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显然也是历经过一场大战,浑身伤痕。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是哪一方的,所以周围人对他都挺戒备的,而那人过来,却指名道姓地要见我,别人都不肯说。
  我赶到了,与那人对话,他问了我几句,再打量了一会儿我,方才走上前来。
  周围有人以为他要图谋不轨,好几人上前想要拉住他,而我却挥手,让他们别动,然后走上前去,听到那人满是血沫的嘴唇张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是狗哥派来找你的,他让我告诉你,龙脉出口,在冀北,冀北白洋淀……”
  尽管知道这个将近只剩下一口气的男人会说出惊人之语,但他开口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我终究还是给震住了。
  我哥派来的?
  白洋淀?
  一句话里面的两个词,让我完全懵住了,过了几秒钟之后,我伸手紧紧抓住了那人的双手,认真地说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那人咧嘴,惨笑一声,说你觉得我突破重重围困,甩掉身后无数追兵,命在旦夕,是过来给你开玩笑的?
  他将身上的衣服猛然一撕,露出了衣服下面的身体起来。
  我这才看到,他胸口的肌肉几乎没有了,露出了胸腔里面的内脏来,拳头大的心脏在一跳一跳,上面还布满了某种黑雾,缭绕在整个身体之内。
  这样的气息,让那人的身体机能迅速减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我看得心慌,赶忙说道:“怎么能够救你?”
  那人嘴角一挑,说道:“救我?不用,不用,我必死无疑了,人生之中最大的意义,就是作为一个信使——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你未必会信我,但你哥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小时候丢了的四角板,被他挖坑埋在了院子南边的柿子树下面了,为的是让你认真学习……”
  啊?
  那人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顿时就想起了,在我还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是我们村子里的“板王”。
  所谓的板王,就是拥有四角板最多的小孩儿,而那种四角板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小孩儿的一种游戏,用纸折出来的四角形纸板,而就在我兴趣浓郁的时候,我那一袋子的四角板却悄然无踪了。

  为了这件事情,我哭了三天三夜,难过得甚至都吃不下饭。
  没想到是我哥藏起来了。
  这件事情十分隐秘,不是我哥本人,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所以这人的身份确切无疑,只不过我哥为什么会在三十三国王团到处缉拿他的时候,还能够保持自由,而且还能够知晓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除非……
  除非是有人在庇护着他,而且还是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大人物。
  会是她么?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来,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但理智上我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十分可笑。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位冒死送行的哥们,都已经赢得了我的信任。

  我点头,说我信你,不过地点在白洋淀么?那里离这儿,可有至少一百五十多公里的路程,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那么长的转移呢?
  男人笑了,说一百五十公里,对于你来说算是远,但对于空间构造者来说,却不过是地图上的一点儿距离。
  我又问,说据我所知,白洋淀很大,如果是广义上的白洋淀,甚至有大小淀泊一百四十多个,占地不知道有多大,能够有一个确定的位置么?
  男人继续笑,说这个是你们的问题,而我的责任,就只是在于送信而已——好了,我有点儿累,能不能扶我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躺一下,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
  啊?
  我这才感觉到,男人之所以能够站着,全部都是因为我在支撑着,仿佛我一放手,他就要跌倒下去一样。

  我将他小心翼翼地扶到了不远处的草地上,让他坐下。
  那男人坐下之后,顺势躺在了青青草地上,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然后叹了一声:“唉,我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思考宇宙了?不忘初心,不忘初心,我已经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了,谁又能做到黑狗哥那般呢?狗哥,小柱子完成了你嘱托的任务,不过我也累了,对不起,以后的路,我可能不能陪你们走了……”
  他呢喃自语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后来,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丝微笑,很清楚说道:“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白在人间——呵、呵、呵……”
  伴随着气若游丝的笑声,男人闭上了眼睛,而他胸口处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这个男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终于死了。
  我听到他最后说的那一句话,心头陡然一跳,眼圈一红,缓缓地伸出了手,将他圆睁着的双眼给抹平了去。
  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自己能够救他,只不过在他强撑着一口气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瞧得出来,他已经拼尽了所有的生命力,到达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将那人的双眼合上,我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一大群人说道:“都听到了?”
  能够围在我旁边的,都是我们这伙人的核心人物,以及林齐鸣等最为信任的官方人员,也不会有泄露的风险。
  听到我的问话,林齐鸣严肃地说道:“已经派人通知朱局了。”
  我说对于我哥的传讯,我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屈胖三也是第一时间表态:“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哥一直以来的态度都十分友好,甚至比我还要强上许多。
  随后杂毛小道、王明等人也表达了意见,程程、Kim等人虽然不说话,显然也是信服了我们的判断,轮到林齐鸣这边,他苦笑着说道:“我自然是信任你们的,不过这件事情牵涉太大,涉及到京都布防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说服上面。”

  我说不管你们怎么说服,我反正是要去白洋淀的,而且我还有一个要求。
  林齐鸣说你讲嘛。
  我说不管怎么说,除了我们这个圈子,和几位顶级大佬之外,不要告诉别人,消息是从我哥那里传来的。
  听到我的话,林齐鸣点了点头,说自当如此。
  孙老和姜勉等一拨人将现如今的环境搞得一片混乱,那帮“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内战猛如虎、外战蠢如猪”的家伙让人十分忌惮,天知道将我哥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哥能够传出这样的消息,必然就在三十三国王团的核心范围内,一旦走漏消息,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没多一会儿,上面的大佬们都到了。
  来的人有总局的朱局长,民顾委的黄天望,总参的范老,以及一位直属中央的何联络员,至于许应愚许老,他此刻镇守西苑,暂时赶不过来。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平日里单独拎出去,无论是朝堂,还是江湖,都能够抖三抖。

  而此刻,大家都聚拢到了一块儿来。
  没有人会质疑为什么我们随便一句话就能够召集这么多忙碌得飞起的大佬,尽管在当初评选天下十大的时候,我们遭受到了各种打压,尽管此时此刻,昆明湖这儿也聚集了不少官方评选的天下十大成员,但所有人对于此刻的情况,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日期:2017-06-1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