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7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有些感动,笑着道:“你我洗啊,不用,有洗衣机干嘛手洗,小心伤手。”
  乔菲瞪大眼睛道:“什么,你把你的衣服丢洗衣机了?”
  我茫然道:“嗯呐,不可以用吗?”
  乔菲咬着嘴唇闭上眼睛,看着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我感到莫名其妙,道:“到底怎么了?”
  乔菲睁开眼睛一句一字道:“你放衣服的时候就没发现我的衣服在里面吗?”
  “啊?”
  我摇了摇头。
  “去死吧。”
  见她要走,我赶忙拦着致歉道:“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取出来,粗心了。”
  我当着她的面把洗衣机关掉,一件一件取了出来。当她看到我的时,惊讶地语无伦次,指着道:“你居然把一起洗?太恶心了。”

  “啊?不可以吗?”说话间,我正好把她的一并取了出来。
  乔菲气得直跺脚,上前一把夺过把我推开,气呼呼地取出她的衣服。
  我嘟囔着道:“你这也不是和一起洗吗,还说我。”
  乔菲立马回头瞪着我,吓得我不敢说话。
  “你能先出去吗?”
  “那你帮我洗衣服吗?”
  “快滚!不想再看到你。”
  我干脆把衣服扔在一旁的盆里起身憨笑道:“对了,我刚才用了你的毛巾、牙刷以及洗面乃……”
  来不及等她生气,我已经一溜烟蹿出去了。
  女人真矫情!
  乔菲虽爱干净,但没有洁癖。如果有,绝对不允许我在家里抽烟,更别说用她的卫生间了。她生气的样子蛮可爱的,我喜欢。
  乘着她生气的时候,我去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后,见她已经把衣服全洗了,当然也包括我的,不过不翼而飞。我凑上前小心翼翼道:“洗完了?”
  她似乎怒气还未全消,回头道:“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私底下如此邋遢,你们男人都这样吗?”
  我倚着门框津津有味道:“呃……反正我认识的人都这样,杜磊比我还邋遢了。这孙子能穿一星期,脏袜子能塞一枕头,过两天没袜子穿了脏的照旧穿,用他的话说,放着放着就干净了,这才是纯天然……”
  “打住!太恶心了。”乔菲面部表情丰富,估计很有画面感。
  我饶有兴趣接着道:“再给你讲个有趣的事,你知道吗,他们东北人洗澡有个神器,叫搓澡巾。有一次这孙子洗澡非要让我给他搓背,我就这么轻轻一搓,你猜怎么着,卧槽,就跟面鱼儿一样哗哗从身上往下掉……”
  乔菲一阵作呕,推着驱赶我道:“你有完没完,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人。”
  我嘿嘿笑道:“很明显,你听着很享受,要不我再讲一个。”
  乔菲连忙捂住耳朵道:“我不听,我不听。”
  “哈哈……”
  见我哈哈大笑,乔菲也跟着笑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在骂我。

  “你还不睡啊,我可要睡觉了。”
  “别啊,能聊聊天吗?”
  “这么晚了还聊什么,明天还要早起呢。”
  “反正明天又不上班,想睡多久就多久。”
  乔菲听从了我的意见,我们俩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哪怕就是不说话也特别开心。。..
  我主动打破僵局,看着对面老妪家枯败的樱花好奇地道:“日本人为什么如此喜欢樱花呢?”
  “呃……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要追溯到明治时代。在讲樱花之前,首先更正一个错误的认识,日本的国花其实不是樱花,而是菊花。菊花作为皇室专用的,普通老百姓很少种植,只有在重大节日时才会佩戴,以表示最崇高的礼节。”
  “而樱花又称为武士之花,这与日本的武士津神和神道教息息相关。原产地是咱们国家,这种花在国内是很普通的花,漫山遍野到处是,不知从何时引进日本,到了明治时代开始在日本大面积种植,此后的一百年多中,培育了很多Ju有日本特色的樱花,即便是这样,都没有中国的品种多。”
  “之所以叫武士之花,其里面蕴藏着很深奥的含义。樱花花期短暂,仅仅春天会开,来得快,凋零得也快。就好像人的生命一样,懵懵懂懂来到这个世上,转瞬即逝像樱花一样凋零。就像泰戈尔的诗句一样,‘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并不在乎长短,而在乎那绚烂的过程。”
  “武士正是崇尚瞬间绚烂而即将死亡的隐忍津神,可以说是变态,但不得不佩服这种敢于直面死亡的勇气和魄力。贯穿于整个民族中,才有了今天的发达。”
  “日本民众非常喜爱樱花,几乎每天春天都自发组织开展樱花祭。不过你发现了没有,寻常百姓家院落里很少种植樱花树,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投向渴望的眼神急于解开谜团。
  乔菲笑了笑道:“因为樱花的花期短暂,人们怕触景伤怀。另外,他们视为不吉利,只有在武士家中才会种植,他们敢于直面死亡和忧伤。”

  我觉得有些可笑,道:“中国古代文人看到月缺花残,潸然泪下,还能写出优美的诗篇,没想到日本人比中国人还脆弱。”
  “那只是理解不同而已,现在好多国人每年大批大批赶着来日本赏樱花吗,所以说,人们还是喜欢美好的事物。其实日本的普通百姓对中国人很友好的,同样是黄皮肤黑眼睛,同祖同根,一脉相连,只不过部分极右分子蛊惑民众发动战争。要知道,当年孙中山是从日本起家发动辛亥革命的。”
  我不想对历史做过多评判,但发动侵华战争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历史罪名是无法饶恕的。
  我望着对面道:“那长谷川枫家也是武士家族咯?”
  乔菲诧异地看着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指了指樱花树道:“我今天去他家了,他母亲还给我饭吃,挺好的一老太太。”
  提及长谷川枫,乔菲眼神有些迷离,捋了捋被微风吹乱的头发道:“你说得没错,他家是武士家族,不过要追溯到他太爷爷了。他爷爷不尚武,但被迫参加了侵华战争,战死在淞沪会战中。八十年代末期,他父亲还专门去了南京替父忏悔,捐赠了一所小学,回来后就切腹自杀了,留下孤儿寡母,以死谢罪。”
  “她母亲叫秋元美惠,一个人把川枫养大。其实她年纪并不大,只是因为丧夫之痛折磨成这样子的。但她对中国人特别友好,当年我和父亲来到美瑛町的时候,对我们照顾有加。父亲忙得成天不着家,我几乎就在她家长大的。”

  “哦,那你父亲当初为什么选择来这里?”
  乔菲叹了口气道:“我听我父亲说,当年他们那一批偷渡的人大多数去了东南亚,还有的去了澳大利亚,只怪我父亲上错了船,荫差阳错来到了日本。当年渔船就停靠在美瑛町,我们就这样留在这里。”
  “最开始时,暂时借住在这栋小木屋。小木屋的主人是个光棍,没有亲人,他去世后把房子留给了我们。”
  听到这样离奇的故事,我好奇地道:“后来呢?”
  “什么后来?”
  “我想听你父亲的故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