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7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不敢怠慢”鹏化殷顿了一下之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您几位离开寿春之后,化殷便天天都去心觉寺泡着。天天陪着老和尚、小和尚他们讲经说法,如果不是这样,化殷的术法也不会这么久也没有什么精进。”
  一句话给自己术法滞怠找了说词之后,看到归不归的脸上没有责怪的表情之后,鹏化殷继续说道:“那些和尚和以往一样,不是在庙里面念经,就是出来化缘。那个叫广孝的也没有什么动作……”
  说到这里的时候,鹏化殷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件事化殷要和您老人家交代,差不多一年之前,他们心觉寺又收了一个叫做灌无名的和尚。这个灌无名说是广孝以前的弟子,前来重投座师。不过迦叶摩老和尚说灌无名这个名字有魔性,当下给他取了一个法名叫做士戒。士戒和尚算是广孝和尚的二重弟子,后来老和尚带着人去了洛阳之后,广孝把这个士戒和尚打发出去游方悟道去了。”

  回来之后终于从鹏化殷的嘴里听到一点有用的东西了,听到许久都没有露面的灌无名竟然会出现,并且还跟这广孝一起剃了头发。现在灌无名变成了士戒二次投师,又被广孝打发出去游方,联想起来他们在洛阳城遇到的事情,老家伙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隔了一天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到了望天山上的草庐去看了一眼,见到在鹏化殷的照看之下,草庐就好像有人在这里居住一样。两只铁猴子藏在草庐当中,有它们俩看着这里,偶尔跑来一两个来占便宜的山民,也被这两只铁猴子吓走了。
  回味往事在草庐住了两天之后,几个人回到了寿春城中。吴勉和小任叁继续留在鹏化殷的府邸,而归不归、百无求这一对人、妖父子则溜溜达达的到了心觉寺。
  他们父子俩到寺院的时候,正赶上早课刚刚结束。和尚们已经穿好了僧衣准备出来化缘。广孝已经换上了当初迦叶摩老和尚打着布丁的僧衣,看他的意思正要准备带着和尚们出去化缘。
  看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师徒俩走进了寺庙之后,这位心觉寺的主持方丈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众和尚们说道:“庙里来个大施主,你们先去化缘。我稍后回去找你们的……”
  当下,这七八个和尚们便对着广孝行礼。随后带着各自化缘用的钵盂走出了寺庙。当初迦叶摩当家的时候,这里还有二三十个和尚的。不过大部分都被老和尚带去了洛阳,只剩下了这几个老幼残障的和尚。
  看着走出去的和尚,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跟着说道:“知道老人家我是大施主,又马上散了这些和尚。广孝和尚你说,是不是想贪了本大施主布施的钱财?”
  “非也,那是因为我知道施主你乐善好施。这庙里的和尚见识短,广孝和尚我怕吓到他们。不过归施主你要稍等和尚一下,还有一点功课要作。”广孝哈哈一笑之后,将归不归和百无求让到了大殿当中。对着泥塑的菩萨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又亲手填满了长明灯里面的香油。
  看着广孝对着菩萨行礼的样子。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位主持大和尚说道:“当初看你对着三清行礼的时候,可没见这么虔诚过。要是徐福那个老家伙看见了。心里还不一定是什么滋味。”
  “和尚也是突然悟道的”将最后一盏长明灯里也蓄满了香油之后,回头对着这一对古怪的父子俩笑了一下,说道:“徐福大方师慧眼独具。早已经看出来广孝要改投释门的。能替他门养了几百年的弟子,徐福大方师如果身在释门,必定也是神佛、菩萨一般的人物。”
  这个时候,一直守在归不归身边的百无求有些不耐烦。它看着广孝一个菩萨接一个菩萨的下跪叩拜,还要不停给长明灯里灌注香油。二愣子便觉得广孝是在有意的怠慢他门父子俩。当下百无求带着底火说了一句:“你们就这么干说吗?秃子,我们爷俩进了你的庙也有一段功夫了,先不说一会给不给钱。就说这么长的时间了,你水也不给一口,点心也不意思意思一块。凭这个也想要我们老头子要钱花,呸!天底下要饭的多了,老家伙凭什么就看你顺眼?就因为你们和尚是秃子……”

  “这个倒是和尚我怠慢了”广孝冲着骂起街来就没完的百无求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他门父子二人说道:“这里是佛堂。不适宜待客。两位施主请随和尚来,本来应该请两位吃一餐饭的。不过庙里没有隔夜之粮,弟子们化缘还不知道能化到什么。两位施主少做。先喝点水等他们回来。”
  说话的时候,他这位心觉寺的主持自己开始煮起水。看他没有准备什么茶具,真的就只能像他说的那样,喝一碗开水了。
  趁着广孝煮水的档口,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冲着他说道:“听说和尚你这寺庙里面有来了新和尚。刚才化缘的那老几位我老人家几年前都见过了。也没见过有什么新和尚啊?大和尚,这庙里你最大,不过是你把他买了吧?”
  “小徒士戒和尚施主你也是见过的。就是当体和尚的弟子灌无名。”广孝并没有对归不归的话感到意外,当下反而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士戒这个法名还是我师迦叶摩禅师起的。说他身有魔性,起了士戒这个法名就是让他经常的约束自己。”
  说到这里的时候,炉子上的水煮开了。广孝给这一人一妖各自倒了白水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怕士戒这孩子魔性压制不住,这才拍他出去游方,也跟着见见市面。算着再有两年也该回来……”
  “广孝和尚你知道灌无名这娃娃在哪里就好,省得老人家我这个当长辈的在看见再替他担心。”看着广孝没有开口询问的打算,归不归索性自己说道:“几年前有人在洛阳城中看见了灌无名那孩子,装扮成方士门中的邱芳去蒙骗人家席应真的弟子阳虎。让他们大老远的去沙漠转悠了大半年,现在阳虎那个愣头青已经发话要找灌无名。你也知道,席应真那师徒就没有几个讲理的。我老人家怕灌无名那孩子吃亏。就想着赶紧过来提个醒。改了名字还剃了头发就好,估计阳虎他门也想不到灌无名会突然做了和尚,还剃了个秃子。”

  “士戒会做出来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广孝摇了摇头之后。看了一眼归不归和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也可能是有人冒用士戒他俗家的相貌、名字出来招摇撞骗也不一定。和尚是士戒的两世座师,不信他做出来如此恶作剧的事情来。”
  “可不是,老人家我开始也不信。”老家伙冲着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开始老人家我还以为那么大的事情会是广孝和尚你亲自做的,最起码也是和尚你在背后指使。毕竟这也算是纵横捭阖了。你不做的话还真有点屈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