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兵们都陷入了沉默。
  但凡一个男人,看到别人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受到处罚,心里那种愧疚是非常深厚的。
  这算什么,老子是男人,一人做事一人当。
  李明涛说,“你们没犯错,但是你们的战友文强东犯错了。那就是整个新兵营犯错了,新兵营犯错了,老兵部队就要受到处罚,因为他们没把你们看好。刚才你们也听到了,三个月的高压训练。所以,你们这些新兵,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没有人会在心里不当回事,因为事实就摆在面前,老兵们货真价实的就在大操场做着看似不可能的体能训练。

  “准备集合开饭。”
  李明涛扔下一句话后之后走出去。
  新兵们这一次不再像以前那样,班长走了之后就交头接耳起来,而是继续沉默,心情很复杂,然后突然的发现,自己这些人其实是被团里当孩子一般宠着,可是自己这些人还闹情绪,还私自离队。
  不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私自离队。
  文强东怎么样了,没人想起他,在很多新兵的眼里,他只是一个导火索,印出来的,是新兵营叫苦叫累的现象。
  相信往后的训练,一段时期之内,再搞体能,再想起今天老兵的体能训练,大家都不会也不好意思去喊累,并且还会想,自己当了老兵之后,是不是能够做到像他们那样?
  新兵营集合前往饭堂,打饭吃饭,从饭堂里可以看到大操场,今天吃饭的动作出奇的轻,新兵们不时的看向大操场,不时的看向那边空荡荡的饭桌,耳边是各种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似乎有千军万马策马奔腾带着杀气腾腾的砍刀集团冲锋而来……
  杨青松想要去送送文强东,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他连和文强东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从禁闭室出来,处理结果也出来了。
  退兵。
  经过上级领导机关批准,107团出现了第一个退兵。
  文强东在107团最后几天的日子很好,住的是干部单间,专门有送饭什么的,当然也有人专门给他站岗,每天都有干部过来和他谈话,做他的思想工作。

  是的,跑回去和被退回去,性质完全不一样。
  107团没法容得下一个逃兵,如果是战争时期,李牧当时就会当场执行军法。对于文强东来说,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留下来,会一直抬不起头,一样过得难受。
  处理结果通报全团,每一个人都知道,都在唏嘘。坚持一下,什么都过去了,为什么就要跑呢。可惜时间不会倒流,也没有后悔药吃,自己做的事,自己要承担所带来的后果。
  最后几天,干部们的工作就是让文强东保持情绪稳定,等到所有手续走完,当地武装部来人接回去。
  文强东变了一个人似的,沉默寡言是肯定的,动作迟钝也是正常的,只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调整过来。

  不过,这些,107团管不着了,也不会管。文强东给107团带来的是永远都不可能抹去的污迹,文强东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对马化云的处理结果也出来了,调离107,新兵一连四班长由一名叫做扎西德勒的中士来接任。
  至于马化云会调到哪里去,许多人不知道,也许会回原部队,也许会安排到其他部队。这些,107团上交到了军区司令部。不会因此这样一件事情否定一个有能力的骨干,走过阴影,他还是一条汉子。
  新兵训练第二十天,幸福县武装部的人来了。一台军牌越野车,风尘仆仆的,武装部部长亲自过来。
  再一次见面,洪部长倒是想和李牧好好说说话,表达一下歉意,只是,李牧并没有出面,徐战和温朝阳代表107团接待了一下,然后交接。事实上,李牧带老兵部队出去训练了,对李牧来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而李牧,现在不但要盯着新兵营,还时不常的搞老兵部队。
  县里的入伍青年有一个当了逃兵,丢的是幸福县的脸面,若不是文强东家里有些势力,洪部长是不会给文强东好脸色看的。
  过来之前,文强东的家人要一起过来,但107团是坚决不答应的。允许武装部的车直接到营地里来,已经是最大的破例。

  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没什么心情,草草吃了顿午饭,洪部长带着文强东走了。
  文强东走了,带上他带过来的私人物品,其余包括军装,任何属于中国陆军财产的东西,一件不留,全部交还。带回去的还是他的档案,至于回到地方之后怎么处理,那是地方武装部的事情了。
  以他家里的情况来看,结果不会太坏。
  武装部的越野车从大操场边上驶过,在新兵们的注视下驶过。文强东坐在越野车上,望着整齐的队列,几天前,自己也是当中的一员,顿时泪如雨下,孩子般痛哭零涕。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将要承担的是什么样的后果。
  离开部队,以一种不光荣的方式离开部队。
  他没有想过会是这样,这就是所谓的冲动的惩罚。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竭力地控制住自己,哪怕班长再打我一巴掌。
  只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浓浓的悔恨涌上心头,哭吧,放肆地哭,哭出来就舒服了。洪部长从后视镜里看着痛哭流涕的文强东,只能无尽的叹息。大好前途就这么葬送了,可惜可叹。

  那一眼望不尽的丘陵山地,文强东再没有机会在里面摸爬滚打,事实上他还没有摸爬滚打过。十五天,仅仅十五天的训练,还没有被真正打上军人的标签,就以这样不光彩的方式离开部队,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难以接受。
  洪部长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递过去,说,“别哭了,这是李牧副团长给你的信,也许对你有帮助。”
  文强东肩膀抽动着,胡乱地抹了几把脸,接过来,犹豫着,眼前浮现出那位把自己从幸福县带到部队,又在自己逃跑的路上把自己找到并且救出来的年轻的副团长的面庞,情绪复杂非常。
  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A4纸,打开,上面之后有一句话:“三思而后行。”
  仅仅五个字,却犹如警钟在文强东的耳边敲响。不仅仅是忠告,还是慰藉他心灵的妙药。
  把信纸好好折叠起来装好,把信封装进口袋里,文强东终于是止住了泪水,把无神的目光投向了车窗外的滚滚山林。
  杨青松情绪低落,幸福县过来的二十人,现在变成了十九人,而被退回去的文强东,是这些人当中与他关系最好的。来之前就是比较好的朋友。杨青松不免有些狐死兔悲的感觉。
  训练间隙,顾九坐在他身边,和他轻声说着话,“我看见那个将军肚的部长了,他接的文强东。”
  “嗯,我也看见了。”杨青松有气无力的,“副团长好狠,直接让他走人。为什么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呢。”

  经过二十天的训练,顾九的变化很大。由内到外的变化,很明显,至少没之前那么木讷了。
  一个兵,抱着抗拒的心态训练和抱着主动的心态训练,结果是截然不同的。从表面上的精神面貌就能看得出来。对于顾九而言,再辛苦也是非常值得的,因为他没有退路,因为这是他改变现状的唯一机会,因此他珍惜,他努力。
  日期:2017-01-22 0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