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希望你们理解你们的班长,也充分认识到,现阶段,抽烟对你们来说,影响非常的不好。”刘贵松目瞪口呆地看着副团长,其他新兵也意外地看着副团长,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一样。副团长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说好的暴风骤雨呢,说好的往死里搞的体能惩罚呢?怎么全然没有!李牧可不管新兵们心里怎么想,说完,他就示意沈明跟他走到一边,低声交代,“严格管理是必须的,但是也不能不讲人情。有些兵,像刘贵松,体能素质可以的,批准偶尔抽一根,总比他们偷偷抽来得好。完全用这个方式当做激励嘛。”

  别说新兵,沈明也有些意外,副团长今天太好说话了!居然还直接交代偶尔批准新兵抽烟,讲人情!最不讲人情的副团长交代说偶尔讲讲人情!太诡异了这画风。只是,沈明除了答是,不能有其他话语。把烟和打火机交给沈明,李牧就背着手走了,继续巡视其他班排。沈明挠挠脑袋,今天的副团长,有点奇怪。
  新兵训练第四十五天,三月十五日。
  上午操课的时候,新兵营的新兵蛋子们明显地看到那拽得二五八万的副团长,脸上居然有笑容?
  抬头看了看,这太阳还是打东边出来啊!

  还是,没吃药?
  一定有问题,指不定又在策划着什么阴谋诡计,提起精神来才行。
  就都心惊胆战的。
  这大魔头,听说老兵部队那边过去一周又多了十几位伤员。他-妈-的真是不拿人当人,那么搞早晚搞死人!
  就连好不容易露个笑脸,都让新兵蛋子们浮想联翩个个吓得小腿肚子打颤。李牧这个副团长兼新兵营长兼未来的女兵队队长妇科圣手也是干到位了。
  “脸抽筋了?”
  温朝阳看了眼李牧,说。
  李牧和他一同在训练场上巡视,当领导么,背着手到处转转就得了,真的亲自参加训练,还不得把下面的兵搞死。试问,领导都那么卖力训练了,大头兵们不往死里讲自己折腾成狗,心里都是愧疚的。
  “玉叶带孩子来看我,再有俩小时应该就到了。”李牧再一次看了看腕表,他老婆送的海鸥机械表。
  今天老婆孩子过来探望,李副团长那叫一个高兴,认真整理了一番军容,还把老婆送的手表戴上,以求老婆看见了夸奖一番赏跟骨头什么的。
  这天是星期六,107团没有双休,包括新兵营,因此今天正常训练,不过强度会降低一些。

  “玉叶要来啊。”温朝阳也是惊喜,之前冯玉叶也去陆院探望过李牧,和温朝阳也是比较熟悉的,温朝阳说,“你怎么不早说,这荒山野岭的,得派人去接。”
  “别。”李牧连忙阻止,“她带孩子出行,安全问题怕是不用操心。”
  温朝阳一想,也是,军区大老板的千金,带着俩孩子出行,警卫问题还是问题吗?还真的不需要谁来操心。
  “孩子三岁了吧?”温朝阳回想了一下,顿时笑了,“你小子有福气,一整俩,还是龙凤胎。不过还是人家小冯的功劳。”
  “两岁五个月。政委,军功章也是有我的一半,你直接给我抹杀了。”李牧笑道。
  温朝阳道,“就得意吧你小子。对了,孩子名字呢,一直没听你提起过。”
  苦笑一下,李牧说,“决定权我一个没有。给孙子命名,是爷爷的权利,叫李耀军,女儿是她妈妈取的名字,李瑾钰,复杂,前面一段时间我都搞错了。”
  温朝阳也是服了,说,“你就祈祷孩子还记得你吧。”
  这么一说,李牧就沉默了。
  孩子出生到现在,自己在家的时间屈指可数,就算当年在陆院学习,说是每周末回家一趟,实际上常常有各种事情,一个月回家有两次都算多的。那会儿孩子还小,如今孩子都会说话了。
  他是真担心孩子不认自己。
  “行了,穿了这身军装,这一天是早晚的。也不必太过担心,孩子长大了,会理解的。”温朝阳说,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我家那小子,小时候那是一点都不跟我亲近,如今上初中咯,反倒是经常要跟我通电话。那小子,给他同学说我爸爸是部队政委,那神气劲儿。”
  聊起儿子,温朝阳这个本来就很和蔼的政委,变得如同村里中年大叔一般和气,脸上满满都是幸福。
  李牧非常能理解,“父亲是孩子的偶像,孩子是父亲的骄傲。这话是没有错的。你家小子成绩不错吧?”

  “还行。”温朝阳谦虚了一句,“子弟学校也算是个小学霸,呵呵。”
  “你有福气。我家那小子,早早的我就看出来了,长大了就是个捣蛋鬼。他妈妈不止一次跟我抱怨,管不住啊,这才多大点。焦头烂额。妹妹就乖巧多了,很像她妈妈。”李牧也是一脸幸福,沉浸在情绪当中。
  “男孩子捣蛋很正常,不过这方面,你以后真的用点心思教导。女儿就没那么麻烦了,可劲儿砸钱。”温朝阳一副过来人的架势,“我一老同学,生了五个女儿,也是个老板,不然真养不起。他给我说,每个月光是花在五个女儿身上的钱,就有三四万块钱。”
  李牧吓了一跳,“吃钞票呢?”
  “可不是么。”温朝阳笑道,“各有各的养法。总而言之,顺其自然,当父母的,把住方向就行。”
  “我同意。”李牧深以为然,“我就打算放养我家那小子,不过看我爹妈那架势,可能能给他宠上天。女儿倒是没问题,女孩子么,就得宠,宠到她成习惯,以后找男朋友了就简单了。”
  “哈哈哈,你小子想得也太远了吧。”温朝阳大笑,“看你这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说你现在想这些有意义吗?”
  李牧既无奈又尴尬,只得讪笑。
  老婆孩子要来,李牧就没去带部队训练。副团长不能把什么工作都做了,下面的干部们不能看着干瞪眼。当领导的,讲究的是掌控能力,领导能力,军事素质是一方面,政治素养也是一方面,但不能经常越过下面的干部直接去掌控部队。
  森严的等级体系存在,自然是有存在的绝对道理。
  比如之前李牧亲自带老兵部队训练,这就让几个营的干部如坐针毡。这被他们视为不信任,副团长不信任自己能把部队的训练搞好。因此,李牧得有个度,不能一味的猛搞。
  徐战毕竟是担任过多年营团长的,带兵经验是比李牧丰富,甚至比温朝阳都要丰富。用他的办法,黑脸红脸双管齐下软硬兼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说到底,就是打一棍子给颗糖,而且不能全由一个人来做两件事。

  比如新兵营,李牧就是那个穷凶极恶的魔头,温朝阳就是抚慰新兵们脆弱小心灵的和蔼大叔。
  在老兵部队呢,那就要简单多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玩命训练,那么就不会跟你再废话,直接下达军令,你不玩命也得玩命。就这么回事,老兵老吊的,再不懂事,那就真的没皮没脸了。
  走到营地大门那里,李牧和温朝阳站在门岗那里抽烟,门岗一侧是一座伪装成大树的瞭望台,二十四小时有两名哨兵在位,负责观察坐北朝南的营地的正南方,也就是战备公路方向。
  日期:2017-01-2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