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0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要放电话时,静心突然对我说,“仓哥,我还有事没说完呢!”
  静心告诉我,鸣翠记忆恢复时天天念叨我,说我帮了她很多忙,要给我一部分钱,作为酬谢。
  我连忙对静心说,“静心,看好老妈,发展好公司,我这边不缺钱!提钱就外道了!”
  静心还邀请我有空来趟G市,让我陪鸣翠聊聊天,或许她的记忆力恢复的就快。
  我爽快答应了,一帝的吕大安踢我了一脚,一个劲冲我挥手,我明白吕大安意思,他是不想让我再参与袁凯家的事了。
  放下电话后,吕大安埋怨我不应该答应静心去G市,我告诉吕大安,袁凯邀请我肯定不去,但静心邀请我了,我必须去!
  “靠!就忘不了你的老情人!”吕大安骂我不长记性。这时小虹过来说,那个非我不嫁的女人又来电话了,问我哪天有空,说要请吃饭。

  “我不见这种神经病!”我一口回绝了小虹。她看出我心情不好了,就没再说什么。
  吕大安知道我还是想去G市,于是他还是劝我,别去为好。我现在心绪很烦,不想与胖子探讨这些事。
  晚上我和臧琳说了这些事,臧琳比吕大安聪明多了,她早已看出我想去G市见鸣翠,于是对我说,“去吧!鸣姐也是帮过我们的人。”
  我笑了笑把臧琳搂在怀里,我不会说与鸣翠有那层关系的事,那是已经久远的事了,发生那层关系时,我和臧琳还在协议期内。
  第二天我就买了去G市的车票,吕大安一看我坚决想去,就想陪我过去,他怕我再遇到袁凯使坏。
  我笑笑说,“现在袁凯求我还来不及呢,还敢找我麻烦?”
  “靠!快去见你的老情人吧!”吕大安开着车就把我送到车站,我叮嘱吕大安看好两个店,有什么事及时打电话。
  火车到了G市,我差点睡过头,这可是高铁,如果睡过一个小时就会到达另外一个城市。
  我刚一出站,就听到有人喊我,“仓哥!我在这呢!”我一眼看到静心在出站口一侧冲我笑着。
  来之前,我给静心打过电话,告诉她到站时间。我告诉她不用来接我,到时我直接打车到家就行。静心太忙了,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她都要过问,没办法公司刚缓过神来,不这样也不行,没想到她今天居然来接我了。
  静心开车把我送到鸣翠家里,我问静心,“这房子检测完了吗?还能住吗?”
  静心笑着说,早已找专业人士清理消毒了,然后又找到装修公司重新装修了一遍,没啥问题了。

  进入鸣翠家后,只见鸣翠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电视呢,见我们进来了,只是看我们一眼,一句话都没说。
  “妈!仓哥来了!”静心叫了声,鸣翠没有反应。
  静心告诉我,鸣翠这种状态就是又犯病了,什么人也不认识,也不去问。不过一会儿就会好,医生说过必须要强化鸣翠去记快,于是静心想了很多办法,总算让鸣翠不再遗忘下去。
  这时从卫生间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静心连忙对我说,“这是李阿姨,专门照顾我妈的!”
  我冲这个女人笑了笑,看来静心真是个有心人,她知道自己忙,只能雇个保姆来照顾鸣翠了。
  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鸣翠,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连看我一眼都不看。
  真是怪了,这失去记忆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失去记忆有个好处,可以把自己痛苦的过去都忘掉。
  我让静心去公司忙,不用管我,静心说今天她把公司的事都安排好了,晚上陪我在家里一起吃个饭。
  这时鸣翠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雨仓,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被鸣翠这个动作愣住了,连忙告诉她刚下火车。静心告诉我,这是鸣翠好的时候,每天都这样,时好时坏,一会儿与你滔滔不绝的聊天,一会儿就哑口无言,傻傻的坐在那里。
  鸣翠对静心说,“快去做点饭,雨仓大老远的来,也不告诉我一声!”静心冲我一笑,其实静心昨天就已经告诉鸣翠,而且昨晚鸣翠兴奋的半夜才睡。
  鸣翠问我这段时间忙什么了,也不通个电话。我连忙把自己的这段时间工作给鸣翠说着,鸣翠对于我的到来很是兴奋,她还把我们当年照的相片给我拿出来让我看,特别我在美国陪静心看病的事,她记得格外清楚,不时表示感谢。
  “鸣姐,你这就有点见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刚说完,鸣翠又转身去了卧室,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张卡过来了。
  “哎,雨仓,我得病时多亏了你,听说你的公司因为我的事还倒闭了,这些钱你拿着!”说完就把卡塞到我手里。
  我连忙推辞掉,“鸣姐,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有病,作为朋友和老弟,我必须尽力啊!”

  我和鸣翠在这来回推着,这时静心过来了,“仓哥!这是我妈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要不她不高兴了,又得犯病!”
  我一看只能先把钱收着了,鸣翠这才高兴的又和我聊起别的事。鸣翠小声的问我,“雨仓,你今晚别走了,住我这里,好吗?”
  鸣翠问时那声音,那表情,柔情似水,更显妩媚动人,跟本就是有病的人。我连忙点点头,鸣翠高兴的起身给我拿烟。看来鸣翠还想着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我不知道刚才与鸣翠小声说话时,在一旁准备晚饭的静心听到没有,我看了一眼,只见她一边洗菜,一边冲我笑着,我登时脸就红了。
  鸣翠好的时间对任何事都能回忆起来,她还问了吕大安情况,她知道我和胖子是好哥们。
  我问鸣翠有时间去省城玩吧,鸣翠告诉我,如果袁凯他爸不在省城,她肯定去的。就因为他,每次去省城都会想起伤心的往事。
  我没有刻意再说这事,但我想趁机了解一下袁凯的事情,就问鸣翠袁凯是否来过。
  鸣翠听我问袁凯的事,叹了口气,“哎,这个孩子跟我时间太短了,他只想着我的家业,对于我的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听到这话,很欣慰,鸣翠终于通过这场大病,认识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本质。于是我对鸣翠一个劲的夸静心多好,鸣翠说如果儿女都像静心这样,她也就知足了。
  静心听到我和鸣翠在那夸她,连忙回了句,“妈,我也有做的不好地方,竟惹你生气。”

  鸣翠微笑着看着静心,对我说,“雨仓,我欠孩子太多,如果没有静心来挽回公司,恐怕我创建的公司就会消失了。”
  “鸣姐,静心是好样的,你就安心在家养着,公司那边就靠静心得了,其他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笑着劝鸣翠。
  日期:2017-02-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