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2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抬头扫了一眼,心说您们二位和我卖关子,那我也和你们卖关子!他微微一笑,说:“要说我的意见,当然是想回延春。我是搞经济出身的,延春那么落后,我想去拼一拼。”
  “呵呵,回延春……可能吗?”刘远山审视着张清扬的眼睛。
  “如果真想去拼一拼,要我说就不能回延春!”老爷子的语气很重。
  张清扬笑了,轻描淡写地说:“那您觉得我应该去南海?”

  刘远山一振,佩服地望向老爷子,失口笑道:“爸,您猜对了,我输了!呵呵……”早在找张清扬谈话以前,老爷子便对他说,这小子应该有所察觉。没想到老爷子还真猜对了。
  “呵呵……”老爷子不以为意,而是很满意地点头,说道:“清扬,你都猜到了?”
  “猜到了,只是有些不理解。要去南海,我……没有思想准备。”张清扬说的是实话,要说去东北三省任职,他可以说驾轻就熟。但如果让他去南方延海城市,那可是别人的地牌。
  再说乔家的孙子在南海根据很深,这几年提拔了不少人。乔家势力早已进入南海,自己要过去,那就代表着刘系力量触及南海省。如此一来,两股势力便会产生碰撞。这是其一;其二最令他不解的还是,老爷子明知道乔系势力伸到了南海,为何还要让自己去趟混水呢?
  刘远山在一旁插话道:“你知道是去南海的什么位子吗?”

  张清扬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去省会江洲市吧?”
  “嗯,江洲缺个市长。”
  张清扬点点头,江洲是南海省省会,副省级城市,一把手是省委常委,二把手也是副部级。他转向老爷子,问道:“爷爷,我不太懂,为什么要去江洲?”
  刘老望向刘远山,刘远山长叹一声,解释道:“是南海省省委書記严忠权提出来的,前不久乔家在南海折腾得太严重了,让严忠权很是不满。”
  张清扬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道:“这么说来不久前江洲的倒房票窝案是乔家……他们搞出来的?”
  刘远山点点头,沉呤道:“他从江洲市长升到南海副省长,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他的想法是直接成为江洲的一号,那样就是省委常委,直接省了一步路。不过并没有得到南海省委的认同。因此他就急了些,升任副省长以后想对江洲搞点事,没想到事情搞得太大,让南海省高层对乔家不满,就连上头也有些怨气。所以才把他调走。可以说他是心急惹得祸啊!”
  “既然南海被‘他’的势力触及很深,这个时候我去……不是很难展开手脚吗?”张清扬一脸郑重。自从刘志发倒下,他便开始研究着“他”的履历,种种迹象表明,此人的确不是位简单的角色。

  “我想……严忠权的意思是希望国内能有一支与乔系抗衡的力量进驻江洲,也算把乔系的力量冲淡一些。南海高层不希望在自己省内留有其它力量,要不然就不会把他调走。可是他人虽然走了,这些年在江洲的任上也提拔了不少人,也结交了一些高级干部。严忠权点名要你,是想借助你背后的力量把江洲清理一下。说到底,那里终究不是你的常留之地。因此,去与不去的确很难选择。如果去了,搞得好,对你是一次机会,但如果失败了,你的地位……”

  刘远山也很为难,这是对张清扬一次艰巨的考验。正如他所说的,那个人虽然已经离开了江洲,但是就连南海省委内部,也有些一些人支持乔系,支持他。因此张清扬要过去,前面的路线难走。
  “可是机会难得啊!”见张清扬低头不语,老爷子又开口了,“江洲市委书记陶英杰年纪不小了,虽然现在挂着省委常委副书记一职,但下届铁定是要退的。所以如果你能搞得好,对你而言从副部到省委常委……省了一步路。这也是当初为什么那个小子和孔翔一竞争市委书记失败以后怀恨在心。南海省的一位普通副省长,可是不如江洲的市委书记啊!”
  张清扬抬起头,他明白也许这算是南海省委方面向刘系抛出的一点甜头吧?南海省委希望自己去的那几个人,在以省委書記严忠权为代表的势力想以此为饵吸引刘家的势力进驻南海。况且自己这些年在东北经济工作搞得如此出色,他们也是想借力而已。
  “当然,关键是事情已经摆到了大首长那里,如果你敢挑大梁,在高层的眼中,你会得到不少印象分。单从人情上来说,你比他会多得高层的一分好感。要知道他在江洲之前搞起来的案子很令南海省和上面一些人的不满。”
  “大首长辈?”张清扬吃了一惊,看来事情真的复杂。
  刘远山点点头,“实话和你说了吧,前两天,严忠权赶到了中南海去见大首长,大首长把我也叫去了。看得出来,大首长很希望我们能去南海伸伸手脚。”
  第786章
  “呵呵……”张清扬露出苦笑,“看来南海省的严忠权对他很是不满意啊!”

  “他马上四十岁了,因此就急了,如果老老实实等着,下一届南海省委常委,江洲市委書記的位子还是他的!”刘远山摇摇头,“你和他相比,胜在年轻!”
  “其实我已经没得选择了,”张清扬摇摇头,望向刘老,“爷爷,你是不是早有此打算,要不然就不会让贺楚涵提前过去吧?”
  “呵呵……”刘老笑笑,“当初他调离南海,江洲市长倒下时,我就有些心思。只是没想到南海方面会主动到中南海点名要你,所以……我很心动!”
  张清扬沉默点头,冷笑道:“既然大首长都有此意,作为党内的干部,我自然会听组织上的安排。更何况政治又怎么可能永远顺风顺水?这些年我是有了些成绩,可说到底还不是借助家族的势力?我就像那鸟窝中的鸟,还没有飞出去。爷爷,爸爸,飞出去摔打两年也好!”
  刘远山点点头,他不禁想到那天在大首长的办公室门前,望见的那只大鸟。现在儿子就要离开家庭的庇护了,他在兴奋之余也有些担心。刘老望向张清扬,长叹一声道:“清扬啊,这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你搞得好,我想我们家内部也就不会有其它声音了!”
  张清扬明白爷爷说的意思,虽然自己是刘家第三代的子孙,可是能否成为刘系第三代的领头人,这还需要刘系其它大佬们的认可。
  “我什么时候走?”张清扬问道。
  “不急,今秋中组部要对国内的干部进行一次大调整。”刘远山回答。
  张清扬点点头,他明白自己在京城的日子已经面临着结束了。
  “砰砰砰……”
  射击室内,张清扬奋力地扣动板机射出子丨弹丨,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好像是发泄着什么。
  “老大,我说你怎么了,拿这玩艺儿出气啊?”一旁的苏伟拿掉他的耳机,不屑地笑道。

  张清扬得意地转动着手中枪,微微一笑道:“人憋得久了,就需要出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