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1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听到张清扬的言论,伊凡含笑点头,更觉得他与众不同了。随后又笑道:“刚才听彤彤说了,涵涵还挺有手段的,一个人能摆平三个比他大的男孩子。”
  张清扬也只是陪着笑,随意的与她谈着。一旁的陈雅偶尔插两句话,都让伊凡觉得有些惊讶,心想这一对夫妻可真有些古怪,谈吐中总透露出一种很高贵的气质。大家分手时,彤彤还依依不舍地拉着涵涵道别,直到涵涵答应以后会找她玩时,她才松开涵涵的手抹着眼泪离开了。张清扬瞧着儿子哭笑不得,这么小就招女孩子喜欢,长大了可怎么办啊!
  “那个伊凡很不简单……”回去的路上,陈雅淡淡地说道。
  张清扬点点头,陈雅看人一向很准。只不过大家萍水相逢,没必要深交。
  “爸爸妈妈,我今天真开心,如果每天都能和你们在一起就好了。”
  张清扬感觉儿子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拉着陈雅的说问道:“老婆,这次能休息了?”
  “嗯,我陪你们。”陈雅点点头。
  张清扬心中一片温暖,说:“今天先回爷爷那里,我有些事情和他谈,明天……明天我们回家。”

  “爸爸,我也想和你们在一起。”涵涵渴求道。
  “好的。”张清扬也想感受一下三口之家的快乐。
  天色黑了,吃过饭以后,刘老像往常一样走进书房写了两幅字。张清扬站在一旁为他添茶续水,笑道:“爷爷,您老的笔力可是越来越深厚了!”
  “哎,老了,手有些抖!”刘老摇摇头,擦着着坐在了摇椅上,“清扬,最近日子挺太平吧?”
  “嗯,挺太平的。刘志发……您都知道吧?”张清扬明白自己的一切都逃脱不掉爷爷的耳目。

  “我知道,”刘老点头,“这个子婷不简单啊,有点气魄,胆子不小!”
  张清扬没敢应声,爷爷还是首次评论自己的情人,这让他不知道说什么。
  “刘志发倒了,你可以放心了?”爷爷似是而非地问道。
  “呃……”张清扬刚想回答是,转念一想,便明白了爷爷的深意,笑道:“他倒不倒,与我何干,他本来就选错了对手!”

  “你小子还算清楚,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刘老吹着茶杯中的茶叶沫,闭眼说道。
  “胜利?”张清扬摇摇头,“爷爷,我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嗯,”刘老满意地点点头,“心态不错,最近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张清扬苦笑,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他老人家啊。他坐在老爷子的对面,这才说道:“爷爷,我听说乔老的身体挺好的,呵呵……”
  “哼哼……”刘老鼻子内冒着冷气,“你小子别拐弯抹角的!”
  张清扬微微一笑,“爷爷,他……有个孙子?”
  “你全知道了?”
  “刚知道的,最近刚出任的副省长吧,听说很受高层的信任,只不过很低调啊!”
  老爷子点点头,“以他的年纪而言,升迁的速度不快,他比你整整大了5岁,可是这些年着实干了一些事情,也算有些成绩。”

  张清扬点点头,“他和刘家的关系很好?”
  “刘志发是他一起长大的,不过却比他差远了。”刘老放下茶杯,“清扬啊,你记住,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你的对手也不单是他一个人,但他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人。将来的差额选择……”
  “我明白,爷爷,恐怕已经有不少人把我们当成了对手吧?”
  “是啊,你没出现之前,他也是位政治新星,只不过你的出现,让他的光茫有些暗淡了。可他越发的低调了,足以见识此人的隐忍力。”
  “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吗?”
  “现在你能做什么?”刘老反问道。
  “我明白了……”张清扬已经听懂了刘老的用意。
  老爷子睁开眼睛,这才说道:“清扬啊,挑个时间,别让小雅知道,我想见见梅子婷。”
  “爷爷,您……?”张清扬一脸的疑问,不明白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有些话,我想对她说。”

  “好吧,我找个时间。”
  “不要在这里,就在外面吧,选个清静的地方。”
  张清扬明白爷爷不在家里见梅子婷的原因,但是只要他提出见子婷,已经是一种让步了,这令他很欢喜。
  一周以后,刘老又来到八宝山看望那些故人。在回来之前,他见到了梅子婷。两人谈话的时候,张清扬被刘老支开了,他并不知道两人都谈了些什么。
  看见爷爷坐着车缓缓离开,张清扬问身边的子婷:“你们说什么啊?”

  梅子婷微笑道:“爷爷说了,你要是问起,就给他打电话。”
  张清扬一阵无奈,摇头道:“那算了,我不问了。那个……能透露一下不?”
  梅子婷装模做样的拿出电话,笑道:“你再问我,我真打电话了!”
  “好吧,不问了。”张清扬明白,如果爷爷不想让自己现在知道的事情,那还是不问的好。
  梅子婷拉着张清扬的手臂,吻着他的脸道:“反正是对你有用的安排!”
  从大首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刘远山伫立在回廊中久久未动,抬头望着蓝蓝的天空,他不得不佩服起父亲的远见。红墙大院内,几棵森天的古树正吐露着新芽,刘远山走到树下,抬头望着斑驳陆离的阳光,听着那几声鸟鸣,思想还回忆着刚才在大首长办公室里的情景。他在大首长这里见到了南海省的省委書記严忠权。之前,大首长约见自己时,可是并未提到严忠权也会出现。
  见到严忠权的那一刹那,刘远山便想到了一个多月之前刘老爷子的对自己说过的话。他心中狐疑,难道说老爷子真的能掐会算?要不然他为何会做出之前那种安排?刘远山苦笑着摇头,他知道老爷子凭借着的也许就是多年的斗争经验吧,从之前南海省一系列的问题,以及斗争,还有人事变化,他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可是老爷子是什么意见呢?回想着严忠权那迫切的目光,以及大首长深沉的表情,刘远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或许这是一次机会,对整个刘系都是一次机遇。可是这也是一次劫难,如果……如果处理不好,刘系的前途可不是要毁了?
  大首长应该也想到了这一层,要不然他就不会如此凝重且用商量的语气找自己。可是看得出来,无论是大首长还是严忠权,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点头同意,这一步对刘家来说是一步险棋,而对严忠权以及大首长来说,又何偿不是一次对刘系的试探呢?如果这一步成功了,刘家可以站住脚,年轻一代更会得到高层的信任。权衡利弊,刘远山迟迟做不出决定,他望见一只大鸟离开了苍天大树,飞向了蓝天。他主意已定,缓缓走出来。

  秘书与司机正等在门口。瞧见他以后,马上拉开了红旗车的车门。
  “部长,我们回哪里?”
  “回老宅吧。”刘远山淡淡地答应一声,钻进车里就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车子的启动,他对秘书说:“电话给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