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8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川枫木讷地站在那里,任凭乔菲眼泪横飞,嘴里喃喃呓语,似乎在责怪他现在才回来。看到这一幕,我心头涌上一阵酸楚,感觉自己仿佛是多余的。
  乔菲发现了我,她连忙松开川枫擦掉眼泪,走到跟前道:“我可以和他聊一会儿吗?”
  “可以,我需要回避吗?”
  乔菲听出我的醋意,捋了捋凌乱的头发道:“你生气了?”

  我哼笑一声道:“我生哪门子气,你又没答应做我女朋友。”
  “好啦!我和他只聊一会儿,很快就出来,等我。”说着,莞尔一笑牵着长谷川枫的手进了小木屋。
  这个动作让我心情不美丽,不得不怀疑俩人关系的纯洁性。俩人在小木屋聊了半个多小时走了出来,乔菲像换了个人似的心情异常开朗,笑容异常灿烂,从来没见她如此开心过。很显然,长谷川枫的魅力比我大。看来,她是不可能和我回去了。
  回到家中,乔菲掩饰不住内心激动道:“徐朗,川枫他不走了,要留在日本,开心吗?”
  我假惺惺地笑了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乔菲一脸茫然道:“怎么没关系,他是好朋友,自然是你的好朋友,他留下来,美惠妈妈就不会孤单了。”
  我没有回应,过了许久道:“那你也打算留下来吗?”
  乔菲沉默了,看得出她内心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有些失落,淡然一笑道:“好吧,尊重你的选择。看到你过得开心,我也就知足了。那我先回去了,后会有期。”说着,起身准备走。
  “站住!”
  乔菲大声一喝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乔菲咬着嘴唇看着我道:“那你走吧。”
  我努力笑了笑道:“祝你幸福。”说完,转身夺门离去。
  出了门,我没有回头快步走到公交站台,刚好一辆去往札幌的公交车过来了,我望了一眼乔菲的家,只见门口空荡荡的,心里无比绝望。哪怕站在门口送送我,也算没白来一趟。
  公交车驶离的时候,我有些懊悔刚才的冲动了。也许我误解了乔菲的意思,毕竟长谷川枫已是有妇之夫,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结合到一起。但她表现出来的情绪,着实让我有些无法难以接受。

  手机响了,乔菲发来了微信:“徐朗,你是个傻瓜!”
  我没有回信,而是固执地决然离去。回到札幌,站在陌生的城市街头,看到不远处的站台上写着二丁目,而不远处的小商店门口正播放着日本著名歌星谷村新司的《繁星》,来来往往的行人行色匆匆,不知道下一秒会与谁相遇。
  突然感觉,我现在的处境和《再见二丁目》歌词中所描写的惊人形似,满街柏树,脚步静了,转街过巷,岁月长,衣衫薄,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似乎在寻找寄托掩饰内心的不安和恐慌。
  天气中午还是晴空万里,而此时变得灰蒙蒙的,感觉快要下雨。我饥肠辘辘行走在街头,走过两条街看到有家酒店,随即走了进去。虽然不懂日语,简单的英语还是会说的,一番沟通后,得知酒店免费往新千岁机场送客,毫不犹豫住了下来。
  在餐厅随便吃了点饭,回到房间躺在库上望着天花板,度日如年等待着明天早晨的到来,心里却始终放不下乔菲。难道就这样走了吗?
  辗转反侧之余,我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手机,屏幕一熄灭就赶紧点亮,生怕她发来微信或打来电话错过,可一直等到天黑都没任何动静。心情如同过山车般穿梭而过,渐渐地跌入低谷。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房间里的空调开得太低,冻得瑟瑟发抖。此时此刻,我特别想放纵一下,来发谢压抑心头的愤懑。
  睡了一觉醒来后已是天黑,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先看手机,遗憾的是没有任何讯息。。..看来她是不可能和我走了,内心反而坦然了。起库下了楼,和服务员打听了一番,来到位于中央区的一家藤野日式酒吧。
  日式酒吧没有英式酒吧的体育主题,没有美式酒吧的乡村休闲,没有disco音乐的喧嚣,没有奔放的live演出,甚至也没有沙发音乐的煽情。装饰古朴不华丽,显得复古沉静,有种家的感觉。萦绕于空中的,是在交谈的间隙,恰到好处地微微渗出的爵士轻音乐。
  长长的吧台足以占据半个酒吧,优雅的调酒师没有国内杀马特般耍帅炫技,穿着合体的衣衫站在那里安静地调酒。环顾四周,有的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聊天,有安静地坐在一隅看漫画书的,还有独自坐在吧台前托腮发呆的,完全没有国内酒吧荷尔蒙爆棚,疯癫卖醉,,不知道的还以为走错了地方。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目及之处有个打扮颇为时尚的女孩背对着我坐在吧台上,一手端着鸡尾酒,一手叼着烟卷,旁边放着手机,独自斟饮。虽看不清她的相貌,但从背后看,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优美,一双红色高跟鞋格外夺目,轻巧地踩在高脚椅上。

  不知从何开始,酒吧成了的理想场所。各种,捡尸体花样迭新,似乎成了进出酒吧冠冕堂皇的理由。杜磊是典型的幻想狂,每到周末必去酒吧,蹬着大眼珠子寻找猎物。还别说,真成功了一两次。可到后来,站街女侵占了各大酒吧,所谓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
  我本以为日本酒吧要比国内混乱开放许多,没想到却是另一番景象。
  服务员面带微笑走过来,很有礼貌地打招呼。我用英语答复,她似乎好像听不太懂,比划了半天,依然无法沟通,急得我满头大汗。
  这时,坐在吧台的女子回头看着我,从高脚椅上垮下来,端着酒杯优雅走了过来,对视几秒笑着用中文道:“你是中国人?”
  我饶有兴趣笑着颌首道:“你也是?”
  她眯着眼笑了笑,回头对服务员说了一通,转向我道:“一个人?”

  “嗯。”
  “可以一起吗?”
  “当然可以。”
  女子从吧台把手机和包拿过来,举手投足间十分优雅。我无法判定她的身份,不过她确实挺漂亮的。穿着紧身紫色裙装,深V领,身材火辣,长相端庄,浓妆艳抹,珠光宝气,香气逼人,似乎已经来了好一阵子,面颊泛红,眼神迷离,这是酒津的缘故。
  坐下来后,她拿起女士香烟道:“抽吗?”
  我毫不客气接过来,点燃看着她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中国人?”
  她摇了摇头道:“你看我像中国人吗?”
  这个我无法分辨,感觉中国女人和日本女人相差不多。道:“你的中文说得不错。”
  “谢谢,我应该是半个中国人,我乃乃是中国东北的。”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年日本在侵华时在东北统治多年,一些日本兵与当地妇女结婚生子。投降后,只有极少数日本人把妻子带回本土,大部分留在了中国。
  “哦,你叫什么名字?”
  她端着酒杯轻轻抿了口道:“你叫我友子好了。”
  “啊?你叫友子?”
  见我如此惊讶,她诧异地看着我道:“有什么不对吗?”
  我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只是最近看了部台湾电影,里面恰好有个叫友子的。”
  “你说得是《海角七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