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77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想了想,说:“这应该是只诛首恶,胁从不究吧?”
  宋朝阳继续考较他道:“那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能够容忍那些人留在他们的岗位上?”
  李睿思虑半响,答道:“应该是为了社会影响考虑吧。如果把他们全部拿下的话,那寒水县半个班子就没了,造成的社会影响会很严重很恶劣,而且以往也没有这样的先例。更何况,之前因为韩水案,已经进行了一大批处级岗位的调动了,这刚刚安定下去没多久,就又来这么一拨,可能会引发不良舆论。那些人如果要调查的话,肯定也都有问题,但与其对他们大动干戈,引发不良影响,不如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您通过惩治县委书记这个首恶,已经很好的震慑到了他们,变相的督促他们改正错误,努力向好,相信他们未来在本职岗位上会有不错的表现。”

  宋朝阳笑道:“你说得全对,但我还考虑到了‘首扶会’的召开,你算算,‘首扶会’还有多久召开?没几天了吧,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切以和谐稳定为重,不能再发生大的变化了,否则咱们青阳就要成为全省目光的焦点。我希望通过瞩目的政绩来达到这一点,而不是官场丑闻。”
  李睿若有所悟,道:“看来,以后我再考虑问题,还要结合时事,不能局限在一时一地的小范围内,更不能随着心情由着性子来。您刚才说的这件事,我也想过,我觉得要是把您换成我,依着我的脾气,绝对不会叫那些个为虎作伥的班子成员好过的,谁糊弄我了,我就要让他下台,呵呵,所以说我还很不成熟啊,要向您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宋朝阳赞许的说:“你能想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也算是又成熟了一分,慢慢来吧。好啦,下班,回家吃饭!”
  五分钟后,李睿走出市委大院,在路边打了辆车,赶奔毒蝎的住所。宋朝阳体恤下属,没让他送,让他早点回家吃饭。
  李睿给毒蝎打去电话,问她在不在家,吃饭了没有。毒蝎说在家,但是还没吃饭。

  李睿考虑到她这是来青阳躲避,哪怕追杀她的杀手同行们很大概率上追不到这里来,但还是要尽量减少抛头露面,于是在赶到小区门口后,先去路边一家饭店里打包了三个菜一个汤,外加若干主食,拎着进了小区。
  见到毒蝎时,李睿吃了好大一惊。这丫头露着绝美无铸的真容,长发披散,脸上全是汗液,上身只穿着件黑色的瑜伽短款背心可以理解成为一件黑色的纹匈,傲峰高耸,下面露着白花花的肚皮与细瘦的腰肢,下边穿了条白色的热裤,露出两条瘦生修长的大腿,白花花的很扎眼。
  令李睿吃惊的,不是她这身性感的家居穿扮,也不是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身姿曲线,而是在她左匈之上,有一道长达五六公分的恐怖伤口。那伤口一看就是刀剑等利刃造成的,自右上到左下,正好沿着她左匈的曲线滑落,深入衣物,皮开肉绽,血淋淋的,令人一见便头皮发麻。
  “怎么受伤了?”
  李睿很快回过神来,惊恐不安地问道,看看屋里,又看看外面过道,心说难道那些杀手追过来了?

  毒蝎却已经转身走入房中,语气淡淡地说:“还能怎样,就这样受伤了呗。”
  李睿快步追进房里,反手把门关了,又把锁锁上。毒蝎听到门锁关闭的动静,回头望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李睿把饭菜放到餐桌上,走到她身旁,关切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来到青阳以后还是之前?”
  毒蝎满不在乎的道:“安啦!这是我联系你之前受的伤。当时要不是我反应快,已经被人一刀切进心口,把心脏挖出去了。”
  李睿盯着她胸前的伤口尽管她的峰峦更加吸引人,但是这一刻,他眼里只有那道刀伤,皱眉问道:“那就是几天前的事情了?那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处理一下?最起码要缝合一下啊。你看看,现在还在流血呢。”说完试探着伸手过去,要按按那血迹,看是不是刚流出来的。
  不过他很快想到,自己的手不卫生,就这样按上去,可能给伤口带去病菌,便又将手缩了回去。
  毒蝎说:“我当然想要处理一下啦,但中刀之后被对方追杀不停,很难停下来啊。来到你们这里后,我也不知道你们这里医院的规矩,担心去医院处理的话,会被医院报警,所以就始终没去。但是我有消毒,也有用纱布和止血药,刚刚我就在消毒上药,偏偏你来得巧,被你看到了。”说完朝茶几上一指。

  李睿顺她纤指看去,见茶几上有个小药箱,一看就是新买的,外面摆着消毒用的碘伏药瓶、止血用的云南白药和一包纱布,看后摇头道:“不行,光这样会影响伤口愈合的,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正好我身上的线也要拆掉,我们一起。你赶紧穿衣服。”
  毒蝎大大咧咧的说:“已经没必要了吧,伤口已经很少流血了,只要不做剧烈运动”
  李睿轻轻往卧室方向推了她一把,道:“你就少废话吧,赶紧穿衣服去,一去一回,用不了多久的。”
  毒蝎撅了撅小嘴,显得很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走向卧室。李睿抬手摸了摸自己胸膛上的同样部位,脸上露出痛色。
  五分钟后,李睿和毒蝎打车赶奔市一院。李睿刚刚联系过杨萍,她正好在医院还没下班,便果断决定去找她帮忙,她是女人,给同样是女人的毒蝎做胸部伤口的处理,毒蝎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找她能省很多事,不用挂号找医生什么的,直接找她就全解决了。
  路上,李睿问毒蝎她所在的“七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毒蝎虽然戴着**,但也给人一种脸色一黯的感觉,目光也失神许多,摇了摇头,说回家再说,应该是担心当着出租车司机这个外人不方便。
  赶到市一院,李睿带毒蝎直奔急诊楼,在大厅那里和杨萍汇合,给二女做了下简单的介绍说毒蝎是来青投资的外商老板,前两天晚上在街上被流氓拦住,反抗时不小心被对方用刀割伤,今天才有空来处理伤口。

  杨萍也不怀疑他的话,把他留在诊室外面,带着毒蝎进去处理,忙活了半个小时才结束。
  李睿又请杨萍把自己右腰处伤口的线拆掉。杨萍少不了问他伤是怎么来的。李睿编了个瞎话糊弄过去,免得她担心。
  处理完毕后,二人谢过杨萍,挥手道别,打车赶回家中。此时打包回来的饭菜已经凉了,李睿用炒锅和微波炉热了热,端到餐桌上,与毒蝎共享这顿不丰盛却温馨的晚餐。
  刚吃没两口,李睿便问出了一直压在心底的疑问:“你们为什么被同行追杀啊?”
  毒蝎正小口小口的喝着汤,听到这个问题,将汤匙放下,缓缓咽掉嘴里的食物,望着桌上菜肴开始发呆,脸色很不好看,美眸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雾气,似乎要哭一般。
  李睿看到她的反应,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吃饭的时候问起令她伤心的话题,抬手抽了自己一个不重的耳光,道:“是我嘴贱,对不起,你别难过,继续吃吧。”
  日期:2018-01-1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