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26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世上本就没有万全的措施,现在都有意外发生,更别说那时候只是简单的采取关键时刻戛然而止的办法,是男人都知道,这样的办法会让你憋了满头的热血在那一瞬间如同泼了一盆子冷水一样的索然无味,时间久了,杨更臣对那事儿也不如刚结婚那会儿的热情如火,但是晚上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偶尔来了兴致也会有那么一两回,可是就在那天晚上,来了兴致的杨更臣却发现自己力不从心了。

  他是知道杨家诅咒存在的,所以这一次的力不从心让杨更臣惊起了一头冷汗,但是他打心眼儿里还认为这诅咒不应该这么早来,这种事儿,你不想可以,但是你想了却不能来问题就大了,杨更臣连着几夜都是跃跃欲试,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李二丫也正是那旺盛的年纪,早已被意乱情迷门户大开,但是杨更臣却无法跃马扬鞭,这种滋味儿那让杨更臣颇为懊恼羞愧,最后一次试完之后,李二丫起身裹了裹衣服安慰杨更臣道:“弄不成就不弄了,老夫老妻了,不是啥大事儿。”

  李二丫的安慰并不能让杨更臣平静,他直接穿上了衣服下了床,对李二丫道:“我出去一下。”
  “你上哪去?”李二丫问道。
  “出去转转。”杨奉贤道。
  杨奉贤出了杨家大院,在整个九道河子转了一圈儿,杨更臣以往要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他也总是喜欢出来走走,被晚风一吹也就平静了,可是这一次他越想就越是难受,杨更臣论本事不比任何一个以往的杨家家主高,但是他的心思却是活泛,这一点从他结婚完之后不敢要孩子就可以看出来。
  转着的杨更臣就想,自己今年刚刚三十岁,按照杨家以往的惯例,十年之内他就要把脖子上带的这个金鸡吊坠交给儿子杨开泰去,交完之后三月之内,他必死无疑。
  三十岁缺阳,四十岁是命中一大关。

  人可以算到自己死期,活一天少一天,这是极其恐怖的一件事儿,上了年纪的活了一辈子的人尚且如此,更别说是年轻力壮的杨更臣。
  他不禁在想,列祖列宗他们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是怎么想的?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害怕和遗憾?
  最后,他问自己一个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如果现在让他拿命换杨开泰的命,他是否愿意?
  他答不上来。

  自从杨开泰出生以来,一直都是母亲赵氏还有李二丫来带,他很少去跟孩子一起玩,就是每次看到杨开泰,他都会想起这个另他害怕的问题来。
  杨更臣转了一大圈儿,最终还是转到了一个无上观来,查理走后,那个棺材重新下葬,再一次请出了何真人的法相真身,有林先生威望,重修无上观不是问题,甚至这一次重修之后更为气派,如若不是林先生不肯,附近的百姓肯定会更加卖力的修的越发富丽堂皇。
  不管杨更臣对林先生的态度有没有转变,林先生总是他在知道杨家秘密的时候心里最后的一根儿救命稻草,在杨更臣这极其无助的时候,他唯一能想到的人还是林先生。
  他本来以为林先生在这深夜已经睡下了,那就不敲门儿了回去,就在他准备转头走的时候,林先生在院子里咳嗽了一声问道:“谁啊?”
  “先生,是我。”杨更臣说道。

  林先生很快开了门,把杨更臣给请了进去,杨更臣已经许久都没有来找林先生了,难免有些尴尬,二人进了屋子林先生拿出了一壶酒道:“陈家的酒,喝不喝?陈三岗说了,这坛酒放了二十七年了。”
  杨更臣道:“咋不喝?喝他的还省我的。”
  林先生笑了笑道:“那你等着,我去准备俩酒菜。”
  说完,林先生去了厨房忙碌,不一会儿,一叠花生米,一盘黄瓜段儿,还有一份儿炒鸡蛋。
  这时候的林先生,不像是林先生,他像是一个兄长。
  这坛酒打开瞬间酒香四溢,不愧是二十几年的陈酿,一坛子酒只剩下半坛,酒倒出来都要粘稠的多,喝起来更顺,这样的酒最为醉人,杨更臣酒量不差也不大,这坛酒喝完的时候已经是双脸通红。
  这酒一下肚,很多不敢说不好意思说的话也就好说出口了,杨更臣拉着林先生的手道:“林先生,我爹走的早,走的突然,您在我心里,又是爹又是兄长,咱们这关系没话说,我们杨家的情况您也知道,你说杨家的人活着到底啥劲儿?我今年刚三十就不行了,不出十年我这命得给开泰那孩子,开山这孩子生死还不知,你说我杨更臣在这阳间走一遭,就是为了给杨家这八代单传凑个数?”
  林先生静静的听着,一直等到杨更臣说完,说到最后的杨更臣已经是哭的稀里哗啦。
  最后,林先生拿出一个药包递了过去道:“这个药,一个月吃一次,就只能吃一次。以后一个月你找我来拿一包。”
  就算是俩男人之间,杨更臣也是羞愤的要死,好在喝酒就脸红也看不出来,他对林先生说道:“先生,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不是因为那事儿,而是说……”
  林先生摆了摆手道:“别的话我都跟你说过,杨家之事我改变不了,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男人嘛,我懂,不管有多大的烦恼,能在婆娘身上昂起头来,那都不算个事儿。”
  “林先生,您……”杨更臣一直认为林先生是一个绝对不惹一丝尘埃的世外高人,从林先生嘴里听到这话,他是格外的吃惊。
  “回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也急着想试试药效。”林先生一笑,下了逐客令。
  ——杨更臣回了家,李二丫还未睡下,赶紧过来开门,一闻到杨更臣一身的酒气,赶紧上前掺住道:“这是又找林先生喝酒去了?”
  杨更臣兀自逞强,不让李二丫搀扶,直接把那个药包塞进李二丫的怀里道:“去把药给我煎上。”
  “这么晚了,煎什么药?”李二丫道。
  “让你去你就去。”杨更臣已经坐在了床边上。
  李二丫拗不过杨更臣,去厨房煎上了药,等药煎好,药汁药味儿不浓,反而是有股香味儿,杨更臣端起碗,也顾不上烫一饮而尽,不出半个时辰,杨更臣只感觉全身发烫。一把扑倒李二丫。
  这一次,杨更臣像是回到了洞房花烛夜的那一晚,甚至比那一晚还要来的更加急切,林先生的药果然是有用,这一夜的杨更臣感觉自己要比十八岁那一年还要勇武,这种战场上任我驰骋随心所欲的感觉就是在身体没出问题之前他都很久没有过。他来的舒服,李二丫更是欲仙欲死。

  一夜春宵自不必多说。
  但是第二日,杨更臣发现,自己也就一晚上的功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