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2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好了,”贺楚涵瞧见他的反应,笑道:“我逗你呢!和你说实话吧,听见他们谈到婚事,我二话不说就上楼了,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浙东。”
  第791章
  张清扬摇头叹气道:“也没必要这样的……”
  “不这样能怎么样啊?哎……算了,不说了……”贺楚涵无奈地摇着头。
  两天以后。

  “清扬,再来一次吧?”丰满的身体又缠了上来,张清扬此刻死的心思都有了。
  昨夜赶到张素玉这里,没想到缠到今天中午都没从床上爬起来。现在看到张素玉,张清扬就有些害怕。
  “真的累了……”张清扬不好意思地笑。
  “哼,你也知道累!”张素玉白了他一眼。
  “小玉,你的工作怎么样?”

  “还不错,其实国企的工作与地方上相比轻松多了。”张素玉果然转移了视线,叹气道:“就是要四处跑,很少在家里,只好把妞妞放在了我爸那。”
  张清扬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赶得时候很不巧,几天前,张素玉由于工作太忙,便把妞妞送到了张耀东那里让母亲照顾着。他是看不到女儿了。
  “清扬,你哪天去见严忠权?”
  “我打算明天过去。”
  “准备好礼物了吗?”
  “听说他喜欢砚台,我准备了一块古砚。”
  “投其所好,这个礼物不错!”张素玉点点头。

  其实如何去见严忠权,张清扬在京城时就想了好久。要说严忠权身为省委書記,自己又是他点名要的,首先去拜见自然是免不了的。可是如何去见可是有些讲究,就拿这礼物来说,就不太好送。最后还是刘远山提醒了自己,他说好像严忠权喜欢收集砚台。张清扬马上找苏伟帮忙,买来了一方唐代时出产于广东肇庆的端砚,也算是四大名砚之一。
  “南海,复杂啊!”张清扬摇摇头,起身披上睡衣,下床活动起来。
  张素玉也披上睡衣,随后拉开窗帘,两人站在阳台上。张素玉从后面搂住张清扬的腰,轻声问道:“人事复杂?”
  “复杂,都复杂,何止人事问题啊!”张清扬一脸的苦笑,“小玉,你爸没告诉你我这次来南海很危险吗?”
  “告诉了,”张素玉柔声回答,一脸的担心,随后又有些不满地说:“什么叫我爸,那也是你爸!”
  “对对,那也是我爸,呵呵……”张清扬抓了抓头发。

  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传出歌声,张清扬拿起来一瞧就笑了,按下了接听键。
  “小姑父,是小姑父不?”电话中的声音很响亮。
  “哈哈,是老陈啊?”张清扬听见陈军叫自己小姑父就想笑。
  “我说您老人家也太不够意思吧?来南海了也不说通知我,怎么还怕我请不起你喝酒吗?”陈军不满地嚷嚷着。
  “不是,不是,老陈啊,你别误会,我是想过几天联系你的。”
  “别过几天了,我正好在江洲办点事情,你现在出来,咱爷俩喝两杯。”
  张清扬看了眼时间,正好到了中午,便点头道:“那好吧,你等我。”
  见张清扬挂上了手机,张素玉有些不高兴地说:“又要走?”
  “晚上回来陪你。”张清扬亲吻着她的小脸,“中午别忘记吃饭,我走了。”
  “嗯,别喝太多酒。”张素玉像个贤惠的妻子一般要送张清扬出门。
  张清扬指了指她的衣服,笑道:“别送我了,你穿成这样,我不想让别人占便宜!”
  “讨厌!”张素玉低头一瞧,不知何时睡衣的领口已经咧开,露出一大片丰满。她害羞地拉上衣服,俏脸粉红。
  彭翔开车带着张清扬来到陈军请客的地点,在门口就发现陈军穿着少将军服站在门口。陈军发现了张清扬,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亲自拉开了车门。张清扬受宠若惊,按住他的手责怪道:“老陈,你怎么能这样,堂堂的少将来给我开门!”
  “你是长辈嘛!”陈军大笑。
  彭翔也下车向陈军警礼,问了一声首长好。陈军回了一礼,然后道:“你也跟着我们一起上来吧。”

  张清扬对彭翔点点头,说:“那就上来吧,都不是外人。”
  “我说老陈,在南方呆了两年,怎么皮肤都变白了啊!”
  坐在包厢里,张清扬取笑着陈军。陈军摆摆手:“别提了,老实说刚过来的时候还真呆不惯,天天下雨,天气太潮湿了,也没有正宗的东北菜。现在还算好一些,习惯了。”
  “哎,我啊……以后也偿不到正宗的北方菜喽!”张清扬长叹一声。
  “清扬,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让你来南海,这里可是复杂啊!”
  “复杂,又是复杂……”张清扬再次苦笑,这几天自己就是活在这两个字中。他说:“老陈,复杂也是一种机会。”
  “也许吧。来来……不说这些,今天我们不醉不归!”陈军直接就给张清扬满上了五粮液。“我敬你,干了!”
  瞧见他一口喝干,张清扬也只好无奈地拿起酒杯喝干。两人聊着这两年的变化,喝了些酒的陈军不满地拍着桌子说:“妈的,这两年受得气太多了!倭国海军总是欺负我们渔民,我们眼瞧着渔民们受到损失,就是没什么办法。我就是说了不算,我如果能说了算,肯定放他几炮,炸他几条军舰!”
  对于南海我国与其它东南亚各国的争端,张清扬当然清楚。我国官方的忍让自然也是无奈之举。听到陈军的话,张清扬便问道:“就没有机会制一制他们?”
  “敌人也很聪明,他们搞完破坏就在外海游弋,并没有真正进入我方管辖地,因此从军事角度上来说,我们无权开炮。”陈军一拳打在桌子上:“去年,一条渔船被撞毁,死了11个渔民,我听着心痛啊!”
  “老陈,慢慢来吧,我相信以后会好的。”张清扬拍着陈军的肩,心思沉重起来。
  江洲靠近南海有一个靠渔业生存的县城,如果解决不好捕鱼安全问题,自己这个市长可就是失败的。虽然说这是军方的事,可自己为官一任,是不是也应该有所作为呢?

  张清扬感觉口中的酒有些苦,眼下也只能强力的咽下去了。还没有真正出现在江洲的官面上,就已经发现了不少问题,今后可真是血雨腥风啊!
  想来在以后的路上,那个人在江洲甚至是整个南海省的残余势力会对自己进行围剿吧?
  斗争,又是斗争!
  张清扬没有想到,严忠权的秘书安排自己晚上到严忠权的家里与领导会面。这自然不是秘书可以做了主的,应该是严忠权特别关照过。来江洲以前,张清扬就隐隐听说,自从乔家势力进驻南海省以后,严忠权对全省的控制大不如以前。也许这也是他亲自进京向大首长要刘家人的原因吧?
  在张素玉这里吃过了晚饭,看了眼时间,张清扬就让彭翔载着自己出发,目的地是南海省委常委院。要说在江洲任职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去省委那里串门就方便多了。
  约定时间是七点。张清扬早到了一会儿,他让彭翔把车停在路边,等着严忠权秘书的电话。彭翔刚接触张清扬,因此就有些拘束,处处把他当成领导。张清扬有意改变这种生分的感觉,就和他讲了讲当年在辽河时,徐志国为自己服务时的一些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