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8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广孝和尚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微笑冲着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归老先生你费心了,众生皆平等是佛陀亲口所说。和尚妄言触犯了口孽,已经知道错了,稍后便会摆下法会。为了令公子剃度出家。不过成了释门弟子,还有几大戒律要守,不知道令公子做好准备了没有。”
  广孝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不把自己当外人。已经抓了一块猪头肉在嘴里嚼着,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还有戒律?不是剃了头发就能当和尚吗?这么麻烦?那个谁,你说说都要戒什么,老子听听能戒就戒。戒不了你就把你们家的戒律改改,顺着老子来,怎么都好说……”
  广孝微微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你现在已经犯了妄语的口孽了,小的不说,就说四大戒——不得杀生,不得偷盗,不得邪淫,不得妄语。施主。你自己算来,守的住几戒?”
  百无求摆着手指头说道:“老子没事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不杀我我不杀人,不杀生这个可以凑合着守一下的。不偷盗……老子也不是偷鸡摸狗的妖,这个没问题。不邪淫,呸!你当老子是什么妖?它们臭不要脸的人参娃娃吗?这个老子守的住!还有什么来着?不得妄语?妈勒个巴子的,老子什么时候妄语过?这个也守……”
  “骂街就是妄语……”这个时候,广孝实在忍受不住,深吸了口气之后,开口继续提醒道:“假话、狂言皆是妄语,百无求施主,你确定自己守的住吗?”
  “妄语不是说话结巴,想不起来自己说什么吗?”这个时候,百无求也明白自己是理会错了,当下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归不归。又抓了一块猪头肉在嘴里嚼着,将嘴里的肉咽下去之后,对着广孝继续说道:“你们那个什么阿弥陀佛也不是一天就变成佛陀的,对吧?要天底下都是圣人。谁还上你们这破庙里面当和尚?不就是不让骂街吗?老子咬咬牙能戒就戒,戒不了就是你们佛陀的本事不行,不能了渡化老子。和尚,能让老子闭嘴不骂街,对你来说算不算一件功德?”

  这几句话说出来没两句,广孝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归不归的脸上。这样的话能从百无求的嘴里说出来,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再用传音秘法教他。归不归就在身边,除了他还有哪个?
  这个时候,百无求看到广孝没有接话,以为自己得了理。当下继续对着面前的光头和尚说道:“怎么样?老子的话有理吧?广孝和尚,你能让老子忍住了不去骂街,说不定就够了功德早日成佛的。还犹豫什么?感化了妖为僧怎么也算是一件大功德吧?”
  “和尚明白了”广孝冲着这对父子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和尚就应下了这件功德,百无求,今日起我正式收你为徒。既然你是妖非人,也不需要什么法名了,继续叫百无求就好。”
  听了广孝的话,百无求将最后一块猪头肉塞进了嘴巴里,看着自己的这位座师说道:“不是老子说你,收了老子做徒弟,你们佛陀晚上做梦都会笑醒的……”
  广孝明白归不归将他的便宜儿子放在自己的身边,是想要看住他,不让他和在外面的士戒接触,或者使用遁法离开。迦叶摩已经将他禁足,如果不是后面的计划还要仰仗释门这块招牌,广孝哪里会搭理老和尚禁足他的法令?
  等到出去化缘的和尚们回来之后。广孝将他们召集在佛堂当中。在这里开始了一个小小的收徒法会,由于佛教传入中土不久,僧人收徒极少会举办什么仪式的。一般都是剃了头之后,穿上僧衣跟着师父到大街上走一圈,让施主们认得也就算差不多了。
  但是这位心觉寺的当家竟然为了一个黑大个举办仪式,让其余的小和尚也算是开了眼界。广孝先是给这些弟子们相互介绍了一番。随后亲自取来剃刀,要给百无求剃度。
  没有想到的是,看着广孝手握剃刀过来,二愣子先是问清了他想要干什么。听到了广孝这是要给他剃光头发之后,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竟然当着周围和尚的面,将自己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等到百无求将自己脱的赤条条之后,整个身子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对着已经呆楞住的广孝说道:“反正都是剃毛,你干脆好人做到底,把老子这一身的毛发都剃了吧。让老子也尝尝你们人光溜溜的感觉,快点啊,不是老子说你,这天冷地凉的,就算老子是妖,光着身子躺在地板上也不好受……”
  这个时候的广孝已经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冲动,答应收这个二愣子为徒了。这只妖现在就这样,再过两天还指不定把他这座心觉寺祸害成什么样子。

  本来广孝还想让归不归这个当爹的管管自己家孩子,不过这个时候才发现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了,将这个大宝贝自己留在了这里。
  当下,广孝好一顿劝说才让百无求坐在地上。给它剃掉了好像乱草一样的头发。随后广孝将手里的剃刀给了身边的小和尚,让他继续将百无求满身的毛发都剃了下来。一个二愣子足足折腾了大半天,这才将它身上的毛发剃除干净。
  释门弟子讲究过午不食。不过百无求绝对忍受不了这个。傍晚时分,众和尚都在跟着广孝上晚课的时候,二愣子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荷叶包的猪头肉。其他的和尚一句一句的跟着广孝念经学法。二愣子则在旁边一边吃着猪头肉一边吧唧嘴。满佛堂都是猪头肉的肉香,和百无求吧唧嘴的声音。
  而广孝完全不理会百无求的所作所为,他好像好僧入定一样,坐在蒲团上,向弟子们讲解佛经奥义。
  从来不知道客气两字怎么写的百无求,这个时候也会将装着猪头肉的荷叶包向着周围的师兄弟们让一让:“哥们儿,这猪头肉煮的不赖,来一块?别客气啊,大家都是那个谁的弟子,和亲哥们一样。有肉一起吃,来,来块肥的。肥的香……老子给你肉吃,你瞎躲什么?不就是一块猪头肉吗?大家都是师兄弟,除了师娘不能分。还有什么不能分的?那谁,他不吃这块肉你吃了吧……躲什么?这是猪头肉,不是你师父的肉……”

  好好的一场晚课被百无求搅得细碎。不过广孝还是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二愣子一样,继续向弟子们教授佛经。百无求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广孝都没有一点应对的意思。二愣子闹腾了一会之后。看到没人搭理它。无聊之下也就收了手,吃饱喝足之后,二愣子将然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它打的呼噜心觉寺外面都能听到。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课结束,广孝吩咐了小和尚们看好火烛。随后便打发弟子们回到大房休息,随后他自己也回到了自己的禅房。
  将禅房大门关好的一瞬间,广孝的眉头便瞬间皱了起来。百无求的到来虽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不过这只妖就好像一只一直在汤碗周围转悠的苍蝇一样。嗡嗡作响实在让人讨厌,打吧又怕失手打翻了汤碗。不打又怕这只苍蝇一头扎进汤碗里。败坏了这碗好不容易熬煮出来的肉羹。
  日期:2017-02-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