到底是什么人?张清扬没有深想下去,慢慢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到屋里,舒吉塔就端着洗脚盆走过来,轻声道:“大叔,我来帮你洗脚……”
  张清扬低头瞧着她,心想难道这朵“幸福之花”已经進入洗脚丫头的角色了吗?他无奈地叹息一声,来到江洲以后,好像身边的所有人都带着一些奇异色彩……
  正如预期中的那样,缅南金角特区战事结束以后,难民们相继离开了我国的安置点。一周左右,所有难民都回到了金角地区。我国在金角特区的商人也回到金角操起了老本行。从江洲到金角非常的容易,只要到市公丨安丨局办理一份简易的护照,就可以过去了。
  金角特区的工商业基本上都是我国商人在支撑,因此战事一结束,缅南组建的金角地区临时政府便向我国的商人伸出了和平之手。同时金角地区临时政府主席马中友率领访问团,出访我国江洲市,为的是与江洲开展一系列工、农业的合作。
  江洲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金角访问团,南海省委副書記、江洲市委書記陶英杰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与马中友进行了会谈。随后,马中友又与江洲市市长张清扬进行了亲切会谈。
  在交谈中,双方就接下来的合作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张清扬同意向金角特区赠送一些食物。而马中友更是邀请江洲市商人去金角进行投资,并且希望张清扬能够到金角特区转一转。
  张清扬心中明白,金角战事刚刚结束,社会动荡不安,临时政府要想长期执政下去,并且得到缅南中央政府的信任,首先就要搞活生产建设。只有把金角地区的经济搞起来了,新政府才会长久生存下去。当然,这一切都要依仗着我国的支持,特别是江洲市的支持。
  正因为对方急于迫切合作,在一些商业谈判上,张清扬也占到了不少便宜,这让市府其它参加会见的干部们一个个十分得意。虽然这阵子张清扬并没有表现出市长的强势一面,但是单从工作角度而言,他对各种工作的了解,以及对经济发展独到的见解,都博得了大部分干部的好评。
  会谈的最后,张清扬特别提出,希望金角特区政府从源头上制止丨毒丨品走私犯罪,能够与江洲市公丨安丨部门联合作战,打击跨国跨境走私丨毒丨品的犯罪。马中友十分支持张清扬的提议,双方签订了备忘录。
  送走了马中友,张清扬对身边的政法委書記、公丨安丨局局长平安说:“平書記,以后边境丨毒丨品犯罪应该会减轻了。”
  平安点点头,笑道:“刚才市长可是从马主席那里捞到了不少便宜哦!”
  张清扬淡淡一笑,说:“以后我们双方还要建立更紧密的合作,相信为了将来的经济发展,他们会帮助我们打击丨毒丨品犯罪的。”

  平安点点头,与张清扬握手后便告辞了。瞧着平安的背影,张清扬不禁想到了自己办公桌上的那些匿名信。自从张清扬成为代理市长以后,办公桌上总是接到反应平安以及其它干部各种问题的信件。这其中,反应平安问题的信件最多。
  信里反映的问题五花八门,有作风问题,经济问题,甚至还说平安和公丨安丨局内的一位女警生有一位私生子。一想到这些,张清扬心中就有些发沉。平安是江洲市政坛的常青树,做了七年的公丨安丨局长,前几年换届被提拔为政法委書記。可是与他在领导心中超好的形象相比,他在民间风评很不好。
  但是张清扬也清楚,以平安的身份和工作特性来讲,他得罪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这些信件是子虚乌有也说不定。再说他的风评如此不好,在江洲市刚刚出现窝案以后还能屹立不倒,足可以说明此人的能力。
  可问题是信件中提到的一些事情有名有姓,还真不像是凭空捏造。张清扬步行回办公室,心想还是先放一放吧。他想放一放,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陶書記年紀大了,他希望平平稳稳的退休。江洲市不久前刚刚出现窝案,他不想再出现什么案件。二来自己初到江洲,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人代会上转正,其它事情能放放就必须要放放。
  也许是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自己在江洲搞些风雨也说不定,必竟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他能在江洲政坛出事以后,由上头空降,这其中肯定得到了高层的信任。他们觉得张清扬为了转正,肯定急于表现,所以才搞出这些信件替他创造机会。可问题是表现归表现,如果一上来就搞倒一位市委常委,想来省委会对自己有看法的。
  张清扬收拾好桌上的信件,锁进了抽屉中,他主意已定,暂时先不管其它事情,立稳脚跟再说。

  郑蓬勃敲门走进来,送上一些文件以后,又为他泡了一杯茶,随后就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张清扬抬头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这半个多月的接触,张清扬对郑蓬勃的工作很满意,有心把他培养成自己人。
  可他必竟是别人推荐过来的,张清扬现在两眼一摸黑,不敢轻易相信别人。他拿起郑蓬勃送上来的文件看了起来。
  九月份江洲市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第二届江洲国际性文化节的筹备工作。江洲市性文化节举办过一届,当初计划也就是一届,是在几家当地的整形医院,以及保健医院的支持下举办的。可是没想到在全国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更有人说江洲市走在了思想解放的前延。一些西方的性学家更是表扬了江洲市政府的创新、大胆精神。
  在这种背景下,市政府早在年初制订工作计划时,就把第二届性文化节当成了重点工作。并且决定借性文化节的引子向全世界展示江洲。
  即将开始的性文化节,已经有有来自日本、韩国、新加坡、法国、英国、美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各省市的总共四百多家生产性保建用品企业的报名参展。在展出期间,更会从中华博物馆运来一些我国古代男、女*用品工具等。瞧着一项项工作流程,张清扬嘴角挂上了笑意。心中坏坏地说,真不知道如果自己带着小雅去参加展出,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虽然结婚这么多年了,可是陈雅的心态还像是一个小姑娘一般,每次和张清扬同床都有些害羞,甚至从来都不让张清扬认认真真地瞧瞧她的身体,就连洗澡,两人都是分开洗。
  日期:2017-01-26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