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7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哈哈……”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广孝突然大笑了一阵。笑了眼泪都冒了出来。用袍袖擦了擦眼泪,他好容易才止住了笑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施主,广孝已经皈依释门多年。之前徐福大方师对我的评价说的是方士广孝,可不是广孝和尚。和尚在庙里为主持,还要在七八个和尚当中纵横捭阖吗?”
  广孝的话还没有说完,寺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有人叩打山门,高声呼喝自称是洛阳城前来的传旨官员,请心觉寺主持广孝禅师出山门迎接圣旨。
  广孝、归不归这样的修士早已经发现了门外前来传旨的官员,这个时候,得到消息的和尚也顾不得化缘了。纷纷跑回来之后替广孝方丈开了山门,当下,这几个和尚请广孝出来接旨。
  圣旨上面写着请心觉寺主持方丈广孝前往洛阳城,皇帝在白马寺的附近新建了一座啼卢寺,有人推荐了心觉寺的主持方丈广孝禅师。广孝禅师乃是迦叶摩大师的弟子,也是啼卢寺主持的不二人选。
  眼看着广孝就要接旨的时候,突然寺外又有官员进来。手拿皇帝亲发的敕令,召回之前任命广孝为啼卢寺主持的圣旨。敕令上面写着护国辅圣禅师亲自入官,谢绝了敕封广孝为啼卢寺主持。广孝禅师继续留任心觉寺主持,让他在这里安心精修佛法,不可妄动。
  这个时候,听到自己啼卢寺主持的位置被迦叶摩谢绝,广孝的面上瞬间流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怪异神情。
  自从两位天竺高僧到了洛阳城,皇帝下令建造起白马寺起,整个汉境都开始起了一阵兴盛佛教的热潮。各地已经纷纷仿照洛阳白马寺的样式兴建寺庙,啼卢寺便是第二家已经落成的官家寺院。

  关于啼卢寺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这座寺庙的原址本来是方士在洛阳城外的一座讲道场。光武皇帝驾崩之前,不知道为了什么这里的方士已经消无声息的回到了方士宗门。只是留下了几个小方士在这里看守门户。
  等到后来宫廷方士灰头土脸的回到宗门之后,朝廷官吏揣测到了刘庄的心意。当下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打压洛阳城的方士们,还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强行将城外的方士讲道场收为官有。看到留守的方士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离开了洛阳城。而皇帝刘庄竟然也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竟然默认了这件事。
  有了皇帝撑腰,这些官吏们马上登鼻子上脸。也算欺负方士欺负到家了。为了讨好皇帝,他门竟然在这座讲道场的原址建造一座官家寺庙。消息传到皇宫之后,刘庄竟然还为这座寺庙手书了啼卢寺的庙名,算是彻底的做实了这件事。
  从啼卢寺建成之后,整个洛阳城里面的方士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本来没人搭理的光头和尚却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朝廷官员如果不把这些和尚请回府中讲经说法,没有被佛法熏陶过和其他的官员都没有共同语言。
  啼卢寺建成之后,便有人去捧白马寺老方丈的马屁。向皇帝推荐他的弟子心觉寺主持广孝,广孝禅师通宵佛经。又是白马寺主持迦叶摩的高足,最有资格成为啼卢寺的主持。刘庄也是为了笼络迦叶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颁下了圣旨,请广孝禅师担任啼卢寺的主持。

  圣旨刚刚发出去不久,迦叶摩便得知了这个消息。老和尚连夜进宫求见皇帝。一个多时辰之后,迦叶摩竟然说动了皇帝再下敕令,收回之前的圣旨。这也算是开创了汉家江山二百多年来的先河。
  虽然啼卢寺主持最后还是一场空,不过广孝失望、怨恨的表情转瞬即逝,除了归不归眼见看到之外,几乎没有百姓见到。在外人看来,这位广孝禅师并没有流露出来丝毫失望的神情,荣辱之间处变不惊已经有了一代高僧的苗头。
  这时候。广孝座师迦叶摩的亲手书信也送了过来。老和尚在书信当中劝勉了自己的弟子几句。让他安心在九江郡将佛法发扬光大。书信当中肯定了广孝在心觉寺的作用,以及他在佛法上的造诣。不过怪异的是在书信最后,迦叶摩老和尚竟然对广孝下了法令。没有他的话。不允许他这位弟子用任何借口出离寿春城。也就是说广孝禅师到死都要在这心觉寺的氛围之内活动,只不过语法上说的委婉,外人看上去是老和尚体恤自己的弟子。让他安心在心觉寺修习佛法在日成佛。免其远行分散经历。

  老和尚的书信虽说是给广孝的,不过也是由他派来送信的弟子亲口在众人面前宣读。归不归混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笑眯眯的听完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和尚老是老了点,不过还不算糊涂……”
  百无求被越来越多涌进寺庙看热闹的老百姓挤的直瞪眼,正在酝酿着要骂街。也没有听清宣读老和尚书信的和尚说的是什么,当下听到自己‘亲生父亲’的话,二愣子不明白老家伙说的什么意思,当下瞪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老了还不糊涂……老娘们!老子忍你有一阵子了!刚才就挤过来占老子的便宜,给你脸了是吧!现在还敢摸老子的大腿。家里有男人吗?家里的男人喂不饱你,总有邻居吧?寿春城总有几千个男人吧?你倒是不择食!瞎了你的母狗眼竟然敢吃老子的豆腐……”

  二愣子骂街的时候,就见它身边占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夫人已经涨的满脸通红。在众目睽睽之下。妇人下不来台当下叉着腰对着百无求回骂了回去。不过也是这个妇人不走运遇到的是这个二愣子,三两句话便被二愣子骂得还不了嘴。当下索性做在地上哭嚎了起来,二愣子可不管她自哭假哭。当下指着妇人的鼻子继续骂个没完,片刻的功夫,妇人被百无求骂得晕倒在地。随着嘴角不停的流着白沫。

  被他们俩这么一搅局,本来挺庄严的一件事突然变成了闹剧。当下归不归苦笑着将还没完没了的百无求拉出了心觉寺,出了寺院山门之后,老家伙回头看着挂在庙门上方心觉寺的匾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一会的功夫看了两场戏,**闹完,是不是该和尚闹了?”
  给百无求和妇人搅了局之后,陪同传旨官的当地官吏也受不了。当下派出衙役将所有进来看热闹的百姓统统轰走。和广孝禅师客气了几句之后,便陪同传旨官回到馆驿休息了。
  送走了传旨官之后,广孝和尚竟然没事人一样还带着弟子们到寿春城中化缘。迦叶摩师兄弟去了洛阳城之后。广孝本来就是当地的名人,这下子算是更加出名了。不管有善男信女布施钱物,难得广孝这个心觉寺的当家和尚,每每收了这些布施之后,都要带着弟子们站在人家家门口念诵经文。知道天色擦黑这才带着弟子们回到了庙中,广孝还和以往一样,带着僧人们上了晚课之后,看着和尚们收拾好之后,这才回到自己的禅房休息。

  日期:2017-02-2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