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2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以后还要见面的机会嘛,来日方长!哈哈……”张清扬朗声大笑,也算是留给两位一个希望。两人都明白,只要还能见到张清扬,那就还有希望。
  第二天,主持招开完发改委东北司本月的工作会议以后,张清扬宣告结束了他的东北司工作。在众人的掌声当中,他微微点头。这一年多的磨砺让他越发的沉稳,却多了分沧桑。
  第788章
  从会议室走回办公室,张清扬亲自提着水壶为窗台上的两盆菊花浇水,看着盛开的金色菊花,他有些失神。
  苏伟敲门进来,环顾一周,微笑道:“结束了?”
  “结束了,”张清扬点头,随后又补充一句:“结束了也是开始。”
  “对,也是开始!”苏伟信心十足地说。

  张清扬反问道:“你什么时候调走?”
  “下个月吧,监察部正好有个副厅的位子。”
  “还不错,升了!”
  “晚上我约了几个人,大家一起聚聚吧,算是为你庆祝,怎么样?”苏伟笑道。虽然明白张清扬不喜欢这一套,但重在朋友相聚。
  “好吧,你都请了谁啊?”
  “呵呵,也没谁,抗越大哥,你家的文武兄弟,还有……我老婆……你妹妹!”苏伟一脸笑意。
  “我再带去一个朋友,介绍你们认识。”
  “那没问题,又是女的?”苏伟不怀好意地笑。
  张清扬无奈地说:“你小子别想歪了,是位朋友。以后我不在京城了,还希望你帮我照顾着点,她帮助过我。”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来接你,要不把陈大小姐也叫出来?”苏伟挤眉弄眼地坏笑。
  “算了,算了……”张清扬连忙摆手,“小雅不喜欢热闹。”
  送走苏伟没多久,张清扬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办公室,还真有些不舍。这一年多来,京城工作的收获有很多,最关键的是他发现了一位强有力的对手,虽然对手不止他一个,但此人无疑是最有份量的一位。他吸着烟暗暗盘算着自己的行程,决定一周以后去江洲,虽然有半个月假期,但是他想提前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气氛。必竟那是边境之处,又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民族问题,边境问题,以及海洋领土问题,这都需要深入的了解。

  手机传来熟悉的歌声,他顺手拿起,也没有看号码。
  “清扬,祝贺你高升!”
  “谢谢你。”张清扬淡淡地说,心中有些好奇,真没想到她也可以得到自己的消息,看来关注自己的人还不少。
  “晚上……我想请你吃饭,好不好?”对方的声音很渴望。
  “呵呵,真是抱歉,我……晚上答应了别人。”张清扬婉拒道。
  “那……那改天吧,怎么样?”声音越发的渴求。
  “这……那就再约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张清扬没有给她半点机会。
  “清扬!”对方有些生气了,“你就那么讨厌我?”听着他在电话里的敷衍,她除了伤心,还有些不满。怎么说现在自己也是国内娱乐线上的一枝花,多少男人对自己梦寐以求,可他却对自己不闻不问。
  “静秋,”张清扬当然理解李静秋的心思,“我这段时间真的很忙,以后吧……以后有空再见面。”
  “清扬……”李静秋的声音軟了下来,“你就不能关心我两句吗?”
  “关心你两句?”张清扬也有些不满了,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可她还纠缠不休。“静秋,关心你两句就能让你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你就这么看我?”李静秋声音冷了下来,“张清扬,算我识错人了!”随后便挂上电话。
  张清扬捏着手机发呆,暗自后悔,没必要伤她的。可是现在的他对于女人已经有了一定的防御力,心早就硬如磐石,怎么能再留给她半点机会?
  下班后,张清扬并没有和苏伟一起走,而是赶到《为民日报》去接艾言。这一年来,艾言报导了不少有关东北司的新闻。张清扬心中清楚,要不是因为自己,艾言也不会写出针对性极强的文章。今天朋友聚会带上她,相信其它人会明白自己的用意。对于自己人,张清扬能照顾的就不会放手不管。
  早就与她约好了,艾言已经拉着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站在了门口。张清扬走下车,艾言马上介绍道:“张大少,这位是我老公君山!”
  “张司长您好!”君山首先伸出手,对于张清扬的背景,他早从艾言那里听说了,所以有些激动。
  张清扬却是一愣,万万没想到艾言的老公就是那位作品以关心民生、探索人性发展以及政治改革等敏感因素见长的著名报告作家君山。君山是《为民日报》的资深记者,平时写的文章,有不少都会摆到高层的案头。张清扬可是读过他写的文章,可以说此人心怀天下,一直在关心着弱势群体。
  张清扬伸出双手紧紧握住,笑道:“真没想到您就是君山先生,早就拜读过先生的大作,今天有缘一见,真是幸会啊!”

  “拙作令张司长见笑了!”君山微微诧异,万万没想到他读过自己的书。
  张清扬拉着君山的手指向艾言,有些嗔怪地说:“小言,你可真不够意思,为什么不早些介绍我们认识啊,我与君山可是神交久矣!”
  “呵呵,不敢在您面前献丑嘛!”艾言咯咯笑着,听到张大少夸奖自己的老公,令她十分得意。
  “君山先生,一起坐坐如何?”张清扬邀请道。
  “我就不去了,再说我平时不饮酒,别扫了朋友们的兴。”君山为难地推辞道。
  张清扬深知这种文人向来清高,今天这种场合,的确不适合与他多谈些什么,便点头道:“那好吧,那我可就带小言走喽,你就放心?”
  君山笑起来很傻,摸着脑袋说:“放心,放心。”
  “哼,你敢不放心!老小子,晚上别忘了吃饭,在家乖乖等我!”艾言亲热地拍了下君山的脑门。
  君山一阵脸红,嘿嘿笑道:“晚上小心点。”
  瞧着这两人的模样,张清扬暗笑。
  “他人挺好的,反正就是块木头,有点不懂风情。”艾言坐上车以后,还唠叨着自家老公。
  张清扬微笑道:“不解风情?我瞧你满脸春色啊!”
  “讨厌……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艾言粉面羞红,然后长叹一声道:“别看他比我大了六岁,可是有时候却像个孩子!”
  张清扬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此刻他并没有想到这位君山先生将来会成为自己的高级幕僚之一。
  为了欢送张清扬,苏伟下了大本钱,在京城一家有名的会所订了位子,这里的食材要么是国家禁止出售的一些野生的珍贵动物,要么就是从西方国家空运过来的海鲜。望着气势磅礴的小独楼,艾言有些怯步,拉着张清扬在穿衣镜前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就穿这身衣服行不?”
  “不穿更好看,呵呵……”张清扬看出她的紧张,便打趣道。
  “讨厌!”艾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情放松了不少。
  张清扬拍着她的后背说:“艾大记者,怎么说你也是位名记,要有自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