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3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理说秘书长身为市府的大管家,市长的参谋,必须是紧跟着市长的步调走的,如果不行,那就要换掉。但接触时间不长,张清扬还无法了解胡秀林。再说自己刚刚上任,不宜下狠刀子,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张市长,现在常委院里没有空房,所以我想,您还是暂时住在盘龙山庄吧,那里还有人照顾。”
  常委院里没空房?张清扬微微一愣,随后就想到了胡秀林此话的深意。这么多年来,江洲的干部升到省里出任副省长、副書記的好几位,甚至还出了一位省长。想来他们退体以后,自然都留在了江洲市的常委院。另外,上任市长下台以后,它的房子肯定是空了出来,但官场中的一些官员是很讲究风水的。有些人会觉得,那个房子的干部了出了事情,肯定是风水不好。
  秘书长胡秀林不了解张清扬的性格,也就把他当成了与其它人一样的心思,所以提都没有提那间空房。对于他的细心,张清扬心中微微一热,看来此人还是很在意细节的。
  张清扬点点头,笑道:“也不能总住在盘龙山庄,那里消费太高,时间久了难免被人诟病。我看就在这附近买套房子吧,也不用政府出钱了,我自己买,呵呵……算是等着升值吧。”
  “呵呵,”胡秀林陪着笑,“张市长,这样也好,如果是您自己买房子,我们内部也有住房补贴。”
  “嗯,”张清扬点点头。他自然不在乎那几个钱,但如果行事过于另类,又会被人说三道四了。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张清扬顺手接听。“您好!”

  “张市长,情况还好吧?”电话中传出陶英杰的声音。
  “哦,陶書記您好,这边的情况一切都好。”
  “张市长,晚些的时候来我这里一下,习司令有最新的边境情况。”
  “好的,一会儿我就过去。”张清扬明白,看来金山县那边的缅南又有了新的情况。
  “张市长,那您忙,我先回去了,等明天再和你汇报秘书的事情。”看见张清扬眉头紧锁,秘书长胡秀林起身告辞。
  第795章

  送走胡秀林,张清扬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掐着表过去了十五分钟,这才慢腾腾地给彭翔打去一个电话,让他在门口等自己。
  “到市委。”上车以后,张清扬对彭翔说道,随手拿出手机想打给陈雅,可想了一想,又放下了。自己还没有私下里与市警备区司令员习思远有过联系,还是先接触以后,再探探底细吧。
  市委大楼与市政府大楼隔了一条街道,彼此遥相挥应,在大路中间有一条羊肠小径,用绿化带隔开,步行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坐车由于要绕过大路,时间上也快不哪儿去。
  边境问题与民族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对一些干部们的考验,现任的决策层领导,当年就是因为妥善地处理了民族问题,才会被高层所赏识。张清扬走上大楼的时候,心里还在盘算着缅南民主义共国的金角特区战乱到底发展到了何种情况。
  陶英杰的办公室里,坐着习思远,看样子也是刚到不久,张清扬不禁为自己对时间的把握准确而沾沾自喜。
  “张市长来啦,过来坐,今天我们三人都在,研究一下金县边境的问题。”陶英杰让了坐,三人全都坐在了沙发上,早有秘书送上了茶水。
  张清扬面向习思远,问道:“习司令,情况怎么样?”
  习思远皱着眉头,看情形他最近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虽然说和平是军人的坟墓,战争是军人的乐园。但是对于我军内部的一些将领而言,他们早就过惯了和平的日子。虽然说此次是临国战乱,但也让习思远暗自捏了一把汗,如果一个处置不当,自己就有可能丢掉位子。
  习思远拿起茶喝了一口,这才说道:“金角特区与缅南政府军的冲突由来已久,但这次看来,好像政府军有扩大的意思,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收回金角特区重归中央政府所管辖。这从刚刚不久前缅南军委出台的一份文件就可以看出来。”
  “什么文件?”张清扬新来,对于缅南的情况也是从媒体的捕风捉影中得来,有些消息明显是假的。因此他对缅南境内最新的消息一无所知。其实张清扬要了解缅南的真实情况也不难,只要给岳父陈新刚挂个电话,一切也就明白了。可这些必竟是军事机密,按理来说他这个级别是不应该了解到上层秘闻的。因此他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习思远望向陶英杰。陶英杰起身从办公桌上拿过来了一张文件交到张清扬面前。张清扬接过来一看,表情立刻就变了。文件是缅南军委下发,并传达到南海省委的。文件上讲得很清楚,从现在起,要求所有没有合法证件的外国人,一周内必须要离开金角地区。而金角地区的所谓外国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国人。
  从文件上就可以看出来,缅南政府是想对金角特区动武了。虽然这阵子冲突很多,但还没有暴发大规模的军事形动,缅南所担心的应该是金角地区的外国人,以及居民的安全问题吧?
  金角特区的归属权在历史上就混乱不清,曾经多次被我国占领,境内也大多是我国的少数民族精族,因此这让缅南政府也考虑到了我国的感受。把这份文件发到南海省委,也是想示好的意思。目的显而易见,假如金角特区一但爆发真正的军事形动,万一有国人死伤。他们就要提前做好善意的警告,以洗清自己的责任。
  金角特区位于缅南东北部毗邻我国南海省,是以精族、汉族为主体的自治区。它拥有高度的自治权,面积约3700平方公里,通行汉南官话(汉语的分支),流通人民币和美元,并没有自己的货币。就连学校教的都是我国汉话,各种通信设施、能源输送,基本是从我国南海省输送过去,而在当地“精族”也被称为缅南的汉族。

  如果追究历史,精族在发展过程当中虽然受到了一些少数民族风俗的影响。但是说到底还是汉族的分支民族。它是当年元代,成杰思汗远征欧洲时,留在当地的汉族军队。几经战争繁衍、迁徙,最终才形成精族这个群体。也正是因为金角特区与我国的关系紧密,缅南政府在对待金角的问题上才十分的慎重。
  可以说19世紀以前,金角一直都属于我国的领土,但后来被英国战领,并且归入英属印度,后来当地起义不断,从上世紀五十年代印度宣布独立以后,金角也陷入了长期的動乱,直到90年代停战才趋于稳定,并与缅南政府达成了协议,拥有独立的武装。二十多年来这里的特区首脑便是塔叶家族的塔叶土司担任。
  虽说金角特区政府与缅南政府达成了协议,但由于金角特区地方正府以种植叛卖丨毒丨品、军火为财政基础,在与缅南分赃时,双方争议不断,近几年更是多次暴发冲突。这两个多月来摩擦升级,看样子缅南政府决定下刀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