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1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走!去卫生间躲躲!”我两个随即闪到了卫生间。我在卫生间听到了医生与这些媒体人员解释着,让这些人先回去,过两天再来采访。
  我和吕大安刚出来,就听到医生喊,“谁叫林雨仓?”我连忙过去,问医生有啥事。
  医生告诉我,压金已经不够了,让我明早抓紧交钱。现在就是交多少钱,我都认了,还好没死人。
  我们三个人在医院将就一晚上,不时去看望那些中毒的客户。吕大安小声对我说,“大仓,做好赔偿的准备吧!”
  ***!赔就赔吧,遇到这种事了,你不认怎么办?但我问吕大安,这些毒到底是哪来的,会不会买的那些桶装水有毛病?
  吕大安认为极有可能是有人投毒,看来真有人来搞破坏了,那这投毒的人是谁呢?除了袁凯能有谁!

  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也不是猜测的时候,当务之急,先把人的毒排完,然后他们顺利出院后,我才放心。
  至于谁投的毒,那只能是公丨安丨人员来调查了,我也没权力调查谁使坏。
  今天真是万幸,我们几个人喝的水,没有毒。看来那个投毒的人,只是在一个桶里投毒了,凡是喝那桶水的人,肯定中毒。
  第二天,我去看了看臧琳,经过医生排毒解毒,臧琳恢复的很好,她问我那七个客户有没有事。
  我告诉臧琳没啥事,让她安心养病,臧琳说这又不是什么剧毒,这两天就出院了。
  七个中毒的客户也都恢复的挺好,他们见到我第一眼,就对我开炮了,有的人说我故意施毒,要告我;有的说,要让我赔偿,还有的当场就骂娘,我和吕大安都赔着笑脸,宁可装孙子,也不能反驳人家,必竟是在公司中的毒,咱理亏。
  苏小慧给我打电话问候我,让我不要着急上火,事情原因总会调查清楚的。我想这女人知道也够快的。

  小虹说,现在全市的人都知道了,说完拿着手机新闻让我看,只见上面一个醒目的标题:雨仓情感疏导室发生严重中毒事件!
  ***!事件是不小,但让媒体人报出来,更加恐怖害怕,好像这严重到死了很多人。
  既然事情出了,也不能怕人家发布信息。任栽受罚,只能这样了。
  吕大安对我说,七个客户,每人要五万赔偿金,问我钱还够不够。我无奈笑了笑,借钱也得赔偿人家。
  臧琳最先出院,我本来想让她休息两天再上班,但臧琳说,现在客户急着赔偿,钱都在她那放着呢。
  我对臧琳着实感动,跟我没享多大福,竟跟我受罪了。我让吕大安去公丨安丨系统打听一下调查的结果,特别是监控录相,或许能看到谁施的毒。
  七名客户陆续出院了,他们身体没有多大事,臧琳也都给每个人分发了赔偿金,加上住院费,这一次性就支出了五六十万。
  吕大安从公丨安丨局回来,告诉了我一个不好消息,现在公丨安丨局也没查出到底谁下的毒,那个监控摄像头居然在那个时间段内坏了。
  怎么可能坏呢?我有点纳闷,每天我都让臧琳和小虹先把监控看一下,如果有毛病及时修,防止发生事情后,谁也说不清。
  但吕大安说,人家公丨安丨人员确实发现那一段是空白,只能说是监控坏了。我连忙回店里,查看监控,果然有根线真就断了,由于客户多,谁也没注意到底是谁动了监控。

  我让保安和员工把屋里的桶装水全部扔掉,并找专业人士对两个店面进行了细致的消毒处理。
  这个事件结束后,我给全体员工开了一次会,首先对这次事故进行了检讨,并且对下步工作中应该注意的细节进行了规范,希望大家以此为戒,不要受这次事件影响,相信我们还是最好的团队。
  臧琳告诉我,今年挣的钱基本都空了。我笑着说,“只要人没事,钱还是能挣来的!”
  这真是辛辛苦苦一年,又回到没钱时代。这时吕大安告诉我,Z女士来找我有点事。
  Z女士找我有什么事?我纳闷,就让吕大安去接待,但吕大安说,Z女士非要见我。
  我的新店后,只见Z女士正坐在那里喝茶,今天她穿了一件长裙,还围着一个披肩,更显大气。
  “Z姐,你好啊,很久不见了!”我笑着坐到Z女士旁边,吕大安让小许去倒两杯茶来。
  Z女士涂着唇膏的嘴唇,一笑就露出那洁白的牙齿,“林老板,别上火,遇到这种事很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来Z女士知道了公司发生的中毒事件,肯定吕胖子告诉她的。我也笑着说,“是啊!这种事摊上了没办法,我就纳闷,怎么有人下毒呢?”
  Z女士劝我先不要纠结谁下的毒,先把那些中毒的人安抚好,然后公司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可不像Z女士说的这样简单,现在安监部门正让我停业整顿呢。吕大安一旁也说,这次中毒事件肯定有人在里面使坏,不排除是同行做的手脚。
  然后我又与Z女士聊了下她疏导后的情况,她告诉我自从那两轮疏导后,心情也好,觉也睡的香了,不像以前那样天天总是心里有事。
  这时小许说,有执法部门来检查了。我让吕大安去应付一下,Z女士见我这边有事,起身准备走。临走时,她扔给我一个牛皮纸袋,“这里有二十万,你先拿着用!”
  我没想到Z女士居然拿钱来的,一时让她这举动弄得不会了,连忙说,“姐,你这是啥意思啊?怎么能要你的钱!”

  “我听大安说了,你们这段时间很困难,先拿着吧!公司会好起来的!”Z女士扔下袋就往外走。
  我连忙把她叫住,让小窦拿纸和笔来,写了张欠条给她,Z女士不高兴的对我说,“还打啥欠条啊,又见外了!”
  Z女士走后,吕大安进来就问,“大仓,她是不是给你钱了!”
  “靠!你竟整这些没用的!咱们再困难,你也不能和人家说啊!这钱到时你记好了,哪天还给人家!”我怪吕大安多嘴,Z女士够大方的了,怎么还能要人家钱?
  连日来,我被中毒事件折腾的精疲力竭,臧琳提醒我,很多天没去看鸣翠,让我抽时间去看看,顺便再带点日用品去。

  臧琳真是不错的女人,她居然能想到鸣翠,我突然想到与鸣翠那些事,就感觉不好意思面对臧琳。
  我和吕大安开车去了山庄,一进屋静心和鸣翠就问我,“公司是不是出事了?”
  我笑笑说,“没什么大事,都处理完了!”
  鸣翠严肃的问我,“出事也不说一声!有什么困难就吱声,先把事情处理完,不要总惦记我们!”
  “放心好了!都处理完了!”吕大安把常用生活用品和青菜面粉放在厨房里,对鸣翠和静心这样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