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2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米涛努力酝酿着笑容,尴尬地笑道:“苏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

  “知道就好了,小米啊,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这里是京城,不是什么人都能混好的!”
  米涛脸皮抽動了两下,目视着苏伟等人离开,愤怒地问身边的朋友:“他身边都是些什么人?”
  “那个是张清扬,其它几位都是刘家的第三代……”身边的朋友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米涛,这些人,我们可惹不起,你想想当年的蒋风还有刘志发,他们最后还不是倒在这二位的手里?”
  “张清扬,那个人是张清扬?”米涛望向张清扬的背影,有些失神。
  “米涛,你知道吗?上次亲眼看到苏伟差点把蒋风打到残废……更没想到后来还是死了……”一想起这些,那位京城子弟便周身上下冒着虚汗。
  米涛也有些后怕,难怪老爸不让自己来京城混,看来以自己的性格,要想在这里混下去,还真有收敛一下,否则会像蒋风一样,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来到外面,苏伟松开李静秋的手,苦笑道:“这下好,我和你有绯闻了!”
  田莎莎有些吃醋地拉着苏伟的手臂,上下打量着李静秋,忍住没说话。
  张清扬走到李静秋的面前,淡淡地说:“静秋,我想以后应该没有人再来烦你了。只是这条假消息可能会传出去,你要有心理准备。”

  李静秋默然的点头,良久后才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以后小心点吧。”张清扬无奈地说,本不想再和她有什么纠葛的,可事情赶在眼前了,不得不帮忙。还好今天有苏伟在,要不然自己与她的关系可就说不清了。
  望着张清扬远去的身影,李静秋的心已经死了,她明白张清扬借用苏伟和自己挑明了一切。他似乎帮自己找了位靠山,但也永远地封住了与他再近一步的希望。
  开着车的张清扬心情复杂,的确正如李静秋所想。今天他正好找准机会表面了立场。他知道李静秋想有一位强大的靠山,有位男人站在她的身后,这样今后将没有人再敢烦她,她的演艺事业也会一帆风顺。所以他便想到了苏伟,苏伟的的名头越来越响,要说罩住十个李静秋都没问题。
  可是真的这么做了,张清扬心里有些不安,要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强硬地拒绝一个女人。想了想他发了条短信过去。
  “静秋,请原谅我的冷漠,以后好自为之吧。”
  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李静秋笑了,失落的心情好了不少。通过这条短信,她看清了张清扬的心思。只要他不反感自己,作为一位普通朋友应该还是可以交往的。只要与他还有联络,那就不怕别人再起歪心思了。
  一个星期的纏绵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在机场,张清扬紧紧捏着陈雅的小手,不舍地说:“和老婆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好啊!”
  “不要紧的,等你安排好了以后,我就过去,最近没什么任务。”陈雅微微一笑,倾城倾国。
  “真的?”张清扬有些不敢相信。
  “嗯,我有空就过去陪你,带着涵涵去看你。”
  “那我等你。”张清扬拉着她:“你先回家吧,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
  陈雅听到他又提到昨夜的事情,小脸羞红,飞快地上车离开了。走进航站楼,张清扬发现了一条熟悉的身影,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那是一位低着头戴着深色墨镜的青年男子。
  “是你?”男子抬头,嘴角冷笑。

  “要去哪?”
  “美国。”
  “那祝你一路顺风。”
  “我也送你一句话,在南海小心点,别被风吹着!那里……可不是东北!”
  “谢谢!”张清扬扭头便走,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刘志发。国内他肯定是呆不下去了,出国是最好的选择。刚才刘志发的话,是想警告自己南海是那个人的地牌儿吧?
  坐在飞机上,张清扬回味着在京城这一年多的经历,真没想到会以昨夜那种场面收尾。临走前,还叱咤了一回。此次得罪了米涛,也许他老子今后会给自己穿小鞋吧?
  “这是靠近他们高层的一次机会,他现在也该够级别引起我们的重视了吧?”一位丰满的白种女人,披着一头金发站在一间宽大的办公室中,操着生涩的中文说道。与其说这是一间办公室,还不如说成是一间毛坯房。除了墙壁粉刷成了白色,正中间有张桌子,有一组长条沙发外,再别无它物。
  她面前的长条沙发上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西装男子,看年紀四十岁上下,是东方男人。他表情冷漠,不知道在想什么。盯着白种女人胸前那对丰满的摇摇慾坠的大波,露出狰狞得笑容,什么话也没说。
  第790章

  “喂,雪狐,你快做决定!”白种女人见男人迟迟不说话,心急地扑了上去。
  男子微笑着向前一探,,“啊……西方女人的狐臭味……”
  “雪狐!”白种女人有些愤怒了,后退一步伸出手掌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他的脖子处砍下,力道很大带着风。
  “啪!”男子伸手轻轻一挡,另一支手反过揪住她的肩膀一带,随后一翻便把她肉弹的身体轻松翻转在桌子上,随后照着她那结实的屁股拍了两掌。然后稳稳坐下,身子陷入了沙发中。冷笑道:“鲍鱼,就按你说得办,从现在开始,把他当作我们的no.1来接近,我马上向总部伸请资金!”
  “太棒了!雪狐,我爱你!”女人抬腿骑在男人的身上,伸出长长的舌尖舔着男子那略带着胡渣的脸,腰肢耸动。
  “先说正事!”男子把女推到一旁,问道:“你有把握接近他?”
  “雪狐,亲爱的,你相信我!我鲍鱼还没有失过手,我已经盯着他两年了!”
  “如果能利用他打开通往上层消息的路,那你就是我们雪狐的功臣!”男子捏着那对丰满用力,捏得变了形。
  “啊……雪狐,亲爱的,快干我吧!”白种女人大声叫唤着,更像是痛苦的狼嚎。
  “鲍鱼,你真的感觉他会成为今后的领导人?”男子冷静地问着,并没有因女人的嚎叫而扰乱思路。
  “雪狐,既使他不会成功,现在对我们也有利用价值,你说不是么?”
  “我知道,但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我又何偿不知道这是接触他们上流的一条捷径,但是如果失败,我和你……在这里十年的经营将全部毁于一旦!”
  “雪狐,我们隐藏了十年,应该苏醒了!”女人轻轻拍着男子的脸,“亲爱的,这是我们的机会!”
  张清扬站在熙熙融融的闹市中,心情十分的轻松。面前是一条古色古香的长街,穿着风情各异少数民族服装的风情少女们摆着地摊,卖着各式各样的手工制品。望着眼前的场景,真有一些异域风情。

  日期:2017-01-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