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43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皮老六嘿嘿一笑道:“昨晚上眼皮子跳半夜,不知道会发生啥事,我寻思着带上一把沙喷子,万一有事呢?再说了,我身上没枪,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踏实!”

  楚震东笑道:“那你可得整好了,别他妈走了火,我在后面呢!轰烂了你屁股不要紧,这要一枪将我腿裆里那玩意轰烂了,东爷我这辈子可就完了。”
  黑皮老六哈哈笑道:“放心吧!用泡纸隔着顶针呢!走不了火,就算走火了也不用怕,以后你的活,我替你干就是。”引得楚震东顿时笑骂了起来。
  泡纸大家应该都知道,塑料薄膜带泡泡的那种,一捏啪的一声响,一般都用来做包装隔离用的,在当地叫泡纸,这玩意夹在顶针上,确实打不响,用的时候将泡纸一抽就行。
  兄弟俩一路说笑,一直骑到了红旗窑厂,老远就看见一根大烟筒杵多高,却没有烟往外冒,看样子金牙旭说的对,这窑厂的生意不咋的。
  兄弟两到了窑厂,一问人说要买砖,立马有人带着他们到了那个平房前面,两人一进门,果然看见一挺俊的小媳妇,只是今天没有奶孩子,兄弟俩一看就知道,这肯定就是昨天金牙旭摸的那个小媳妇,相互对视一笑。
  楚震东和黑皮老六可没金牙旭那么好色,当下楚震东就问起了红砖怎么卖,那小媳妇和他谈了一会价,实际上由于砖窑厂的销路不好,价格已经压的非常低了,但楚震东合计着,还想要更便宜点,而且这家伙胆子也肥,直接抛出了杀手锏,一指外面堆码的到处都是的红砖说道:“你把价格压到位,这些我全要!”
  小媳妇一听,这是来大生意了,这自己可就做不了主了,急忙跑出去喊她男人去了,看样子,这程家五虎还是这砖窑厂的头。
  不一会,一个汉子就进来,楚震东一看,好家伙,怪不得一板砖就将金牙旭轮趴下了,个头足有一米八,精壮结实,一看就知道确实有两膀子力气。

  当下互相一介绍,果然是程家五虎的老大,但程家五虎,只是当地百姓给起的诨号,实际上名字更土,由于他是老大,就叫程大娃,后面四个按顺序排,由于兄弟多,也都比较野,所以被乡亲们推举为窑厂的负责人,而他媳妇读过几年书,自然就做了窑厂的会计。
  这一听楚震东就乐了,他爹倒挺会省事的。
  程大娃一听媳妇说来了个大客户,要买了窑厂所有的砖,也十分的客气,当下就在已经很低的价格上,做出了更大的让步,楚震东很满意,当场就签了合同,不但将全场的红砖订了下来,还将之后的一年的产量全包了场,并且当场交了一万块订金,说好明天再送两万来,三万扣完了,会再送来,如此往后推。
  但楚震东有个条件,这里的红砖,以后就不许卖给其他人了,而且他没有地方放这些砖,会先拉几车去做样子,其余的就放在窑厂,有人来买,只能凭他的票提砖,可如果窑厂私下卖砖给别人,那对不起,得按订金十倍的价格赔偿给他。

  程大娃几乎都没琢磨,立即就同意了,平时基本上就卖不掉多一点,偶尔有生活比较富足的百姓来买,也是一两车就够了,哪里需要多一点,现在有了大主顾要全包,自然喜不自胜,何况人家一块砖都没拿,就先给了一万,这足以表明了诚意。
  事情谈成了,而且远比自己预算中的要便宜,实际上也占不了多少资金,楚震东也挺高兴的,当下兄弟两就要回去,可程大娃无论如何也不肯放两人走,硬是拉住了两人,嘱咐媳妇立即回家做菜买酒,还一再叮嘱,将家里养的大公鸡杀上一只。
  兄弟两一看也走不掉了,也只好同意了,当下程大娃叫来其余的兄弟四个,程家五虎陪着兄弟两就在平房里聊了起来,说等会饭菜准备好了再回去喝酒。
  个人的举止行为,很大一部分会决定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金牙旭来买砖就被打了一顿,楚震东和黑皮老六则受到了热情的招待,这也变相说明了,为什么在兄弟几个之中,楚震东才是老大。
  大家年纪相差也不大,很快就聊到了一起,楚震东也没瞒着他们,说自己要在泽城做一个建材市场,以后市场里走的所有的红砖,都从红旗窑厂拉,同时建材市场里还会配备各种建筑需要的物资,这把程家五虎乐坏了,要按楚震东的规划,红旗窑厂起码几年内的红砖都不愁销路。
  一直聊到天近中午,程家五虎带着兄弟两就回家了,还叫上了村中比较德高望重的三个老人作陪,当然,这是农村人表示尊重客人的方式,实际上楚震东和三个老头根本聊不到一起去。
  等到酒菜上桌,程大娃去将他爹也喊了来,老爷子五个儿子,四个都结婚了,老五还没成家,所以老夫妻两带着小儿子另住,但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那必须上桌的。

  老爷子一露面,楚震东就一眼看见了老爷子的一只袖管是空荡荡的,只有大胳膊还剩一小截,分明是被截肢的,但出于礼貌,也没多问,当下一大桌人坐下喝酒,程大娃就开始一一引见了起来。
  程大娃报出楚震东的名字时,老爷子就一愣,随即问了一句:“你姓楚?泽城来的?在泽城,姓楚的好像不多啊!我听说,原来从山东逃难过来的一批人中,就有一家姓楚的,还出了一个局长。”
  日期:2017-02-19 12:21:00
  第219章:老一辈的恩怨
  楚震东一听就乐了,山东逃难来的,还是局长,那除了自家老爷子也没谁了,当下就一点头道:“嗯,那是我父亲!”
  程家老爷子一听,一双眼珠子顿时一亮道:“哦?真是你父亲?”
  楚震东这个时候,还没发觉到不对劲,只当父亲交游广阔,认识他的人多,还寻思着能不能沾点老爷子的光,当下又一点头道:“错不了,泽城里姓楚的,又做过局长的,除了我父亲没别人,不过现在他老人家已经退休了,早就不是局长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程家五虎就一起面色大变,而程家老爷子脸上的表情逐渐激动了起来,伸出独臂端起酒杯来,一口饮尽,嘿嘿笑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

  这程家老爷子是谁呢?就是当初因为撞倒表婶子,被表大爷生生砸碎了手臂骨的那个红卫兵小将!
  中国有句古话,叫冤家路窄,在楚震东和程家老爷子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当年程家老爷子手臂骨被砸碎之后,因为医疗条件有限,手臂就被截肢了,事后因为老首长的偏袒,将他给安排到了肉联厂工作,开始混的还行,大锅饭嘛!全民皆混,改革开放后,肉联厂承包到个人了,谁会要一个残废呢?就给辞退了,无奈之下,只好回到了老家,也就是大程庄。
  肉联厂原先可是个肥缺,所以这家伙一只手,仍旧找到了媳妇,不但找到了媳妇,第一胎生了程大娃之后,第二胎直接生了个双胞胎,就是程二娃和程三娃,第三胎和第四胎仍旧是儿子,一门五子,最小的一个,比楚震东还小两岁。
  这五个儿子,也就是程家五虎,一家回到大程庄之后,由于大小程庄联合承包窑厂,程家五虎就成了领头了,偏偏楚震东来订窑厂的砖,就有了这一次的仇人见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