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375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姑娘显然是比较单纯,对我这种无赖的逻辑完全无法理解,跺了跺脚没能说出话来。
  我偷眼朝她身后瞅,想看看刘东西怎么样了,那姑娘察觉了我的眼神,冷冷道:“不用看了,那个流氓活不了了!”

  话音未落,刘东西却从她背后爬了出来,我一看是他放下心来,在看到他满脸肿胀的不成样子却又心中凄然,强笑道:“你小子干了什么?人家说你流氓?”
  我虽然嘴里说他,眼睛却一直注意着那个姑娘,刘东西离他这么近,真要是被拿住作要挟,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一点优势将不复存在。
  “姑娘,你最好别动,我看你动一下这个老头就得死!”我手上刀子动了动,威胁道。
  那姑娘看到刘东西果然有想法,竟然真的不动了,刘东西嘿嘿笑道:“真识时务,你要是不听他的我早就打死你了。”说着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柄手枪正对着姑娘的后脑。这姑娘一看被我们吃了个结实,又气又急流下泪来。
  “刘东西,你看着她 我去找小花!”我拖着那人站起来,对刘东西说。

  “你这样子怎么去?我和你一起!”刘东西说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几副硬板的拇指铐,几下子就将这姑娘十指拷了个结实。
  我一看,得!这还真是有备而来,一块下去更好,两个人质在手比一个更有说服力。
  “走吧妞!领你去找你师傅!”刘东西伸手还想摸一把,想了想又放下了。
  我把那个老人也拷上拖着就走,刘东西拿枪顶着那姑娘走在前面。
  听着楼下拆迁般的声音我心急如焚,虽然之前的时候我知道小花的本事并没有多少担心,但是我也知道小花绝不可能把那个中年人打出这种动静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小花正在挨揍。
  果然,楼下的精美陈设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们走下楼梯的时候小花刚刚把一扇屏风撞成碎片。
  “别动!”我强忍着疼痛高声喊道:“李市长在我们手里!”

  那个中年人此刻也是狼狈不堪,一身黑色长衫七零八落,脸上也破了一块,看来也没占了多少上风,听到我的吆喝朝这边看了一眼,脸色略变了变停了手。
  小花挣扎着从一堆碎木头里面爬出来,眼睛通红还要动手,我赶紧喝止,“小花别打了,格格呢?”
  他闻言瞪了我一眼,还要向前,却又想是想明白了一样冲了一半停下,“格格?她没跟你们在一起?”
  我叹了口气,小花这家伙一变超级赛亚人脑子就化作了肌肉,刚才明明是他护花怎么能赖到我们头上?
  可是格格去哪了?我周围看了一圈没发现格格的影子,地上家具残骸虽多但也没又能藏住人的地方,只有屋角处几扇屏风还在,难道说就在那后面?
  “你把格格怎样了?”我喝问那中年人。

  那中年人傲气的摇摇头,似乎是不屑与回答我的问题。我一阵火大,一巴掌把手上的李副市长拍醒,想要逼他一下。
  果然,看到李副市长被我拍在脸上,那中年人的脸色又是一变,刘东西控制的姑娘尖叫道:“你再敢动手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碎尸?”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我现在就碎,刘东西,她要敢动就毙了她!”
  其实我只是说说,但是这时心中却是真的突然起了这个念头,刀都提起来了。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想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个女娃子在这里,你们不要为难老张!”
  老张?老张是谁?我看了看刘东西,他也是一脸茫然,这个说话的又是谁?
  听到这个声音,那个中年人最先动了起来,闪身消失在那个屏风后面,片刻之后挪开了屏风。
  屏风内是一张硬木矮榻,榻前两侧是几个根艺木墩,当中一个大茶海热气腾腾,旁边的小碳炉上坐着一个水壶。格格就坐在一个木墩子上,而在她对面则坐着一个灰衣老人。
  刚才说话的就是他,只见此人着一身灰色的裤褂,面色红润,鹤发银须,精神好的出奇,此刻正悠闲的提着小水壶烫着杯,根本就没有朝这边看。
  这时我却突然又有了在城外遇到二李时的那种危机感,心想坏了,我手上这位可能就是老张,真正的老李还在那里玩茶呢!
  就在这一念之间,那个灰衣老人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又低头忙活,“少年人,放了老张过来坐坐?”
  “不去!”我口气很硬,“放了他我们怎么办?”
  “呵呵!”那灰衣老人将洗茶的水倒在了茶海正中的茶宠上,“你把老张交给你朋友罢,那个胖脸的小哥!”
  我看了刘东西一眼,知道所谓胖脸小哥说的是他,这家伙虽然脸挺瘦,但是现在肿的跟猪头一样。不知道这老头是真没看出来还是故意讽刺,反正刘东西是被气着了。我看他要发怒,赶忙冲他做了个手势,我手里这老张顶多就是个保镖头子,分量根本就不大,但格格却在他手中,形势比人强,最好还是不要触怒他。
  “好,我们便谈谈。”我把老张朝刘东西脚边一丢,大步走过去,小花早就过来,把那老张踩住了!
  那灰衣老人皱了皱眉,没说什么,我大马金刀地坐下,肩膀上的血一滴滴朝下流。
  这家伙一看就是那种精于茶道之人,双手并不见得多快,却有种行云流水的感觉,水的温度似乎也掌握的刚好,没有一丝多余的气息在行动中浪费。过不多久,一杯金黄的茶汤摆在我面前。
  “尝尝!”灰衣老人说。

  “没毒吧这?”我一边问着,一边一口将茶盅里的茶喝干,一股醇厚的茶香夹杂着微甜的花气顺流直下,向四肢百肽散去,我精神一振,赞道:“好茶!”
  “好茶自然无毒,不然不是误了茶香?”灰衣老人淡然道。
  这么有内涵呢!我心里琢磨着,这种人最坏了。“还没请教您是……”
  “我叫李二,他们可能是嫌我名字粗俗不愿称我名字,我又不想改名,只好让他们称呼我二李了!”老人笑道。
  我心中大生荒谬之感,virus张说是两位副市长,还有什么三人小组,再加上二李这个名字,我一直以为是指两个人,没想到这二李就是一个人!
  “久仰久仰,您打得好算盘,外面装着逃走,里面派人阻拦,您却在这里喝茶,要不是我运气好,还真让您跑了,这等胆识算计,生平仅见!”我微微笑着说。

  “不是运气好,若你不是个念友之人,也不可能发现我。” 二李笑着喝干了手中茶盅,“少年人敢领着几个人反打进来,这等勇气我也是生平仅见!”
  “人之常情,我和您不一样!”我笑了笑,转入正题,“那个使拐的是你的人?”
  “不是!”
  “那群打手是你的人?”
  “不是!”

  “我车上的丨炸丨弹是你安得?”
  日期:2018-01-21 0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