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52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226章:巧言应对
  高玉林是怎么瞄准了兄弟六个的呢?就是因为这事兄弟六个摘的太干净了!
  宋成龙妈妈几天没见儿子回家,自然去派出所报案,这一报案,高玉林一琢磨,宋成龙不见了的日期,不正是王朗结婚那一天嘛?而且王朗和宋成龙是有仇的,听说宋所长之所以东窗事发,也是楚震东在背后搞的鬼,而那一天,楚震东几个忙了一天,都有人证,到了晚上互相之间却打了起来,被自己抓派出所里蹲了一夜,第二天说酒喝大了才打的架,兄弟几个又和好了。
  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好像和楚震东等人无关,可高玉林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事一定是楚震东等人干的,就算不是他们亲手所为,也是他们指使的。
  所以高玉林立即去了城北的建材市场,去找楚震东。
  楚震东这个时候,对外的身份已经是泽城建材市场的总负责人了,用现在话说,就是总裁,当然,骨子里干的,却仍旧是道上的生意。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有了一间超大的办公室,因为城北的据点已经搬到了建材市场之中,他的办公室就是兄弟们的集合处,兄弟六个没事的时候,都会蹲在那里,小了闹腾。
  其余人负责的地段,都没什么改变,王建军在中街,王朗管马槽街及建材市场,金牙旭管饮食街,城北老街则还是黑皮老六管辖,许端午是财务兼职军师。
  为什么要用兼职这个词呢?到了这个时候,许端午的大部分重心,已经真的从道上的打打杀杀,转移到了财务上,城北、城东菜场、中街的收入,全都由他管理分配,建材市场的规划以及生意上的往来,还有和合作社的合作,大部分都是他在跑,所以说,楚震东团伙的天下,是兄弟几个齐心合力打下来的,可楚震东团伙的钱,有一半都是许端午赚的。
  但是他又没完全脱离道上,关于在道上这些事,他还是会参与,并且给出自己的建议,但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楚震东自己拿主意了,所以说他是个兼职军师。
  高玉林到了楚震东办公室的时候,兄弟六个都在,正在嘻嘻哈哈的开着王朗的玩笑,说王朗结婚后,走路都发飘了,眼都青了一圈,还说王朗结婚后变成了妻管严,晚上周小琪让几点回去,就几点回去,在家周小琪的洗脚水都是他打的。
  当然,这都是玩笑,王朗这种人,周小琪根本就不可能管得住他,王朗也知道兄弟们是拿他开涮,根本不甩他们,被说急了就翻翻眼。
  正闹着,高玉林来了,兄弟几个一见,顿时都不出声了,楚震东急忙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迎一边笑道:“高所长,真是稀客啊!平时想请高所长都请不到,今天大驾光临,整个建材市场都光彩了起来,您来这一趟,保证建材市场半个月都安宁无事。”
  楚震东这家伙,混的越来越会应酬,好听话都一串一串的,当然,这也是他的本事之一,毕竟好听的话,比难听的话要更容易拉拢人,喜欢这一套的人也更多。
  但高玉林却不吃这一套,淡淡的来了一句:“你客气,建材市场有你东子在,谁又敢翘尾巴,一不小心的话,可是会失踪的。”
  楚震东一听,这话里夹枪带棒,今天来肯定没好事,而且他自己安排的事,他自己清楚啊!高玉林话锋一起,他就知道必定是为了宋成龙的事来的,可宋成龙现在都已经被灌在水泥中,抛进湖里了,自己也不可能再让宋成龙死而复生。

  当下只有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笑道:“高所长说的哪里话,城北建材市场之所以能如此安定,靠的还是高所长你啊!自从你上任以来,接连抓了城北几个惹是生非的,现在整个城北都好多了。只是不知道今天高所长前来,又有什么事?该不会又有谁犯在高所长的手里了吧?”
  这话说的很明白,你可抓了我好几个手下了,你还想怎么的?
  高玉林冷笑一声道:“我来有什么事,东子你不知道?”
  楚震东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什么?我一个商人,对你们派出所的事情,怎么会知道呢!高所长就是爱说笑话。”说完哈哈大笑,兄弟几个也都嘿嘿直乐,大家心里都有数,你高玉林就算明知道宋成龙是我们弄的,你也没办法。
  怎么说呢!态度不可谓不嚣张,这也是后来严打时期,楚震东团伙遭遇到了重创的原因之一,人一得意忘形,总会惹出许多莫须有的麻烦来。
  但当时,高玉林还真的抓不到他们的把柄,只好眉头一皱,在楚震东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沉声道:“东子,我来泽城之前,我二叔就在我面前提及过你,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说什么事都有个底线,让你们千万不要越线了。”

  楚震东一听,这是暗示自己,别闹出人命呢!高臣刚也许确实会在高玉林面前提过他楚震东,但那应该仅仅局限在分析泽城的地下势力而已,绝对不会给他带什么话,他楚震东出道的时候,高臣刚已经快调走了,和他并没有交集。
  当下就一点头道:“那多谢高局长了,改天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谢老所长的指点之恩。”
  高玉林点了点头,又说道:“不用拜访了,你不妨将对二叔的谢意,还在我身上,我知道你手下人多,消息来的也杂,正好我这边有件失踪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帮我打听打听呗!”
  楚震东立即笑道:“这好办,只要你高所长一句话,我立即让人去给你打探,只要这个人还在泽城,一定能给找出来。只是不知道,这个失踪的家伙是谁啊?”
  高玉林看了楚震东一眼,淡淡的来了一句:“你不知道?”
  楚震东笑道:“高所长,你是不是把我楚震东当成楚半仙了,我又不是算命的,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高玉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是宋成龙!前宋所长的儿子,我听说,他之前曾经和你们有过一点过节,还以为是你的人将他带到什么地方教训去了呢!如果真是你的人,教训教训就算了,可别真弄出什么事来,有些线,真的是不能逾越的。”
  这话的意思也很明显,敲山震虎,意思就是你楚震东将宋成龙打一顿就算了,别搞出人命来。
  楚震东立即将手一摆,用一种极其真诚的态度说道:“绝对没有的事,高所长,你清楚我楚震东以前是做什么的,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拥有这么多的产业,你真的觉得,我还会为了一点闲气,去和人纠缠不休吗?是!宋成龙之前和我们是有过不痛快,我以前的名声也确实不怎么好,可我们在道上混,混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一个财字,求的是财不是气,我现在真的犯不着去理会宋成龙那样的小角色。”

  “另外,我现在其实都不用你们来上紧箍咒,我自己就给自己戴上了,别说越线了,我现在都离线远远的,这些破事,我躲都躲不及,更不会往自己身上揽,高所长,如果你以为是我的人做的,那你这一趟可能白跑了。”
  高玉林一听,觉得楚震东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确实没有必要因为一点闲气,将屎盆子往身上揽,可楚震东几个当天晚上故意制造不在场证明,又是为了什么?那点花招也许能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他高玉林。
  可自己确实没有楚震东的任何把柄,当下也只好这么算了,一起身道:“既然东子你不知道,我再去别处问问,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种思想。”
  楚震东也起身笑道:“高所长你忙,我这边也替你打听着,要有什么消息的话,一定及时通知你,免得这脏水再泼我身上来。”
  高玉林一点头,一转身,一眼看见王朗了,王朗正坐在哪里闷头抽烟,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高玉林走了两步,到了王朗身边,问道:“王朗,你结婚的那天夜里,就是东子几人在派出所门口打架那天夜里,你在哪呢?怎么没见你出去拉架啊?”

  王朗头一昂,眼一翻道:“我不高兴出去拉架不行吗?”
  楚震东一听要坏事,虽然高玉林这人和自己一帮人不对付,可他毕竟是派出所所长啊!急忙说道:“王朗,怎么说话呢!快告诉高所长,当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王朗又翻了一眼高玉林,淡淡的来了一句:“这他妈不是扯的嘛!结婚当天夜里,我能去哪?新婚夜该干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啊!你们几个在外面打架的时候,我他妈裤子都脱了,怎么下去拉架!随后你们就被抓派出所去了,我寻思着你们喝大了,蹲一夜也没啥,我就继续办正事了呗。”
  这个回答一说出口,兄弟几个噗嗤就乐,高玉林也露出一丝尴尬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