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51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2 07:09:00
  第225章:新婚夜杀人
  而在盖房子的两个多月里,宋所长的事也判了,入狱三年,就在泽城农场!泽城派出所又换了个新所长,叫高玉林,就是原来老所长高臣刚的侄子,这家伙是个实实在在的高材生,而且和高臣刚一样,软硬不吃,楚震东安排了好几次饭局,高玉林硬是不去,反而在新官上任期间,抓了楚震东手下好几个惹是生非的混子。
  这当然难不倒楚震东,可以拉拢的,有拉拢的办法,不能拉拢的,对他来说,一样有不可以拉拢的办法。

  楚震东特意去找了一趟大狗熊,有楚震东的打点,狗熊在里面混的那相当好,整治宋所长的事,自然不在话下,何况这里的犯人,大部分之前都是混的,宋所长以前可是骑在混子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对宋所长能有好感嘛!至于细节情况楚震东不知道,反正听说没多久,宋所长就受不了了,自杀了一次,没死成,农场也察觉到了犯人对宋所长的恶意,将宋所长调去其他监狱去了。
  而小白龙枪击案的事情,也被按了下来,癞皮老李弄了个顶包的进去蹲了,在泽城宾馆摆了几桌赔罪酒,楚震东当场砸了小白龙三酒瓶,小白龙一头一脸的血,却硬是没敢动一下,这事也就算暂告一段落,小白龙终于可以在街面上出现了。
  当然,楚震东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只是暂时不动他而已。
  而癞皮老李则找了楚震东一趟,想从楚震东这里拿第一年城北的一半收入,这是楚震东自己答应他的,结果楚震东让许端午将账本搬了出来,算了一下,从楚震东接手城北到现在,账面上的利润就两万多块钱,为什么呢?账面上只记了收上来的份子钱,楚震东又是出了名的大方,给手下分的也多,所以几个月下来,就余两万多。
  至于生意,建材市场刚开始,投资过大,还没见到盈利,这个癞皮老李倒是相信,建材市场在当时虽然规模不小,但生意确实还没打开,虽然地皮、物资等都没要多少本钱,但也没卖出去多少,癞皮老李还是知道的。
  楚震东给了癞皮老李一万,这个钱他没坑,为啥呢?坑人也有个讲究,不能让人家见不着回头钱,不然下回癞皮老李就不上当了。癞皮老李拿了一万,还是满乐呵的,毕竟这一万自己一分本钱没出,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一万就是从坑他的那十四万里拿出来的。

  至于买车的钱和给王朗盖小洋楼的钱,楚震东直言是自己从合作社贷款的,属于他们兄弟几个的个人资产,癞皮老李也没份,反正,已经开始设计下一个坑给癞皮老李跳了。
  至于城东的红桃k和城西的朱思雨,不知道是自己终于琢磨过来了,还是背后势力的插手干预,双方都停了手,重新将生意收拾了起来,他们都已经不打了,剩下的一家十万,楚震东自然不会再提供给他们。不过,两家这小半年的争斗,直接导致势力大幅度下降,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
  码头上相安无事,楚震东事情做的也漂亮,过年前,亲自以弟子礼送去了很多东西,一直对码头宋也恭恭敬敬的,码头上的混子们,对楚震东都十分友好,而海子现在都不用去菜场了,反正每天有人收钱,也没人敢去生事。
  一切,看起来好像都风平浪静。
  可楚震东却清楚,一大波的汹涌浪涛,正在暗中掀起,而且这一波浪涛,正是他自己亲手掀起的!
  他想要的,是称霸泽城,可不是偏安与城北!
  他的整套计划,已经制定好了,一切的一切,就从王朗的新婚之夜开始!
  春暖花开阳春里,王朗的婚事开始筹备了,有钱好办事啊!稀里呼噜就整好了,王朗的父母也从外地赶了回来,一进自己家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朗一个人在家竟然能混成这样。
  到了大喜这一天,楚震东整了十辆面包车,哥五个全是伴郎,一直开到周小琪家门口,经过拦门要喜糖,小姐妹们闹新郎官等等一系列当地风俗,王朗汗都出来了,用他后来的话说,结次婚比打架都累人,好在有兄弟几个帮忙,扯皮的有金牙旭,挤门的有哥几个,楚震东抓着个笆斗发喜糖,王朗终于抱得美人归。
  当天喜宴设在望月楼,要依楚震东,定在泽城宾馆的,王朗没同意,说泽城宾馆一桌能改望月楼两桌了,菜里又不能吃出金子来,没必要那么浪费,可就这样,排场之大,也远不是一般人家可以比拟的。
  望月楼上下三层,全部坐满,泽城里大大小小的混子,谁不来卖个面子,整个热闹非凡,喜宴过后,自然是闹洞房,兄弟几个鬼点子奇多,又是挂苹果,又是咬花生,玩法很简单,就是用一根红丝线系好,让两人对着咬,一咬一提,两人就亲一下,一直折腾到天色黑尽。
  等兄弟几个闹完洞房,出了王朗家,金牙旭和黑皮老六两个吵吵了起来,随即竟然扭打了起来,其余三个也都各自帮各自的,兄弟五个打成了一团。
  王朗家旁边就是派出所,高玉林才不管他楚震东几个混的怎么样,立即就给抓进去了,王朗新婚的夜里,兄弟五个却在派出所里蹲了一夜!
  其实当然是假像,楚震东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兄弟几个都摘干净了,我们都在派出所里,王朗新婚夜,出什么事和我们没关系吧?这这么扯也扯不到兄弟几个头上。
  一切也都按着楚震东的计划在进行,就在兄弟几个被带派出所里蹲着的时候,刚子和老刀,已经将宋成龙劫持到了码头上,海子早准备好了铁壳船,水泥和铁皮桶都现成的,将宋成龙硬塞进了铁皮桶里,就等着王朗去动手呢!
  王朗倒没急着去,新婚夜嘛!先折腾了周小琪几次,这家伙是楞头小伙,周小琪也没经过人事,只痛的呼天抢地,王朗还故意将窗户打开,隔壁派出所值班的都听的一清二楚,倒整的王朗父母十分尴尬。

  整了几次之后,王朗就睡下了,一直到了半夜,一翻身就坐了起来,对被他惊醒的周小琪道:“你继续睡,我出去办点事。”周小琪又不傻,新婚夜半夜出去办什么事?但周小琪也知道自己拦不住王朗,就叮嘱他小心点,让他去了。
  王朗悄悄溜出了家,骑上结婚新买的大永久,一路到了码头,刚子和老刀都等候多时了,上了船,铁壳船发动,咚咚咚就开到了湖中央,这时王朗才将铁皮桶打开,宋成龙一看见王朗的那一瞬间,直接就吓尿了。
  这家伙这几个月,可吃了不少苦头,自从宋所长入了监之后,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之前被他欺负过的,或者是看他不顺眼的混子,三五天就打他一次,大老黑更是从他身上讹诈了不少钱财,怎么说呢?虎落平阳还遭犬欺呢,何况他本来就只是一条不招人待见的狗。
  王朗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吐出一连串的烟圈来,低头对宋成龙说道:“宋成龙,我早就告诉过你,你一定会后悔的,现在知道后悔了吗?”
  宋成龙连连点头,嘴里被堵了破布,说不出话来,不然估计亲爹都能喊出来。
  王朗微微一笑道:“晚了!咱们出来混,说话一定得算数,我说过要弄死你,就一定会弄死你,不过你死了也好,省得你妈整天为提心吊胆的。”
  说着话就一挥手,刚子和老刀将搅拌好的水泥就开始往铁皮桶里铲,宋成龙一见,顿时挣扎不已,刚将头从铁皮桶里露出来,王朗已经一把抢过老刀手中的铁锨,迎头一铁锨,就拍在了宋成龙的脑瓜顶上,宋城龙吭都没吭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他这一昏迷,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
  老刀又将他硬塞了下去,随后和刚子用水泥将铁皮桶灌满了,将宋成龙活活封在了水泥里,将铁皮桶封死后,又拉回了码头,为什么没有立即丢下去呢?等水泥凝固的,不然在水里,水泥会被水冲刷分解,到时候搞不好能浮上来。
  这一手,是跟水鬼老萧学的,水鬼老萧可没这么干过,只是当初吓唬斧头张和范年的,楚震东听在了耳中,觉得这招挺好,连尸体都找不到,就给记了下来,今天就用在了宋成龙的身上。
  几人上了岸,将铁皮桶交给了海子,各自回家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王朗甚至在回去之后,又折腾了周小琪一次。

  海子当然知道怎么办,过上几天之后,水泥凝固了,直接开船带到湖心,给丢进了湖中,宋成龙这个人,算是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这事楚震东计划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兄弟几人个个都被摘的干干净净的,谁也抓不到什么把柄,可不知道怎么的,高玉林还是盯上了兄弟几个。
  日期:2017-02-22 07: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