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0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父亲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挪动沉重的步伐,临走时不忘回头看一眼,而远处只有空荡荡的铁轨和斑驳的老房子。
  方佳佳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眼神里写着复杂的情感。或许她习惯了离与别,亦或在思念远方的亲人,心里说不出的苦楚和惆怅。
  我试图打破沉重的气氛,走到俩人前面郑重其事地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父亲还没从悲痛的情绪中缓过来,方佳佳倒是迫不及待地道:“啥好消息,快说啊。”
  我一字一句道:“我,升,职,了!”

  “啊?当董事长了?”
  我白了眼道:“方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咋不说我当总理了。”
  “哈哈,那是美好的愿望,不过只要你努力,一定能行的。”
  “拉倒吧,别瞎掰。”

  “到底啥职务?”
  “蓝天集团行政部总监。”
  “哦,那不错啊。”
  我诧异地道:“你怎么没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太淡定了。”
  方佳佳很配合地张大嘴巴道:“哇!好厉害哦,我好崇拜你哦。”
  “太假了,算了算了,回家吧。”
  方佳佳上前道:“那乔菲呢?”
  “还是我的上司啊。”
  “她的官比你大?”
  “废话,我就是当了总理,她也是我的上司。”

  方佳佳笑眯眯地道:“这个态度不错,好好努力,乔菲就喜欢有魅力的男人。”
  我甩了甩头道:“我不够魅力吗?”
  “还差点,哈哈。”
  正闲聊着,手机响了,看到是白佳明的,我心里一紧,赶紧躲在一旁接了起来。
  “办得怎么样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本想道出实情,可想了想道:“呃……没问题。”
  “好,我这边也得到了确切消息,楼书记确定会参加。这个机会难得,务必要办妥。”
  白佳明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是出于自信还是过于自信?明知道我的社会人脉有限,偏偏压在我头上。按道理说应该亲自出马,或者交给赵家波去操作,效果且不是更好。
  “好的,请白董放心,一定办妥。”

  “好,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劲,今晚你也参加,顺便见见世面,多结交些朋友。”
  挂了电话,我的底气一下子崩盘了。到现在还没联系上叶雯雯,就在他面前夸下海口,万一此事办不妥呢,那就闹出天大的笑话了。
  我不能再等了,来到父亲身边道:“我先走了啊,忙呢,您老也别太伤心,还有我呢。”
  父亲脸上总算露出笑容,挥挥手道:“忙去吧,路上慢点。”

  我一边走一边给叶雯雯打电话,可依然不接电话。这下怎么办,百业我就是认识曹如诚,肖楠和她,而肖楠在京城,总不至于给曹如诚打电话吧。即便可以打,他听到这件事心里会怎么想呢。不行,必须得见到叶雯雯。
  我开着车直接来到市委。戒备森严的市委大院有武警把守,门口摆放着一块巨石,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并不宏伟的楼却是最神秘最敬畏的地方,这里是云阳市中心,一道道政令从这里出发传到各个角落,用庞大的威严展示绝对权力。
  我从来没进去过,而坐在这里上班的各位领导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没见过真人。想到下属见到他们奴颜婢膝,战战兢兢的样子就觉得滑稽,同样是人,有什么可怕的。无形的权力披上神秘的外衣,造就了独特的魅力和气度,或许这就是区别吧。
  白佳明想见他一面都如此艰难费劲,可见这位官老爷有多么的官僚。不过他的名字取得挺好,楼民生,貌似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真实的面貌如何呢。
  不出意外,我被武警拦了下来,要我出示出入通行证,或有人下来接才可以进去。我再次想到了王栋梁,打着幌子道:“是市政法委王书记叫我来的。”
  武警丝毫不留情面,说王栋梁没有来电话。我被迫无奈,只好拨通了王熙雨的电话:“喂,我现在在市委大院门口,进不去,有什么办法吗?”
  “你要上丨访丨?”

  “嗯,差不多吧。”
  王熙雨咯咯地笑了起来,道:“那你等着,我现在打电话。”
  等了大概十分钟,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大门口走来。我认识他,正是王栋梁的秘书邵云杰。
  上次永安镇已经见识过邵云杰的威力,其貌不扬,办事却干脆利落,不留痕迹。﹎作为秘书,能参与到领导家庭的私生活,足以可见对其信任程度。
  邵云杰走过来瞄了眼,与旁边的武警交谈几句,随即放行。等我停好车,来到他跟前本想客套下,谁知他率先发问,摆着一副干部脸面无表情道:“你来干什么?”
  一下子把我给问懵了,勉强笑了笑道:“找人。”
  “王书记在开会。”
  “我不是找他。”

  “那找谁?”
  “呃……可以上去说吗?”
  邵云杰盯着我看了半天,扭头往市委大楼门厅走去。
  我后脚加紧跟上去,进门的时候依然有武警把守,不过这次轻松进入。大楼里装修简单,比起蓝天大厦相差甚远,不过这里的气氛就不对,给人一种紧张感和压迫感,甚至有些荫森。来来往往的人群都面无表情,城府极深,看不出喜怒哀乐。这要是让我在这里上班,估计不出一周就得抑郁症。
  跟着他来到六楼,走过狭长的走廊来到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面布置简单而死板,黑色沙发外加一张桌子和书柜,仅此而已。办公桌上堆放着满满当当的文件资料,以及一个硕大的带把喝水杯。里面泡着大半杯浓茶,杯壁呈现年轮似得一圈圈茶垢,旁边的烟灰缸似乎很久没洗了,积淀着厚厚的白灰污垢,上面还放着一支抽了半截的香烟。
  像这种情况在公司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有损公司形象不说,接待客户给人一种不雅视觉。

  再说他的穿着打扮,白衬衣外加宽阔的西裤,一双黑色方头皮鞋,头发稀疏,满嘴黄牙,津神面貌有些颓废不振,不苟言笑,老气横秋,从细节方面可以看出他平时工作压力很大。
  我身边没有在政府机关上班的朋友,也不了解他们的工作环境,但道听途说有所耳闻,现在看来与别人描述的差不多,死气沉沉,未老先衰,言行举止与其年龄极其不相符,身上带着浓郁的衙门气息,那种傲气和不屑隐藏在潜意识中。
  进来后,他没有搭理我,而是埋头翻看着手中的文件。翻了半天,摁下电话用低沉的语气道:“小王,过来一趟。”
  不一会儿,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子进来了。进门的时候动作很轻,生怕把门弄坏似的。然后踱步走到办公桌前,后背双手,身子微微下躬,略显紧张不停地张望着。

  日期:2018-01-19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