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6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注:四十二章经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译文的佛典籍。东汉时期的释门弟子是可以喝酒吃肉的,能不能吃上是另外一回事。
  广孝单手将盛满肉糜汤羹的钵盂捧在怀里,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施主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和尚就在心觉寺中,你我同在一座城,千里之外的方士、问天楼和朝局变化与和尚总没有干系了吧?”
  说完之后,广孝口诵佛号微微对着归不归举了一躬。便转身向着食铺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回头最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广孝已经是方外之人了,十年也罢,百年也罢。和尚就是和尚,再没有什么方士广孝。和尚一心求佛,施主再不要把什么方士和问天楼牵扯进来。”
  说完之后。广孝捧着手里的钵盂头也不会的走出了食铺。回到他同门师兄当中,众和尚都在惊奇食铺老板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大方了起来。给了肉汤已经是难得当中的难得,竟然还能给钱。
  看着众和尚们欢天喜地的向着心觉寺的方向走去。走到了食肆门口的百无求瞪着眼睛说道:“老家伙你就这样放过他了?带着老子过来,还以为你打算让老子帮手,弄死这个广孝的。你们说两句就算完了?早知道老子刚才就直接骂街了,反正老子一直看他不顺眼,有头发那会看着不顺眼,现在没头发看着更加的不顺眼。”
  “要动手的话,老人家我直接就叫上你小爷叔了。”归不归看着广孝越来越模糊的背影,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着广孝是和已经不太一样了,不过狼走到那里都是要吃肉的,不是剃了头发就能变成狗的。”
  “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就不明白了,一个广孝至于这样吗?”这时候,小任叁凑了过来说道:“认识广孝也有一百多年了,老不死的你自己说,他闹腾的也不比那俩楼主差多少。那俩楼主好歹还操控过国运,还把广仁他们逼得几十年都没敢露头。你再看看广孝,哪一件事他干成过?不是我们人参说你。老不死的,你在这个广孝身上花的心思也太多了。有这个时间,咱们回到洛阳皇宫去看娘娘不好吗?”

  等到小任叁说完之后。归不归榨菜嘿嘿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小家伙说道:“广孝一个人能在方士和问天楼中间左右逢源了一百多年,他既不是方士。又从来都没有加入问天楼。换一个人试试?弄不好魂魄都直接魂飞湮灭了。不是老人家我长别人的志气,让我老人家夹在方士和问天楼的中间。这个时候就早排在奈何桥等着喝汤了……”
  听到老家伙说到奈何桥喝汤,百无求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它鼓动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就不信你不如一个小小的广孝,要不也你也带着老子去试试呗。大不了把头发剃了做和尚,反正你也没有几根杂毛。老子也不在乎这点头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百无求还在惦记要和自己同归于尽,老家伙便直接走出了食铺,不再搭理自己的便宜儿子,径自的向着鹏化殷的府邸走去。看到归不归的搭理自己,归不归又对着小任叁去了:“任老三,老子从认识你那天起。你就一嘴一个我们人参的。除了那个什么石头露过两次面之后,还是什么人参出来过?”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自己爬上了百无求的肩头。坐稳了之后奶声奶气的对着自己大侄子说道:“你这个粗货懂什么,加们显得阔。不知道的一位地下的人参一抓一大把,谁敢来找我们人参的麻烦?傻侄子,下次记住了。叫三叔……”
  从这之后,本来是跟着师兄们一起出来化缘的广孝,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一个人端着钵盂在寿春城中化缘。本来基本上不去的地方。比如鹏化殷府邸什么的,他也开始偶尔的路过一下了。只是老和尚迦叶摩交代不许他来这里化缘,广孝和尚才没有再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有什么交集。
  而吴勉、归不归他们也好像是忘了还有一位广孝和尚一样。老家伙照常在这里教授鹏化殷和小任叁的术法。和鹏老爷死活学不同正好相反,小任叁的天赋极高。在术法一道一日千里,用归不归的话来说,辛亏小家伙没有见过徐福。要不然的话,就没有日后吴勉什么事了。

  不过小任叁终究是妖非人,虽然在术法一道极有天赋。不过因为身体所限,一些高深的术法还是无法修炼。看着有条件却没有天赋的鹏化殷,小任叁时常看着鹏老爷唉声叹气:“你这就是在糟蹋东西……”
  一晃他们在寿春城呆了五年,这五年当中。除了最初遇到广孝的那几天。吴勉和归不归他们几个都没有再和这个和尚说过一句话,有数次在大街上遇到,他们就好像没有看到对方一样。就连话痨一样的百无求,不知道是不是归不归叮嘱过,见到了广孝和尚都好像是看到了空气一样。
  虽然他们这几个人视广孝如空气,不过鹏化殷却开始时常往来心觉寺。他几乎两三天就要前往心觉寺一趟,开始还只是布施结缘。没过多久便开始请教老和尚迦叶摩佛法来,难得多了一个信众。老和尚如获至宝,几乎是问一答十。没过多久。鹏化殷变成了心觉寺的常客。
  五年之后的一天早上,鹏化殷和往常一样的在廊下等着归不归起来教授它术法。没有想到的是等到日上三杆,依然不见归不归他们起来。当下鹏化殷仗着胆子拉开了归不归寝室的大门,就见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张写满字的竹简放在老家伙的床榻边。
  鹏化殷见状急急忙忙的打开书简,就见上面是归不归亲手写给他的书信。书简上面写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有一件要事去做。最多三五个月便会回来继续教授他术法。归不归不在的日子里,他的术法还要多加练习不可以荒废,等到他们回来之后,还要检查鹏化殷的术法有没有耽误。剩下的就是替他们照看望天山的草庐,虽然有两只铁猴子看在那里,不过偶尔鹏化殷也要派人过去看一下的好。防着铁猴子下手没有轻重。把哪个不知死活进来偷盗的人打成重伤,因为没人发现再死在他们的草庐当中。

  除了叮嘱鹏化殷还要继续勤练术法之外,归不归的书简里面还提到了心觉寺里面那几个和尚。老家伙让鹏化殷盯住心觉寺,那边有什么风水草动的,他们回来之后都要知道。
  吴勉、归不归他们和那个叫做广孝的和尚不合,这个就连瞎子都能看出来。从这天开始,鹏化殷除了每天修炼归不归教授的术法之外,几乎天天都要去心觉寺一趟。
  于此同时,吴勉、归不归这一行人已经出现在了洛阳城中。他们前一晚便从寿春城出来。吴勉、归不归使用五行遁法先一步的到了城外,没过多久小任叁也使用遁法前来汇合,天亮之前百无求才使用妖法赶到了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