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9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忍不住大声喊道:“小心。”
  奎师那却厉声喝道:“蚩尤,我们的战斗没完呢,走,继续吧!”
  九颗恐怖黑球陡然砸落,重重轰击在了蚩尤的身上。
  我的心猛然一抽,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之中去,躲避那黑球砸落下来时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

  然而我终究还是忍到了最后一刻。
  我没有逃。
  正是因为我战胜了心中的恐惧,方才瞧见那骇人的一幕——黑球砸落而下,却没有半分殉爆之声,反而是从黑手双城的身上逼出了一个头生双角的恐怖黑影来,而那黑影却与一道更为巨大的身影纠缠在了一起,两者双双交缠,在半空中翻滚着,却是在几秒钟之后,消散于空中。
  而那九颗恐怖得让人心神惊悸的黑球,却如同肥皂泡泡一般,破碎之后,再无踪影去。
  没有爆炸,没有湮灭,没有任何动荡不休、让人惊悸的混乱,三个人,两个躺倒在地,一个躬身而立,手持长剑,定格在了原地。
  北疆王的嘶吼已然消失,身子僵直,轻轻叹了一声:“可惜,好像再抽一嘴莫合烟啊……”
  话毕,他的身子却是渐渐消散,化作无数星尘点点,消失无踪。
  而那被奎师那附身的张励耘,却痛苦地呻吟一声,居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啊……
  他痛苦地抓着长剑,低声喊着,而这个时候,原本僵硬的黑手双城也动了起来,他先是瞧了一眼剑下的张励耘,又看了一下旁边的我,还有远处依旧激烈无比的战斗场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吩咐我道:“去虚空看看。”
  这一句吩咐显得无比自然,就好像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陌生感,很早以前就已经认识一般。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儿,就好像听到了屈胖三的吩咐。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遁入了虚空之中。
  我这是下意识的反应,然而当我进入虚空之中的时候,瞧见两个彼此纠缠,长达数十万米的巨大身影在不断轰击,仿佛整个虚空宇宙都为之震撼的时候,方才明白黑手双城的这命令,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毫无约束、仿佛亿万星云之间的轰鸣和争斗,让人看得头晕目眩,仿佛整个世界最瑰丽的存在。
  与之相比,我们这儿的斗争,就如同小儿科一般无趣。
  不过这影像仅仅只是刹那间而已,很快,它们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战斗。
  我在某一刹那,觉得自己或许能够跟上去,而那样级别的战斗,方才是我真正向往的事情。
  然而理智却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来,听到黑手双城说道:“小七,别动,你不会死的,我向你保证。”
  紧接着,黑手双城转过身来,看向了我,说可以来帮忙么?

  我点头,说需要我做什么?
  黑手双城一脸严肃地说道:“剑身刺破了他的心脏,此刻小七全靠一口气提着,我若是抽出来,他必死无疑,所以需要你来帮忙……”
  见过心脏?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无语了——刚才他可是穿过张励耘,将北疆王给刺穿了去,如果是这样,那心脏岂不是已经劈成了两半?

  就算是体质强悍的修行者,恐怕也是活不成了。
  不过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面前这个男人的话语,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入了魔的蚩尤。
  那个男人,回来了。
  “……所以,将你身体里面的那东西叫出来,进入小七身体里,帮他护住心脉,让我将剑拔出来。”

  啊?
  我愣了一下,黑手双城看了我一眼,说有问题么?
  我摇头,一朵海棠花从胸口浮现,落到了张励耘的伤口上,紧接着顺着那满是鲜血的伤口,往里面钻去,几秒钟之后,我开口说道:“好了……”
  黑手双城将手中长剑缓缓抽出,而因为有着聚血蛊的报复,张励耘并没有当即死亡,而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黑手双城伸手,在长剑之上轻轻弹了一下,叹声说道:“饮血、饮血,好久不见。”
  他说罢,对我说道:“帮我照顾好他,我去去就来。”
  接着他转身,冲向了不远处。
  唰……
  事实上,就在奎师那消失的时候,已经有人盯上了我们这边。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已经有人摆脱了屈胖三和Kim的拖延,朝着我们这边冲锋而来,而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位,也是我曾经认识的一位熟人。
  蝴蝶公子。

  此时此刻的蝴蝶公子远没有之前那般风流潇洒、玉树临风,满身的小贝壳和珊瑚石附着,再加上湿漉漉的水草,再加上长年累月的黑暗,让他宛如瘾君子一般的惨白和虚弱,不过脸上表现出来的凶戾,却不输于身边的任何人。
  此人到底有多厉害,我们之前是见过的,所以瞧见黑手双城与他对上的时候,我的心脏下意识猛地收缩了一下。
  紧接着,我瞧见黑手双城手中的血色长剑,两人错肩而过的一瞬间,划出了一道剑光来。
  剑招是很简单的剑招,好像是茅山入门的剑法,简单、明了、直接。
  就好像是一个初学剑的人使出的那一招。
  但就是这么一下,却将让我大为担心的蝴蝶公子,给一下子斩成了两半,上半身停在了原地,而下半身还在往前奔跑着。
  化繁为简,大道至简。
  他也不快,也不强,闲庭信步一般走上前去,任何敌人冲击上来,他都是随手一剑,或者将人击杀,或者将人拍飞,那种状态,就好像是泰森冲进了南山幼儿园。
  院里院外,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似的。
  我看得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个时候,站在我旁边捂着胸口的张励耘却痛哭失声,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地哭泣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啊?
  我一愣,说怎么了?
  黑手双城大杀四方,不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么,他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张励耘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恳求着说道:“陆言,你帮我做决定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闻言,低头一看,却瞧见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个小福袋。
  这玩意儿湿漉漉的,还带着一股奇怪而恶心的臭味,也不知道是他从哪里给掏弄出来的……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愿意去接张励耘递来的小福袋,毕竟这玩意的观感实在是太差了,然而瞧见他那一脸认真的表情,我终究还是心一软,说什么决定?

  张励耘说这个装着的,是蚩尤的心脏。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