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1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等我回答,女人说:“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你是做生意的?”
  我说:“你猜的真准。”
  女人说:“来这里的不是做生意的,就是当官的,可你身上没当官的那个气,那就是做生意的了。”
  这女人也没喝多啊!感觉分析的还挺有条理的。

  噢,我懂了。
  刚才她喝的感觉不好,可能走错了地方,也可能是故意的。进了屋子发现有人,为了试探我,所以感觉睡着了一样,我没对她有任何企图,她这才放心。
  不过,这也不好说,谁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有可能是欲擒故纵呢。
  女人又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董宁。”
  女人笑笑,说:“我姓童,我叫童香,你叫我童姐吧。”
  我说:“你也不老啊!”
  童香说:“小弟弟,我肯定是比你年龄大。”
  我说:“那好吧,童姐姐。”

  人家喜欢我叫她姐,那我就叫她姐,又不少块肉。
  我们已经走到了外边,我看童香走路还是有点不稳,提出送童香回家,童香也没拒绝,到了地方,看地段和房子。住在这里不便宜。
  童香也没赶我走,她的手也没放开,一直上了楼,到了她家门口,打开了门,我说:“童姐,我就先回去了。”
  童香说:“进来坐坐啊!”
  我说:“不了。不方便。”
  童香笑笑,说:“怕什么,我家里没人。”

  我也笑笑,说:“真不是怕什么,是真的不方便。”
  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就算没什么。也会被弄出有什么,到这里就好了,已经够负责的了,进屋,那就是有企图了。
  童香看了我一眼,说:“谢谢你了。”
  我点点头,转身走向电梯。
  童香虽然带我回了家,但是没透露自己的联络方式,没说自己的来历,她看似亲密,但还是有厚厚的防备,我现在真的有点搞不清楚,我和她的相遇到底是巧合,还是刻意,不过,不管了。
  以后,有缘分总要遇见。
  可是,我没想到这缘分会这么快。
  送完童香我就回去了,到了家,洗个澡,我给白子惠打电话。
  时间挺晚的了,可我觉得白子惠不能睡,果然,她正在工作呢,我上了电脑,发了视频请求,白子惠很快同意了。
  我的电脑里出现了白子惠,她穿着一件睡衣,挺普通的。但是白子惠把睡衣穿得很诱惑,可能是跟我在一起的原因,之前她不在意这些,通晓了男女之情,白子惠有时也会诱惑诱惑我。
  “傻看什么呢。”白子惠笑着对我说,那娇媚样子,要了命了,本来晚上喝了点小酒,又看到童香的黑丝,被小小的诱惑了一下,现在白子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受得了,真想打个飞的回去办了她。

  我说:“看你呢,我把持不住了。”
  白子惠说:“色狼,一上来就跟我说这个。”
  我说:“那当然了,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跟你说这个了,跟别人我也说不上啊!”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你跟别人说说试试。”

  我干笑了两声,说:“不敢不敢。”
  白子惠凶起来还是挺凶的,我可不敢惹她,说起来,白子惠慢慢的变了,之前她肯定不会理会这种事。她心里没那个概念,可能我渐渐变成了对她重要的人,所以,她对工作的爱转移到我身上一些。
  白子惠问道:“汇报一下工作。”
  我说:“好的老婆,今天请曹科长吃饭,那孙子,放在以前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周扒皮,太阴了,这一顿饭吃下去快一万,送的东西他也收了,可是没给个准信,让过两天去找他,我感觉不那么靠谱。”
  白子惠说:“你说对了,确实不靠谱,如果他有些帮你办这件事,会说一个具体时间,比如,明天十点让你的人来一趟,我给看看,这才是要给你办事的态度。”
  我说:“老婆,你说的对,这来了好几天了,公司资质还办不下来,我估计后面的工作没办法展开了,王承泽这是要玩死我,我担心他还有别的招数,比如找工商什么的来公司查,不能再等了,我怕等两天,我就被王承泽弄到监狱里去了。”
  白子惠笑笑。说:“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还把你弄进监狱里面去,你怎么不上天呢。”
  我说:“老婆,王承泽这么做不奇怪,谁让你长得那么美呢,还有头脑。我现在要是王承泽,我恨不得弄死董宁。”
  白子惠哈哈笑了起来,说:“你这马屁拍的。”
  我说:“说到拍马屁,我倒是想拍拍你的屁股了,手感特好。”
  白子惠说:“你滚蛋。”
  我说:“我决定了,真的不能等了,明天我就去找曹科长,行不行给个信,真不行,我就找王承泽摊牌,他妈的这里是东湖,他的地方。他不早点解决,现在卡着我算是什么事。”

  白子惠点点头,说:“你这个策略是对的,咱们不能等。”
  我说:“是被,我可等不下去了,早点回去。解解我的相思之苦。”
  白子惠说:“你想我啦!”
  我说:“当然了,全身上下都想,有一个地方还特别的想,如钢似铁。”
  白子惠说:“滚蛋吧你,我准备睡了。”
  我说:“等等。”
  白子惠说:“你还想干什么?”
  我说:“给大爷笑一个,然后给我露一露。让我饱饱眼福。”

  白子惠这次连滚都不骂了,直接关了视频,在一片黑暗之中,我一声叹息,漫漫长夜,无心入眠。
  第二天,我先去了公司,感觉公司里面有点死气沉沉的,这资质这么长时间办不下来,就是个黑公司,有的员工心里该嘀咕了,公司到底怎么回事,办个手续办了这么长时间,还能不能办下来了。
  毕子安一来也找我,说的也是这个问题。
  “董总,这员工的情绪都不太高啊!”
  我说:“你有什么好主意,直接说吧,不用套我话。”
  毕子安尴尬的一笑。说:“这事根子上还是在曹科长那里,手续办下来了,咱们各项工作也能开展,我的意思是不行给曹科长上上供,让他把这事快点办了。”
  我笑笑,说:“上贡?”
  毕子安点点头。说:“对。”
  我说:“给他上多少,五万?十万?还是一百万?”
  毕子安说:“不可能那么多。”
  我说:“你是曹科长啊!你知道要多少可以啊!昨天吃顿饭,连个屁都没有,谁知道他要多少够,再者说,他现在就敢要这么多,以后隔三差五的张口要钱,公司还开不开了,公司要效益的,支出去那么多钱,还能有什么效益。”
  我很生气,这事我觉得就是王承泽搞的事。这个曹科长有多大的胆子,没完没了的卡我们,只是一个简单的手续而已,有点过分了,没准毕子安心里面清楚,就是等着看我笑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