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0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在桌上正下得不分胜负之时,我的手机响了,我连忙拿起电话要接,但鸣翠不乐意,“雨仓,先别接电话,把这一局下完再说!”
  其实我已经看到了,来电话的是苏小慧,但在鸣翠的催促之下,我就想快点输给她,然后好问问苏小慧找我有什么事。
  围棋与做事一样,如果有人打扰,就会分心。你就不会全身心投入一粒棋和一件事上。
  苏小慧的电话已经扰乱了我下棋的心情,只是几步,鸣翠把就把我赢了。
  鸣翠问我,“雨仓,你怎么心不在焉呢?出什么事了?”
  “哈哈,没什么事,我刚想是谁来的电话时,心绪就乱了,让你几步就把我吃掉了!”我笑着对鸣翠说。

  鸣翠催我快看看是谁来的电话,把事情处理完,再接着与她下棋。
  我给苏小慧打过电话去,苏小慧问我,“雨仓,你是不是鸣翠那里?”
  我一愣,怎么这个女人能掐会算吗?我的行踪她都能知道,我有点怀疑,她到底从哪得来的消息。
  “苏经理,我在G市一个多月了,鸣翠现在记忆力恢复的很好,一直没再反复。”我直接了当的告诉了苏小慧。
  苏小慧说她已经知道了鸣翠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但她告诉我,袁凯已经来了G市,估计要看鸣翠,让我小心为是。

  没想到苏小慧这是来给我通风报信的,这一点让我很感动,不过这个女人如此忠诚于袁凯让我不理解,也让我对她有一种成见。
  苏小慧的聪明足以看出我对她的态度,因此她总会找到机会与我缓和,这一点你不得不服气。
  鸣翠问我是谁来的电话,我也告诉她了,苏小慧有事打来的,顺便让我问好。
  鸣翠“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之前苏小慧也劝过鸣翠小心袁凯,鸣翠认为苏小慧多虑,因此就和苏小慧有点过结。
  不过现在鸣翠已经想过来了,应该不会记着苏小慧那些事吧。
  我正想着,门铃响了,李姨赶紧去开门,门一开,进来一个人,我一看原来是袁凯来了,这小子可够快的,苏小慧刚给我打完电话,他就来了。
  “妈!你还好吧?”袁凯喊妈的声音也好听。
  鸣翠一看袁凯来了,也笑着对他说,“我儿子来了,这段时间又忙乎啥了,也不来看我?”

  袁凯已经看到我在旁边坐着,也向我问好,然后就坐在鸣翠的身边,拉着鸣翠说,细声慢语的与鸣翠诉说着这段时间自己的情况。
  袁凯的忽悠能力太厉害了,他那种带有表演性质的动作语言,我看了都想吐。
  但毕竟鸣翠是袁凯的妈,人家说什么,怎么说,与任何人关系不大。
  鸣翠听袁凯说了很多话,感觉到冷落了我,就对袁凯说,“孩子!应该感谢雨仓,如果他这次不来,我可能又要反复了!”
  “哎呀,太感谢林老师了,多亏你来照顾我妈!”说完给递上来一根烟,突然用另外一种眼神看着我。
  我明白袁凯是什么意思,他肯定认为上个月请我来G市陪鸣翠我没来,没想到我现在居然与鸣翠在一起,以袁凯的那种小心眼性格,他一定记恨我。
  鸣翠与袁凯说我很多好话,从静心去美国看病,以及她自己住院,我又怎么去帮忙等等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
  我连忙笑着对袁凯说,“袁总,说话见外了,我和鸣总也是多年好朋友了,好朋友帮忙是应该的!”
  这时门开了,静心回家了,她见袁凯坐在那里,连理都没理,只是问鸣翠中午吃什么,她买回来点菜。
  鸣翠高兴的说,“静心,你哥来了,可以多做几道菜!”

  静心没有吱声,转身与李姨去准备饭菜了。袁凯见静心没搭理他,显得有点自在,于是他对鸣翠说,“妈!你的身体也好了,咱们上次谈的那个遗嘱的事,你看是不是把字签了!”
  鸣翠听袁凯居然来这里让她立遗嘱,当即就不高兴了。脸沉下来,没有和袁凯说。
  袁凯又笑着对鸣翠说了一遍,这一次彻底把鸣翠激怒了,“袁凯!你要盼你妈死吗!你和你爸一样,不是个东西!”
  鸣翠骂完后,袁凯一下懵住了,他没想鸣翠居然会骂他,她还以为鸣翠像得病前那样对他疼爱呢。
  我怕鸣翠生气后再犯病,连忙劝袁凯,“袁总,这事就先别说了,别让鸣姐犯病了......”
  我刚说完,袁凯站起来指着我鼻子说道,“林老师,这是我们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嘴!”
  “袁凯!你现在给我出去,这个家不欢迎你!”静心从厨房跑过来,指着袁凯骂道。
  袁凯冷笑一声,“你的家?这是我妈家!你才应该出去呢!”
  静心气得拿起擀面杖冲着袁凯就砸来,我连忙把静心手里的擀面杖夺过来,“静心冷静点!”

  鸣翠已气得浑身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支手指着袁凯,半天没说出来,但眼泪却从眼角流了出来。
  我立即过去扶住鸣翠,“鸣姐,别上火!”
  静心连忙把救心丸拿过来给鸣翠吃了,鸣翠已经气得晕了过去,静心正要打报警电话,我已经掐住鸣翠的人中,鸣翠终于长长舒了口气,缓了过来。
  这时我看到袁凯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鸣翠家。
  本来很高兴的一顿饭,被袁凯这一闹都不欢而散。我本来以为以袁凯这样的智商不应该选择这样方式惹鸣翠生气,但从今天他的表现,我真不敢恭维他的智商有多高,我估计也是公司不景气把他逼急了。
  我最害怕的是鸣翠这一气之下万一再次犯病,那可就坏了。我和静心安慰了鸣翠半天,她才把气消了,不过鸣翠始终在流泪,“这都是我造的孽啊!当初不要这个孩子就好了,我总以为以这个孩子能挽回家庭,没想到家庭没挽回,孩子也没能成为自己的。”
  鸣翠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伤心往事,袁凯做的这些事太缺德了,已经把鸣翠的心伤透了。
  我又在G市呆了几天,然后我和鸣翠、静心说,这两天返回省城。鸣翠知道我要走了,有点不舍,静心对鸣翠说,“妈,仓哥省城还有很多业务,还是让他先回去吧!”
  鸣翠见我执意要走,就对我说,“雨仓,我知道在这里时间长了,你会惦记家里的事,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到时去省城!”

  静心在一旁也说,“妈!你现在病好了,就去省城去转转吧!”鸣翠点点头。我听静心说过,鸣翠在省城还有一套别墅,始终空着。
  虽说要走了,但我对鸣翠还是不放心,有一天,我和静心谈了很久,从我们两个分析看,袁凯不会就此罢休,他还会想别的办法让鸣翠签字。
  静心认为,袁凯心狠手辣,还只不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静心担心,袁凯会来更狠的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