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1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斗志?我一直以来感觉自己都在与人战斗,老人家说的好,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而我呢,则与人斗,斗来斗去,斗的我人财两空。想到这里,我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
  静心拿出打火机给我点上,我扭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有打火机?你抽烟吗?”
  “哼!就兴你们男人抽烟,不兴女人抽烟啊!”静心很自然的从我的烟盒里也抽出一根。

  鸣翠在一旁看静心抽烟了,不高兴的说,“一个姑娘家,竟学些不好的习惯!”
  我知道静心和鸣翠在这样偏僻山庄里,一定很郁闷和孤独,难怪静心学上了抽烟。
  “要是呆的烦闷的话,我带你们去省城转转吧!”我和鸣翠说。
  鸣翠表示哪里也不去,静心也说在这里修身养性,其实静心很着急她公司里的事。
  回到店里后,小虹说老店里新来的两个员工也想离职,问我同不同意?我笑笑说,“小虹,人家离职是自己的权力,咱们怎么能控制得了呢!”
  于是我把钱与这两个员工算清了。现在看来就剩下我和小虹、吕大安三个人了。小虹问我还招不招人,我对小虹说,目前公司这个状态,就先不招人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女人,我一看原来是臧婉,她戴一副墨镜,穿着裙裤,一进门就对我说,“林雨仓,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
  我连忙笑着说,“有什么事就说吧,还这样客气!”小虹连忙去给臧婉到茶,“婉姐,喝杯茶吧!”
  臧婉也不理小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难道这个**又有新主了?像臧婉这样的女人,除了靠卖肉挣点钱,她没有别的办法。
  “林雨仓啊!你还记得你欠我家的房租吗?”臧婉阴阳怪气的说着,还不时看着手上的戒指,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是徐亮给买的。
  房租?我一时都让臧婉弄迷糊了。臧婉说我和臧琳结婚前,还欠房租,既然与臧琳离了,让我现在给补上。
  我现在哪有这么多钱,我对臧婉说,再过段时间给,臧婉居然说可以,但要算利息的。

  吕大安进来了,一看臧婉在这里问我要钱,立刻急眼了,“***!滚出去!”一把拉起臧婉就往外走。
  臧婉一边走一边骂着吕大安,“死胖子!不要以为是你好哥们,我就不要这钱了!没门!”
  吕大安把臧婉弄走后,进屋对我说,“大仓,别管这娘们,什么钱不钱的!”
  “胖子!这钱我要还的!天下哪有借钱不还的事!”我笑着对吕大安说。小虹在一旁则生气的说,“怎么这样无理啊,这可是刚离婚,就一点亲情也不讲了!什么人啊!”
  吕大安感觉到了不自在,连忙说,“我现在弄点酒菜,咱们三个喝点!”说完就出去了。
  小虹说,“哥,别生气,咱不和这种女人一般见识!我想就是琳姐去了美国也不一定幸福的!”
  “会的!金钱物质是女人最大基础,小虹将来也要找一个有钱的男人,至少自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我笑着对小虹说。
  “我才不会呢!我宁可找一个没钱的,只要看着舒服就行!”我知道小虹这条件,真不愁找,有很多男人都看好小虹,但这姑娘就是不谈,并说没有一个她相中的。
  连续几日,几乎没有一个客户来店里,我庆幸他们都没有情感困惑了,那么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和谐的社会了。
  小虹一个人在新店里,我过去时,她正在玩着手机,见我来了,连忙放下手机。
  “吃早饭吧!”我把买来的包子递给小虹。
  “呵呵,还是仓哥好啊,总是记得小妹”小虹笑着去给我倒茶。
  我一边拿起书架上一本杂志,一边说,“小虹啊,这生意越来越难做,如果想离开,你就吱声。”
  小虹吃着包子,喝着豆浆,“说啥呢哥!就凭这包子,我也得留下啊!”
  “哈哈,以后没包子吃怎么办?”我笑着对小虹说。

  “那我陪你要饭去!”小虹一句话,把我弄的脸红了,说心里话,这丫头自跟我干时,我总感觉她干不长的,但时间证明,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她说以前是别人看她的身体,现在她可以看别人的心。
  虽然小虹爱开玩笑,但还是触动了我一下那根神经,我是不会与她那样的,必竟人家条件这样好,需要找到一个高富帅,我什么都给不了她。
  “仓哥,我可告诉你啊,以前来的那个女人可又来找你了!”小虹擦着嘴对我说。
  这丫头说话一惊一乍的,我怎么想不起哪个女人了。这段时间中毒事件、臧琳离去,把我弄的心身疲惫,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小虹告诉我,就是那个经常来找我的女人,天天喊着算命先生说了,必须找一个叫“林雨仓”的男人当老公。
  “这种神经不正常的人,你不要理她!”在我眼里,这个女人肯定精神上有毛病。
  小虹说,她昨晚与这个女人聊了很多,并不是那种神经不正常的人,而且这个女人有正当职业,在一个外资公司当会计。
  我一听小虹居然晚上也与客人接触,我当时就害怕了,“我反复告诉你,晚上不要与客人接触!”以前我规定过,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晚上绝不能与客人接触,一来怕有病,那我们自身安全就不好保证了,二来呢,万一是异性,这大晚上的,就容易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小虹也很无奈的说,“那个女人从下午来了,就没走,非要和我聊聊!”
  对这样的女人,我肯定不会给予疏导的,不管有没有病,居然奔着我的名字来,这不得不叫人生疑,天天叫我这个名的人有很多,为什么偏要来找我?
  “小虹,以后她如果再来,就说叫这个名的人很多,让她再去找吧!”我不想接触这样的女人。

  吕大安来电话让我过去一趟,说是有个客户要咨询点事。
  到了老店,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那里,我连忙问候人家,“欢迎啊,大安快去倒茶!”
  吕大安瞪我一眼,就去倒茶了,这个五十岁的男人,脸色黑黑的,不过看起来很憨厚的样子。
  “你是林老师吧?”他问到。
  我点点头,“称不上老师,请问大哥有什么事要咨询?”

  黑脸男人叹口气,“我有件事想问问你,请你帮我出个主意,不知道你收费吗?”
  我笑着说道,“您说吧!不收费的!”
  黑脸男人说,他先后离了两次婚,最后找的这个女人比自己小十多岁,还带个孩子,他对她娘俩很好,特别供养这个妻子带来的孩从小学到大学,但最近妻子却怀疑她与继女有私情,他怎么解释,妻子都不信,非要与他离婚,问我怎么办?
  日期:2017-02-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