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深层是淫荡》
第17节

作者: 鸡根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如果十几天不做,里面应该感觉到很紧致的,但是如果刚和别人做了两三天内,再做就会感到有些松弛。另外一个女人如果饥渴了十天半个月,那种程度是显而易见的,做的时候的渴望状是装不出来的,并且很快就会到了兴奋极点。
  很显然,敏又偷吃了。
  无论戴套不戴套,她的身体,是被别人进入过的了。
  张爱玲说,通往女人心里的路,经过**。
  此话一点不假,女人如果频繁和一个男人**,心理上就会产生一种归属感;如果做的过程两人又能够达到和谐的境界,那女人就会在心理上产生一种宿命感。
  我原先也是这么想敏的。
  但是我们两人的频率,与以前没有什么差别的,只能说,敏在寻找我身上找不到的东西。
  两个人的感情有了猜疑,那就离分手不远了。
  我说我们还是散了吧,好聚好散,大家都不伤和气。

  敏又祭出那几大法宝了,又哭又闹的,我说没用了,你就别难为自己了。
  第二天回家,发现我放在家里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
  里面有我们到处游玩的照片,当中有不少我们亲密的合影,还有那些黑客给的东西,还有我的一些资金账号资料。
  我电话问敏是否她拿了,敏承认是她拿走了。
  我说你什么意思?你想怎样?
  敏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拷份我们一起游玩的照片。
  我当时就火了,我说你立即给我送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一连三四天,敏都是毫无音信。
  我有点慌了,因为我这几年积攒的私房钱都在那些账号里,还有就是为单位处理的一些机密事情的记录,也都在里面,因为那电脑是一直放在家里的,很多账号都是免登陆的。还有我的一些密码,敏也都知道。
  我就直接到敏单位去找她。
  日期:2017-02-22 21:55:12

  敏一看到我慌了神,可以想象当时我是满脸怒气的。她慌忙把我领到会议室。我就直接问她你想怎样。
  她的老板不一会儿也进来了,满脸诧异的望着我这个怒气冲冲的“客户”。
  我无视她老板的存在,狠声问我的电脑那?
  敏支吾着说还没用完,用完就给我送去了。

  她的老板一看不是客户,撂下一句“有话好好说,别大声小叫的”就走了。
  我问什么时候给到我,敏说还要待几天。
  我警告敏,我里面有很多机密,如果给我泄露了,后果你很难承担。
  敏说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放着,不用担心。
  我也撂下一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就气呼呼的走了。

  我知道她是为了那些黑客的资料。
  过了几天,我又电话问什么时候还我,敏说因为里面有她的资料,不打算还我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问她你考虑清楚后果了?
  她说考虑清楚了,就当是我送她那台电脑吧。

  岂有此理!
  电脑本身值不了几个钱,但是里面的资料对我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
  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不为什么,就当是为爱留个纪念吧。
  我说你可能忘记了,我所有的资料有时候怕应急使用,都是上传到云盘里的,你光拿了电脑,好像作用不大。
  敏沉默了。
  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拿电脑,你必须马上给我把电脑送回来,否则有些不好看的资料,我就发到你单位里。
  我把家里的锁,找人更换了。
  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外边应酬,敏打来电话,说要和我谈谈,我说你都这样了,我们之间还有啥好谈的。
  敏说不管,让我回家等她。
  我正因为她的背叛和拿走笔记本想要挟我恼火,电话干脆关机了。
  日期:2017-02-22 22:18:20

  那天晚上心情很不好,喝的醉醺醺的,去岳母家睡的。
  琳和岳母看我回家,有点喜出望外的感觉………………
  第二天电话开机一看,有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敏的。
  接起电话,敏急躁的声音,说昨晚等我到3点多,没有钥匙进不了屋,让我马上回去,做个了结。
  我回去,看到敏提着两个包,站在楼下等我。
  进屋后,敏拿出了我的电脑,说只是看看照片,其余的账户什么的一概没动。

  另一个包里装着五万块钱,敏说想买那些资料。
  我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五万块钱在我眼里算得了什么。
  敏说昨晚一直在室外等着,身上被蚊子咬了很多大包,还掀起裙子让我看。两条腿确实是很多的红疙瘩。我的心又有些软了。
  敏问我,到底想怎么办?我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敏又不做声了。
  沉默了一会儿,到中午了,敏又去做饭,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我真是又爱又恨,也猜不透这个女人,这个被我睡了三四年的女人,到底是蛇蝎心肠还是真像她所说,只不过是想找我点把柄互相制约。
  我检查了一下,账号里的几百万块钱一分没动,单位的机密资料也都还在,但是那些我和敏出去游玩的照片,不见了。
  我说:“你真做好清场打算了,痕迹都清理完了”
  敏看着我不作声,我说那些照片很多都是我一个人的,你没必要都清理了吧?
  敏说:“你不要钱,就是心里还有我。我不管你怎么看我,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烂货一个,反正你怎么看我我都接受的,你就是把我看成一条狗,我也无话可说。”
  我乜斜着眼望着她,轻声的说:“你认为有必要吗?”
  吃完饭后,敏向我要钥匙,我没给。
  下楼后,我们就各奔东西,我准备再也不找她了。
  想起了宋江宋三郎说的,又不是父母给明媒正娶的正室妻子,由她去吧。
  过了几天,敏打了好几次电话要求会面,我都没有答应。
  一天晚上,大约10点左右,敏又打电话了,一听就是喝醉了,说在某家酒店喝酒,让我去接她。

  我说我已经睡下了,不方便,让她找闺蜜接一下吧,就把电话关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