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0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坚说:“走吧,咱们车上谈。”
  上了车,孙坚开车,不用客套,我来为了王家,孙坚也知道,他给我准备了资料,王家人的资料,我的打算是先研究一下,看看从什么方面入手比较好,除此之外,我需要一些伪装物品,最好还有车,孙坚把我带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可以在这里换装,然后开走停放在外边车,对王家人进行监控。
  监控不是目的,产生关系才是目的,这样,读心的几率变大,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介绍了一下房屋,孙坚给了我一个盒子,我打开一看,是一把手枪,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孙坚说:“防身的,齐语兰给你准备的。”

  东湖很危险,这里很发达,相应的犯罪程度也高,持枪的事情偶有发生。
  因为是沿海,港口发达,居住的外国人也多,可能在这种环境之下,王家人跟境外势力有了接触,据说王家有不少保镖,是外国人。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把枪,增加生存几率。
  对这个我已经有所准备,特勤这两个字就代表着危险,我可以接受,因为我仰仗特勤的地方很多,我也想借着特勤这个平台做一些事,最主要的就是关珊的死,我要查个清楚,另外,我还想守护白子惠。从正常途径走应该不可能做到,没有显赫的家世,个人能力也不突出,只能另辟蹊径,走走歪路。
  枪很好,我收下了。
  特勤可以持枪,算是特权吧。孙坚是东湖联络人,如果有问题,联系他摆平就好,不过虽然如此,但枪也要放好。
  资料的话,我在这个类似于安全屋的地方查阅即可。
  对了,这里除了我使用。还有其他人使用,都是特勤人员。
  在这里呆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离开,孙坚把我送到市中心,我打车回去,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在忙。
  奎哥找了我,他人很懂事,很规矩,一直在楼下等着我,当然光头也在,他告诉奎哥我是谁。
  当场奎哥一个箭步来到我身边,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还掏出了名片,双手递给我。这姿态放的真低,可能是那事吓到了他。
  奎哥很精心的跟丨警丨察搞关系,因为他知道,丨警丨察是爹,他要活下去,就要小心翼翼,他没搞清我跟丨警丨察的关系,大概认为我在丨警丨察那边很吃得开吧。
  这点我也懒得解释,他这个样子更好。

  递完了名片,奎哥当着我的面给了陈宾两脚加一拳,是真打,不轻,陈宾龇牙咧嘴,不过不敢言语。
  奎哥这是在我面前做姿态呢,让我消消气。
  这手段挺高明的,给了我面子。
  打完了之后,奎哥问我可以不可以赏个脸吃个便饭,奎哥这么上道,我怎么可能拒绝,这顿饭吃的舒服,奎哥面子给了,马屁拍了,这要不舒服,就没有舒服的了。
  吃完了饭,奎哥给了我点东西,就是小礼品,能看出来,价格不高。几千块上下,但是够精致,这礼物准备的也是有心了。

  奎哥求我一件事,他想让陈宾再回公司。
  这不是打我的脸,而是给我脸。
  陈宾回公司,肯定唯我马首是瞻,那是给我做脸面的。原来那么桀骜的陈宾都这个样子,还有谁敢跟我对着干,回去的时候,在演一场戏,陈宾给我当面赔礼道歉,然后说以后都听我的,就算知道是假的,谁也不能说什么,只会夸我一句手段高。
  再说,毕子安那事干的不地道,陈宾到了公司,只会帮我,不会帮毕子安,算是多了一条忠犬吧。
  我握了握奎哥的手。答应了他,他知道我懂得他的用意,聪明人说话,不用说透。
  这事当天就定了,隔天我就让陈宾回公司了,毕子安看到陈宾脸色有些不对,不过我发话了他也说不出什么来。虽然陈宾是让我开的,不过我让他回来也没毛病,当然不可能简简单单就回来,陈宾说了一段话,简单而言,就是服软了。
  毕子安脸都绿了。
  这只是一步闲棋,结果还不错。
  但我不能沾沾自喜。路还长着呢,还要跟王承泽慢慢过招。
  资金到位之后,其他事情进展还不错,比如招聘,广告已经发出去了,来应聘的人不少,筛选出来了一些,来公司面试。
  可是公司手续问题还被卡着,我问田哲到底怎么回事,田哲说去跟着跑了两天,说这个不行,办好之后又挑毛病说不行,标准也不同,之前说需要这几样,拿好了东西过去,又说需要另外几样。
  田哲看明白了,这是故意刁难,回头他找了办事员,好说歹说把办事员拉到了饭店,给了一些好处之后,办事员道出了实情。这事上面的老大卡着呢,一个科长,姓曹。
  别看是一个科长,权利还挺大的,说卡你就卡你,你没处说理去。
  投诉倒也是个办法,不过干这事容易得罪人,你们公司没事老投诉我们政府部门人员,我们以后还干不干工作了,有的时候不能当这个出头鸟,会打你。
  王承泽,好样的,给我设了这个障碍。
  我让田哲试着联系一下曹科长,见个面。吃个便饭,看看他什么意思,搞清楚他要什么,然后再想对策。
  田哲没抱怨,说交给他。
  吃饭的时候,我要到场,毕竟对方冲着我来的。我不出现说不过去,再说了,我能听听曹科长的心声,必须去不可。
  联系倒是挺容易的,曹科长也没摆谱,推脱了一下就同意了,地点我选的。问的陈宾,他是混子,东湖他熟悉,哪个酒店上档次,他懂。

  请曹科长,毕子安同去,怎么说也是公司的副总,理应出一份力,况且这饭钱要走公司的账了,这是必要支出。
  别看请一个科长,你要花的少,事绝对办不成,人家会以为你看不起他,这顿饭我估计不算酒水的话,起码大几千。
  吃的要精致,还要特别。
  点什么菜研究过,首先要几个硬的,饭店没有最贵,只有更贵,一些新鲜的食材,很珍贵的。都是天价,剩下的可以曹科长点,他喜欢吃什么点什么,酒也要准备好,水准不能低。
  礼物也准备了,一个男士钱包,名牌。几千块,一个心意而已。

  我和毕子安先去了饭店,等曹科长,那边菜也准备着,曹科长还挺准时,他是一个胖子,脸挺白。一进来就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一看到曹科长,我心里就有数了,这个人不好对付,笑面虎类型。
  寒暄了几句,上菜。曹科长挺满意,吃的满嘴是油,喝了三轮酒,好话说尽,该尽正题,我说:“曹科长,我们公司情况你也应该知道了,可这手续一直办不下来,曹科长,你给指条明路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