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3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丫头,你还跑!你跑啊,我让你跑!”一位男子掐住少女的衣领,扬手就是一巴掌。
  少女痛得叫了一声,双眼含泪却没有落下来,只是挣扎着还要爬。
  “你他妈的还想跑!”男子伸手还要打,却感觉手仿佛被一双铁钳掐住一般,无法动弹。他回头一瞧,只见一位年轻人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他不满地骂道:“滚开,管你什么事情!”
  “不管什么事,你也不应该打人!”彭翔大手一用力,就把男子拉到了后面,险些倒在地上。
  张清扬上前扶起少女,问道:“陈雅妹,他为什么追你?”
  少女抬头望见一张帅气而年轻的脸,闻着张清扬的气息,她看到了他关心的神色以及威严的样子。马上像找到救星一般跪在地上,双手抱住张清扬的大腿痛哭不已。
  听着她嘴中生涩的汉语,张清扬才明白,听口音,应该是周边县城某个少数民族的女孩子。
  “你们干嘛,她吃面不给钱,吃完就跑,我追她要钱有什么不对?”男子挣脱彭翔的手臂,扑了上来。
  张清扬愤怒地扭头,“无论怎么样,你也不能打人,她才多大。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还有理了吗?”
  周围立刻有人叫好,让那位男子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张了张嘴,愤怒地说:“行,那行,你充当好人是吧?那你付钱吧!”
  “多少?”张清扬冷冷地问道。

  “一碗牛肉面,15块!”男子得意地说。
  张清扬扫向彭翔,彭翔会意,掏出15元扔在男子的手上。
  不料,这时候那位少女却扑了上去,抢下男子手中的5元,生硬地说:“牛肉面,10块!”
  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张清扬,他还真没想到少女能够如此强硬。男子的脸有些红,吱吱唔唔地离开了。少女把钱还给彭翔,对张清扬说:“谢谢你们。”
  “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张清扬审视着少女的脸。
  “我……我老家在金山县,没有爸爸妈妈……”少女生涩地说道。
  张清扬的心再一次触动,问道:“那你住哪?”
  “我……我没地方住,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后来……后来就跑了出来,刚才饿了……”
  张清扬听见她前言不搭后语的,心想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便说:“小姑娘,你别害怕,今天跟我走吧,我给你找个住的地方。”

  少女抬头警惕地盯着张清扬,终于还是点了下头。张清扬望向彭翔,叹息道:“只能回盘龙山庄了,让杜总给她安排个地方。”
  彭翔点点头,跟着张清扬就走。身后的两位警官不明白张清扬的意图,也不敢说什么,乖乖地跟着。
  当杜梅领着一位青春而美艳的少女走到面前的时候,张清扬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真没想到面前的女孩洗过澡,在经杜梅打扮一翻,是如此的漂亮。
  “杜总,你辛苦了。”张清扬点点头,“找间空房,晚上先让她对付一夜吧。”
  “请张市长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杜梅微微一笑,双眼闪着聪慧的光茫。

  这话听在张清扬的耳里不是很舒服。按照官场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换成是下属,既使是在张清扬没安排之前你就做好了一切准备。那么当领导安排时,你也只能点头称是,而不能显示出你的聪明。试想一下,如果领导的心思处处被你猜到了,那还要领导何用?
  张清扬抬头望向杜梅,目光虽然很平淡,可却仿佛射入了杜梅的心脏一般。杜梅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明白哪里得罪了张清扬。张清扬呆呆地注视了一会儿,突然间发笑道:“杜总啊,我看你在盘龙山庄有些屈才,应该向陶書記建议你当市委秘书长,呵呵……”
  坏了!杜梅心中一惊,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了,马上红脸低下头,羞涩地说:“张市长过奖了,我也就是会管管这个山庄,哪有水平做秘书长。”
  “哼!”张清扬轻哼一声,心说还算你有自知之明。这声“哼”本是心声,可是张清扬有意轻微地表现在了脸上。
  杜梅瞧着张清扬的表情,身体仿佛冻僵一般。马上低头道:“张市长,您……您先忙,一会儿和小丫头谈完了,我安排她去休息。”
  “好,你去休息吧。”张清扬仿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走出张清扬的房间,杜梅下意识地拍了下胸口,真没想到年紀轻轻的他也有如此官威。不发作时笑逐颜开,发作起来冷若冰霜!杜梅刚见到张清扬时,确实有些欺负他年轻的心思。必竟她在这个位子上见过的领导多了,自认为能摆平一切,因此就有些轻视张清扬。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傻,省委点名要的张清扬,中央组织部下的调令,这样的人岂能是等闲之辈?
  房间里,张清扬喝着茶,他望着面前的少女,还沉浸在惊艳之中。一个小时以前,这还是个因一碗牛肉面而被追得满街跑的少女,而现在却亭亭玉立像富家的小公主了,差距就这么大?只是因为洗了澡,换身衣服这么简单?此女真可用天生丽质来形容。那发蓝的眼珠,妙曼的身姿,白晰的皮肤,以及那少数民族所特有的风情,都让人眼前一亮。
  “先生,我帮您倒茶。”少女见张清扬的茶杯没有了水,弯腰为他倒了一杯茶。再也不是刚才那位胆小如鼠,好像什么都怕的小姑娘了。
  “你叫什么名子?”
  “嗯……我叫……舒吉塔。”少女轻声回答。

  “数几它?”张清扬一时间搞得大脑发晕,她生涩的汉语实在让人听不太懂。
  “扑哧”一声,少女笑了,只见她四处寻找着,突然发现张清扬的桌上有笔也有白纸,马上蹲下,一笔一画地写下了“舒吉塔”三个字。
  “哦,”张清扬点点头,心道好漂亮的楷体字!瞧着舒吉塔写字时的认真样,好像有意在张清扬面前显示她漂亮的书法似的。张清扬好笑地问道:“你是什么民族的?”
  “精族。”
  “哦,”张清扬在来江洲以前,特意研究过这边的民族构成,到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少数民族,好像在金山县靠近缅南民主主义共和国的边境处有一个精族自治乡。
  “你为什么来江洲?”
  舒吉塔摇了摇头,悲痛地说:“我没有家,没有朋友,我饿……所以来到这里找吃的。”
  “你一直在外面流浪?”
  “嗯,我……我一直在外面。”
  张清扬盯着舒吉塔的眼睛,仿佛是随口问道:“你几岁的时候从孤儿院跑出来的?”

  “11岁。”
  “那你现在多大了?”
  “嗯,是……”舒吉塔刚要说出答案,可却又闭口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应该是18岁。”
  张清扬有些好笑,接着问道:“那这7年来你一直在外面疯跑?”
  “也……也不是……”舒吉塔低下头,眼睛转了转,露出一丝皎洁的笑容,这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被人家饭店抓去洗碗了……”
  第794章

  “又是因为偷吃人家东西吧?”张清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些年一直洗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