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0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网络这样发达了,想吃什么直接网上买,又方便又省力,不过,亲手带回去也不错,要的是这个感觉,齐语兰感觉没事了,但仅仅是感觉,其实她还是有事,只不过她把心事都隐藏起来,厚厚的伪装,让人看不清辨不明。
  希望齐语兰早些走出来,她是我的朋友,我希望她没事。
  先去洗了个澡,洗完了一身轻松。只是不知道毕子安现在轻松不轻松,我觉得他背地里正在骂我呢,我觉得他骂得对,我确实挺过分,让他这个副总当的太憋气,装不了逼。上不了天。
  第二天,早早我就联系了毕子安,听他那边似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又有了新欢,男人啊,管不住下半身。
  不过。毕子安想跟谁玩,我也不好管,大家成年人了,还是彼此对立的敌人,他越放纵,报应来的越快。
  毕子安没睡醒呢。估计昨天晚上憋闷了,找个女人发泄一下,他竟然问我有什么事,我说算了没事了。
  挂了电话,我给田哲打,田哲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去新公司,地址也知道,既然毕子安没睡好,就让他多睡会。
  我们打车去的,新公司成立,应该有公司用车。不过还没到新公司,情况还不明朗。

  路上毕子安打过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去新公司,我心说你说呢,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毕子安看我没说话,他先慌了,他说:“董总啊!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喝太多了,这头有点晕晕的,刚才不清醒,你见谅。”
  这毕哥真是满嘴跑火车,昨天喝多少我心里有数,这孙子是自己去喝花酒了,没准哼哧哼哧在女人身上卖了力,今早便累得不行。
  我知道了也不会说破,我笑了笑,说:“毕哥,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今天好好休息吧,别来上班吧。”
  我和毕子安现在还属于暗斗,就是没明着骂街,但是话里面都带着套,一般单位的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是这样斗的。

  毕子安连忙说:“那怎么能行,董宁,我马上到公司,等我一会啊!”
  挂了电话,田哲说:“毕总这是着急了?”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他怕我过去把公司搞得一团糟。”
  虽然谁也没把这公司当一回事,可是台子搭起来了,演员也到场了,不演戏怎么能行?
  去公司,我确实是要搞事情的,我带的三个人中田哲主管业务和统筹,另外两个,一个人事,一个财务,王承泽手下也应该有类似的人。
  到了公司,没几个人,也是,公司刚刚成立,还没走上正轨,不过已经有了前台接待。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姑娘,样子还算周正,估计没怎么读书便出来工作了,脸上的妆有点浓,跟她的样子不太搭,在她的身后是公司名。乘风公司。
  看到我们四个人,小姑娘有点猥琐,估计公司刚开,也没什么人来,我们一下子出现,让她不知所措了。
  “王哥!王哥!”小姑娘喊了起来。

  很快有个光头走了出来,打量了我们几眼,说道:“你们干什么的。”
  这光头穿着皮夹克,下身牛仔裤,脚下是很夸张的皮鞋。
  外表挺浮夸,口气也不太好,看起来就是个小混混。
  这毕子安想干什么,手下竟然养流氓。
  我说:“你是干什么的。”
  光头看了我一眼,笑了,说:“你他妈的管我干什么的,爷爷我问你们干什么的,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笑了笑,说:“你很狂啊!”
  光头说:“你们几个找死啊!爷爷我今天不跟你们计较,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毕子安带着两个人匆匆走了过来,光头说:“哎呦,毕总早啊!这大早上这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堵在公司门口,我正赶人呢。”

  毕子安骂道:“你狗眼啊!这是董总。”
  光头一愣,马上说:“董总,不好意思,我有眼不识泰山。”
  我说:“不用这么客气。”
  光头可能以为我不追究了,刚要露出一个笑容。

  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不是公司的员工了,办手续吧。”
  来新公司要干什么,我心里很清楚,要立威,要让人服,我也没打算把公司搞好,因为这事本来就透着邪性,接近王家才是正途,毕子安,我看不上,我的目标是王承泽,看看把这个公司搞乱,王承泽会有什么反应,四个字总结一下,引蛇出洞。
  我刚到公司,就被人骂,开除他,没毛病,谁也挑不出理。
  光头听到之后,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他说:“这话。你说好使?”

  看他的样子,不知道有多牛逼。
  我也笑了,我说:“我说话不好使,那谁说话好使,你来,告诉告诉我。”
  光头看向毕子安,说:“毕总。真的赶我出公司?”
  光头的语气很不客气,不像是公司员工,更像是公司养的大爷。

  毕子安打圆场,说:“没有,没有,误会,误会。”
  我心说什么他妈的误会。我他妈的活该被人骂啊!
  没等我发货,毕子安已经说完了,他连忙对我示意,把我拉到了旁边,毕子安声音压得很低,他说:“董宁,这人不能开除。”
  我说:“为什么不能开除?他来头很大吗?”
  毕子安说:“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这个人社会上混的熟,是人介绍来的,咱们新公司选址和装修都是一个人弄的,奎哥,这个人是奎哥的妹夫。”

  我懂了,这个奎哥应该有点本事,双方都能得到好处,没准跟毕子安谈妥了一些事,比如装修费多报账,然后分一些好处给毕子安,不过代价是把这光头弄到公司来,也不干什么活,就是闲着,临时顶替一下保安什么的,这种事正常,领导都愿意这么干,我把你子女安排了,你把我子女安排了,个人都得到了好处。
  光头就是这样进来的,怪不得牛哄哄的。
  我说:“就是个混混呗。”
  毕子安说:“混混咱们也惹不起啊!倒不是怕他们,关键是天天给你添堵,谁能受得了,咱不惹这个麻烦,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让你面子上过得去,怎么样,董宁。”
  这段话说得煞费苦心,听起来是为我考虑,可毕子安什么人,我心里清楚的很,况且,这是我第一天来公司,第一天上班,被人骂个狗血喷头。这人不走,我还有脸呆吗?威严何在。
  这是面子问题,跟国家领土问题一样,不容侵犯。
  不过我心里清楚,我要聪明的话,就把这个人留下,慢慢的玩。有很多办法整治他,让他生不如死,可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另外我也没有那个耐心,现在所用的必须是最激烈手段,快刀斩乱麻。
  日期:2017-01-2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