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7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了禅房关上大门之后。广孝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脸上挂了一天的微笑瞬间换上狰狞的表情,将迦叶摩老和尚亲手挂在他禅房里面的‘佛’字绢帛扯下来。瞬间撕的粉碎,同时嘴里还不停的咒骂道:“我谋划了这么久。就被你一句话全毁了!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绑在这里吗?呸!谁要做这里的和尚?以为就凭你这几句话,我就要耗在这心觉寺里……”
  广孝这件禅房是摆下禁制的,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看不到、听不见这里发生什么事。他发泄了半晌之后便呆坐在禅房里,静下心来想了半晌之后,广孝的脸上又恢复了他白天气定神闲的样子。随后施展术法。将已经粉碎的‘佛’字绢帛恢复如初。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再次将它挂在了墙上。
  就在广孝将绢帛重新挂好的一瞬间,他突然叹了口气。随后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让你回来的,这么快游方就结束了吗?”
  广孝的话音刚落,禅房外面便响起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弟子听说归、吴已经回到了寿春城。这才回来看望师尊。”

  “进来说吧”广孝的话音刚落,他禅房的大门打开,已经剃了光头的灌无名闪身进了禅房。随后膳房大门又瞬间关闭。
  “士戒,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已经都知道了吧?”广孝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回来,那么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安排你去做。既然迦叶摩和尚禁了我的足。那么你就代替我的双脚。我不方便做的事情,你来做……”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方士宗门当中,一脸无辜相的邱芳跪在地上。他身前站着面沉似水的大方师火山,大方师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邱芳说道:“阳虎被你诓骗到了沙漠,才有奸人趁机陷害方士,邱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正做在他的身后,慢悠悠的看着阳虎亲手所写的书简。上面写着火山大方师的弟子邱芳是如何利用大术士席应真出现在北匈奴沙漠的假消息,将他们师徒几人蒙骗离开皇宫的。
  他门离开皇宫之后没有多久,先是先帝光武皇帝驾崩。紧接着又发生了有人将他留在皇宫中的阵法连根拔起的事情,最后他门师徒几人亲眼看见了这位大方师的高足杀人灭口。
  本来阳虎师徒已经认定了将他们诓骗道沙漠是方士一门做的,不好近日来洛阳城里面的种种事态发展又让他们看不透了。现在释门的庙宇好像雨后春笋一样的从各地纷纷冒出来,各地都能看到身穿僧衣的和尚被当地官员供奉着,大有去方士一门代之的趋势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阳虎又有些看不懂了。当下,这位大术士席应真曾经的弟子也留了个心眼。在辽东见到了自己曾经的师兄百里熙之后,这师兄弟二人商量了一下。先是由阳虎手书大方师火山,让他对邱芳这件事做个交代。如果说这件事和方士一门无关,只是这个邱芳自己串通外人诓骗自己的话,让火山自己处置就好。如果大方师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就说明他们方士一门在幕后操控。

  火山见到了书简之后,当下马上将他的师尊广仁请了出来。同时将邱芳叫到这里,质问他和阳虎说的有没有关系。
  从自己这位师尊嘴里‘听说’这么大的事情牵连到了自己,邱芳马上跪在火山面前,死活都不承认他和这件事有关。而广仁从头到尾也未发一言。只是拿着阳虎所写的书简翻来覆去的看着。
  “你说和你没有关系,那么说说看,为什么书简上所写的时间邱芳你都恰巧不在宗门之内?”看着自己这弟子嘴硬不肯承认,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自己这个从来都没有教授过术法的弟子继续说道:“一件事是巧合,两件事是巧合。那么这样三件、四件事情都和你有关,也叫巧合吗?”
  “书简上所写出事的时间都是弟子奉了师尊之命,出离宗门公干。并非是弟子私人事由离开宗门。”邱芳跪在地上,仗着胆子继续回答道:“请师尊回想,弟子每次都是完成公务之后,便立即回到宗门,并没有在外面有意耽搁。哪有时间前往洛阳……”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身后广仁突然将书简丢在了桌上。这个突然间的动作让说了一半的邱芳有些猝不及防,当下他竟然忘了后面要说什么。缓了一下之后,这才想起来继续说道:“根据阳虎所说。是弟子亲自向他们散播了大术士席应真在沙漠的假消息,也是弟子亲手将人灭口。根据师尊对弟子的了解,就算此事真是弟子所为。会漏出如此的破绽吗?”
  其实火山的心里也满是疑惑,以大方师对邱芳的了解,这件事情就算真是这名弟子做的,也不会漏出这么大的马脚。邱芳做事滴水不漏,是他做的话,绝对不是阳虎这样的人能看出破绽的。
  当初邱芳被徐福大方师派回陆地,他便一直都在防着这个名义上的弟子。火山的心里一直隐隐有一种徐福想让邱芳去自己而代之的感觉,这么多年一来,一直不敢给这个弟子重用。基本上不讨好的事情都交给了邱芳去做,而这个弟子一点怨言都没有。不管火山给邱芳指派了什么事情,都费尽心力默默的完成。不过就是这样,火山更加对他不放心。更不敢把宗门当中核心的事情交给他做。想不到只是让他去做一些跑腿的事情,也能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做声的广仁突然笑了一声。随后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大方师,阳虎的话也是一面之词。以我之间,还是派人去查阳虎在书简上说的事情。如果确实是邱芳的所为。再责罚他也不迟。如果此事和邱芳无关,我们再查幕后黑手也就罢了。”
  “师尊说的是”火山以更加恭敬的口气向着广仁回话说道:“我以为左慈师弟机灵可靠,由他来查……”
  “大方师舍近求远了”广仁打了个哈哈之后,看着还跪在地上不敢起来的邱芳说道:“左慈远在百济,大老远的把他召回来也是麻烦。与其舍近求远,还不如在身边找一个会办事的人……邱芳,事情因你而起,那就还是着落在你的身上。有你去查,是谁冒充你的相貌去诓骗阳虎术士。又在他面前杀人灭口的……”
  “师尊,你让邱芳去查邱芳?”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火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师尊这样的作法。和老鼠去看守粮仓有什么区别?

  看到火山有所不解,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大方师以为有什么问题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