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7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灌无名疑惑着看了邱芳一眼,犹豫了半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说道:“现在我要离开这里,你要如何?”
  “无名先生只管走自己的就好,不用为我操心。”邱芳微微一笑以后,做出来一个请的手势。看着满脸疑惑之情的灌无名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之后,这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就要开始了吗?”
  与此同时,洛阳城吴勉、归不归的府邸里面。老家伙归不归看着已经蒙蒙亮的天色,嘴里也在喃喃自语:“该来的就要来了……”
  第二天一早,虎威侯阳虎师徒便离开了洛阳。临走之前,他向着归不归透露了要去辽东寻找席应真另外的一个曾经的弟子——百里熙。那位当世的炼器第一人是席应真曾经弟子当中名声最响亮的一个,据说百里熙这些年和席应真大术士的关系藕断丝连。阳虎师徒打算过去碰碰运气,而且百里熙似乎还知道席应真其他弟子们的消息。这次是对上了方士一门,就算没找到席应真大术士。阳虎也不打算这样就完了。

  又过了三个月,出使西域的蔡音和秦景两个人派回快马传来消息。他们的使团在大月氏国遇到了天竺高僧摄摩腾、竺法兰,这两位都是天竺国的有道高僧,正在大月氏国传播佛法。蔡、秦二人在两位高僧身边见到了佛经和释迦牟尼佛白毡像。经过两个人的游说之后,两位高僧已经答应前来大汉传播佛法教义。
  消息传来之后。皇帝的龙心大悦。立即颁下圣旨前来,着各级礼官准备迎接佛法、高僧。一时之间。洛阳城中本来无人理会的释门弟子都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几乎天天都有朝中官员请这些剃了光头的和尚到府邸当中讲经说法,本来已经落魄如乞丐的僧侣此时也变成了贵人一般的人物。
  转过年来,蔡音、秦景二人带着两位天竺高僧终于回到了洛阳脚下。皇帝刘庄竟然驱尊降贵,亲自带着太子及文武百官在城门前迎接两位天竺高僧。见到了三十匹白马驮着佛经而来,当下,刘庄便下了敕令,在洛阳西雍门外三里御道北兴建寺院。因为佛经是由三十匹白马驮来,故而寺院起名白马寺。这也是佛教传入东土一来的第一座官办寺院。
  本来刘庄的意思。是想请两位高僧为白马寺的第一任主持和监寺。不过两位天竺和尚皆表示自己只是前来大汉传播佛法,并没有常驻的打算。不久之后二人还要回到天竺。至于白马寺第一任主持还是请大汉本国人担任的好。

  不够佛教毕竟也是新兴宗教,洛阳城中的这些和尚们只能粗浅的背诵几句不是很通畅的译文。至于他们背诵的佛经说的是什么。恐怕那些和尚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能将佛经原文和译本融会贯通的,找遍了洛阳城的和尚,竟然无一人可以说清楚。
  最后还是摄摩腾提了一个人选,在九江郡(原淮南国)心觉寺主持迦叶摩是他在天竺寺庙中的师弟。迦叶摩大师是大汉与天竺的混血儿。迦自幼出生在天竺,少年时期便精通佛法,几十年前来到大汉传播佛法。又通宵大汉文化,实在是白马寺第一任主持的不二人选。
  听了摄摩腾的推荐之后,刘庄立即颁下圣旨。前往九江郡寿春城中的心觉寺。去请迦叶摩大师率领众弟子进宫为皇家讲法。
  一个多月之后,迦叶摩带带领着师弟执迷沅和众弟子赶到洛阳城。进入皇宫拜见了皇帝刘庄之后。先是为刘室皇族子弟讲经白日。刚刚在摄摩腾、竺法兰两位天竺高僧的佛法熏陶下启蒙的刘庄大受启发,对迦叶摩大师更是惊为天人。当下封了他为护国辅圣禅师,就任白马寺的第一任主持。迦叶摩的师弟执迷沅为白马寺的监寺,寺中其他的庙职也由了护国辅圣禅师的其他几位弟子担任。
  摄摩腾、竺法兰留在白马寺中翻译佛法。虽然二人并没有什么庙职。不过也算是为传播佛法做出来了巨大的贡献。
  白马寺是皇帝的圣旨亲建,历经多年才算建好。落成之日。皇帝派来太子及其文武百官前来观礼祝贺。祝贺的人群当中,竟然还有方士一门留在皇宫当中的宫廷方士。只不过观礼之后,这名方士便向皇帝请假回到了方士宗门。皇帝没有丝毫挽留,客气话都没有多说,就差明说没什么事你就别回来了。从此之后,皇宫当中便再没有了宫廷方士这个称号。倒是几位高僧时不时的进宫走动走动。
  不过吴勉、归不归在迦叶摩大师带来的弟子们当中。却没有看到他新收不久,那位叫做广孝的弟子。后来在其他弟子的嘴里。才得知了广孝禅师留在了心觉寺当中,已经代替自己的师父迦叶摩大师成为了心觉寺的主持方丈。

  根据归不归打听的和尚所说。广孝禅师虽然成为释门弟子不久。不过在迦叶摩大师的教诲之下。对佛法领悟一日千里。临来洛阳的时候,迦叶摩大师已经知道皇帝有意册封自己为白马寺的主持。但是心觉寺又不能没有当家做主的人。当下在启程之前,便将心觉寺主持的位置传给了广孝。
  已经成了和尚的广孝没有跟着迦叶摩一起前来洛阳,这个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本来按着老家伙所想,迦叶摩和尚已经到了暮年,过不了几年便会圆寂。而执迷沅和尚的性格粗旷,也不合适作为白马寺主持。第二代弟子相比之下只有广孝一人能胆起来白马寺主持的重任,不过他却留在寿春城做一个小小的心觉寺主持,这个还真的出乎归不归的意料之外了。
  又在洛阳城待了一段时日,看到做了白马寺主持的迦叶摩老和尚精神矍铄,没有丝毫要将广孝从心觉寺召到白马寺的意思。当下他们这些人留在洛阳城中也没了什么意思,商量了一翻之后,留下管家在府邸看家。他们几个利用各自的遁法回到寿春城,眼皮地下盯着那位广孝禅师。看看他能搞出来什么花样。
  回到了寿春城中,见到了鹏化殷之后。归不归装模作样的检查了自己这弟子的术法,几年不见,鹏化殷的术法几乎还是在当初他们离开寿春城那个时候的水平。老家伙有点后悔教授这个弟子了,一般弟子跟着他学个几十年的术法。就算学不成差不多也老死了,眼不见所谓心不烦。不过这个鹏化殷和他一样的不老不死,天天看着他寸进的术法,归不归早晚会被他气死。
  “行了,就这样吧。差不多得了,明天开始你也不用天天修炼了。反正你天天修炼和一年修炼一次也差不多。”归不归实在受不了,叫住了施展控火之法半天都打不出来一个火星来的鹏化殷,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他重新对着臊眉搭眼的鹏化殷说道:“老人家我走的时候,交代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吗?”
  日期:2017-02-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