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变态说:“真是让人伤心,这么着急就挂电话,关珊是谁安排人杀死的你不想知道吗?”
  这件事,我确实想知道。
  我说:“你会告诉我吗?”
  变态说:“我会,你想听吗?”
  我说:“是谁?”
  肯定的语气。
  “曾茂才!”

  我这个人吧,没什么太大的优点,可有一个优点还算不错,就是容易满足。
  一直以来,我觉得过得还不错,虽然身边出了很多事,关珊死了,我成为特勤,杀过人,陷入种种是非中。
  可现在我与白子惠相爱,感情算稳定,生活不愁,虽说花着白子惠的钱,我一个大老爷们有点不要脸。但上进心我也有,我说过,一年时间做点什么,虽然不那么足。
  是是非非我也见多了,真没想到变态告诉我这样一件事,让我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曾茂才找人杀了关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曾茂才帮我那么多,我对他为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他绝对不能做出这事来。
  我没去思考,直接否认。

  变态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你现在心里面一定想怎么可能,不会的,曾茂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对不对。”
  没错,他说对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对不对,曾茂才怎么会找人杀关珊,太荒谬了,一直以来。我认为,是李国明背后的势力怕关珊泄露秘密,找了个替死鬼,拿一匕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让关珊永远闭上了嘴巴,动手的那人也被灭了口,一了百了,当然他们的手尾并没有处理干净,我知道那个废品站老板还有一个相好,至于是单相思还是有奸情,不需要理会,那个女人在,就是一条线。
  一直这样认为的,可现在突然告诉我是曾茂才,一直帮我的人,处心积虑害我,我要疯掉了,这世界上我还有可以相信的人吗?
  变态继续说:“听起来是不太可能,曾茂才帮了你那么多,应该不会害你,董宁,不要纳闷我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总之,我就是知道,毕竟,我也是从特勤里面出来的。”

  我感觉很不舒服,事实上,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简而言之,两个字,惧怕,他仿佛能听到我的心。
  我刚刚想他怎么知道的,变态就说出来了。
  变态继续说:“董宁,你可以仔细想一想,当时你的处境,曾茂才想让你帮他做事,可是一直没有好机会,只有你出现重大变故之后,有迫切的需求,想要报仇。在这种情况之下,曾茂才才有接近你的机会,才能走进你的心里。”
  我心乱如麻,但却强迫自己冷静,我说:“你告诉我这件事是为了什么?”
  变态说:“没别的意思,就是跟你闲聊,打发一下时间。”
  我说:“我谢谢你的好意。以后请你不要打扰我。”
  变态说:“好吧,浪费了我的好心。”

  “对不起,我并没觉得你是好心,你没有证据,只是臆想了一个可能,告诉我,只是为了破坏我和曾茂才的关系,我不知道你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但我跟你说,你白费了心机。”
  “是吗?我不这样认为,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见,董宁。”
  电话挂了,变态又他妈的说对了。他的这段话,让我心里多了一根刺,让我不得不去想。
  挂了电话之后,我想了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由自主往最坏的那个结果去想,曾茂才是特勤。他掌握我的行踪,当时有人监视我呢,安排下去不是多么难的事情,那个收废品死的也不明不白的,看起来像是曾茂才做出来的事。
  不过,现在这事也不好说,无凭无据的。谁知道是不是变态骗我呢,他总说出这种疯狂的话来,我觉得他有妄想症。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追查凶手要耐心,从长计议,时间久了,总有马脚露出来的,曾茂才有这个可能,但仅仅是有可能而已。
  临去东湖之前,吃了一顿饭,田哲同意去东湖,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都是公司的骨干,有一个是元老,平时关系只是一般,另外一个是后入职的,两个人都老实本分,是做事的人。
  从这安排便能看出来,白子惠对我真的不错,知道我去东湖需要人手,便给了我人手。
  白子惠为我们践行,她先说了一段话,很简短,就是说这次去东湖发展新业务,辛苦大家,但不要有压力。
  之前我们便讨论过这事,王承泽让我去肯定不是发展业务去了,他就是故意恶心我,让我跟白子惠分开,他好方便操作,但是这是阳谋,挑不出来毛病。
  意识到王承泽的用心,白子惠对合资公司的心思淡了,况且陆老爷子的做法让人寒了心,对自己的外孙女都那样的狠,可想而知,这合作很坑人。
  之前陆老爷子应该没想太多,陆家跟王家合作,这个合资公司更像是联姻产物,夫妻店,谁也没有想到杀出来一个我,本来以为只是个小卒子,偏偏白子惠就喜欢上我这个配角了,说实话,白子惠决定的事,很少有人可以改变,王承泽能够做到的事情很少,估计只能恶心我了。
  所以去东湖,希望不要太大。
  白子惠让他们不要有压力就是出于这一点的考虑,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成也好,败也好,都不是问题。
  我也站起来敬酒,我先是干了一杯,说了一些话,大实话,我说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比不上在座几位,希望去东湖可以合作愉快。
  对待下属方面,我没有什么经验,手段也欠缺,这三个人。田哲倒是个惹事的主,不过他离开了陆明浩,收敛了许多,现在尽心尽力为白子惠工作,其他两个人倒是安分,我想的简单,尽量让他们觉得自己被尊重。况且,我也不是真的想要管他们,只要事情做好就好,至于他们会不会被王承泽收买,我不知道,可我想,我会第一时间知道,不怕他们被收买。
  气氛还算融洽,可我能感觉到还是疏远,想想便能明白,白子惠在场,平时又是个严厉的主儿,谁能放得开。

  其实男人在一起,喝喝酒。泡泡妞,便熟悉了,要变得更好,便需要有来往,彼此可以形成助力。
  吃完饭,就回了,第二天便出发,心情说不出来,迷茫也有,兴奋也有,迷茫是因为忐忑不安,知道王承泽要对付我,可不知道他要怎么对付我,毕竟是他主场。占尽优势,兴奋是终于要一展拳脚。
  到家,先下楼跟爸妈说了一会话,白子惠陪我一起,这次出去,路途虽然不遥远,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回,之前也不觉得,离家就离家吧,可现如今,不知道为什么,对家特别的眷恋,不舍得。
  可能我害怕失去。
  回到自己房间,白子惠抱住了我。动作很轻柔,她看着我,目光温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