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关珊爸妈的决定,关山还是服刑人员,说出去也不好听,毕竟关山之前的酒吧很不怎么样,里面有不三不四的流氓,对人乱抛媚眼想要揽客的小姐,还有卖白丨粉丨的犯罪分子,乌烟瘴气,得罪了不少人,加上关山狗仗人势,跟邻里之间关系极差,关山的朋友也都是酒肉朋友,一起吃吃喝喝可以,真有点什么事,都没了人影。
  综上所述,关珊爸妈心里多么不舍,也想赶快处理了这事,让关山就这么走吧。
  在去火葬场的车上,齐语兰告诉了我内情,这件事情可以追究那些人的责任,但是不能往大了搞,大了的话,谁都没有好处,齐语兰找的关系也会受损。我那个样子,成为了全民公敌,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齐语兰答应了对方不走法律程序追究,私下里解决,那个人允许齐语兰进监狱查这件事,会给一些方便,这样我们便能查出来谁是幕后主使了。但这事挺不好办的,齐语兰的关系也不能一手遮天,不管什么地方都有斗争,都有派系,那个人帮我们,便有别的人破坏,这样给我们找出真相添了难题。
  另外一个,动手的那人是死缓,对方用他,便是因为他要死了,这个人肯定不怕死,但是一定有什么心愿未了,只要帮他完成那些心愿,他就会卖命。这样的人,很难从他嘴里问出来什么,这便是另一件麻烦事。

  除此之外,齐语兰说对方还会给一笔数目不小的赔偿金,算是封口费吧,如此这般,也算有了诚意。答应我们追查下去,也给了抚恤金,也算是好结果了。
  这话不光跟我说了,也跟了关珊爸妈说了,两个人只是不住的叹气,其实钱不钱的,聊胜于无,他们最想看到的是关山还活着,可是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没有别的好办法。
  去了火葬场,安排火化,也没搞什么仪式,急匆匆的就处理了,捧着关山的骨灰。关珊爸妈失魂落魄。
  我心里有有些不舒服,不管之前他们如何对我,但现在的悲伤是真的。
  说实话,关珊走的时候,也哭,也悲伤,可是没有现在这样。感觉他们只剩下了躯壳,里面没有灵魂。
  什么话我都没说,说也没意思,再对不起我,他们也只是可怜的两个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悲凉。
  送他们回了家。两个人也不说话,把骨灰往桌子上一放,便坐在了沙发上。
  我看苗头不对,这两个人要是寻短见可就坏了,我虽然对关家人没有好感,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家破人亡,我给柳笙打了个电话。问她可不可以找个保姆,暂时来这里照顾两个老人起居,柳笙现在也跟我熟悉了,说话跟之前也不一样了,她说:“董宁,你这是怎么了,开始讨起前岳父母的欢心,你真够博爱的。”
  我把情况跟柳笙一说,柳笙连忙跟我道歉,她说刚才说的是玩笑话,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我现在也没心情跟她计较,再说了,柳笙真的是不知道。没什么好说的,柳笙问了我地址,我告诉了她,她说马上安排,找一个靠谱的,别的不说,一定要有责任心,不仅要照顾好老人起居,还要保证两个人安全,最好还能做做心理工作,开导开导。
  我这要求有点高,不过柳笙比我想的周全,她找的人一定让我满意。
  可有一点必须要提,那就是待遇问题。不能找人过来光干活,要掏钱的,我把这话跟柳笙一说,柳笙笑了,说这一笔支出不需要我来操心,我说这个不行,一码归一码。曾茂才和柳笙在我身上投入不少,花在我身上的算投资,暂且不提,现在花在前岳父岳母身上算什么事。
  柳笙说让我做人不要太较真,这个也算是对我的投入,把这个当做福利的一种就好了,不用不好意思。
  我想想。也就不坚持了,再坚持下去,显得太刻意。

  挂了电话,我走到关珊爸妈的面前,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们,之前,我一直在忽略。称呼爸妈,不可能了,已经没有那个关系了,关珊对我来说,虽然痛心她的过世,可是她做的事情我还记得,不能忘记,之前,她父母那个样子,让我印象深刻,不能释怀。
  说叔叔阿姨,倒也可以,可我现在生怕刺激到他们。
  我说:“我给你们找了人,最近一段时间。照顾你们生活起居,我呢,关山这边的事我会盯着,有什么进展,我给你们打电话,我知道让你们别太悲伤是不可能的事,但你们应该好好活着。起码看到害死关山的人遭到报应。”
  我没别的办法了,这两个人万念俱灰,说自杀就自杀,最近我被白子惠妈妈自杀吓到了,这事可要慎重,开不得玩笑。
  想来想去,只能用关山这事做文章。仇恨也可以让人有力量。
  关珊妈抬起头来,看着我,她想要说什么,可是半天没出声,过了一会,她竟然打起了自己来,啪啪的打耳光往脸上招呼。
  我赶快拉住了她,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关珊妈说:“我畜生啊!我真是白活了,之前,我就看重钱,因为有钱才有一切,有钱才能幸福,可是现在想想要再多的钱,人都没了管什么用。董宁,我对不起你啊!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们,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被蒙蔽了心,你一直都挺好的,对姗姗也挺好,工作也努力,可我那个时候怎么想不明白呢,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好后悔啊!我真的好后悔啊!”

  我看到关珊妈这个样子挺有感触的,心里也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什么滋味都有吧,五味陈杂。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现在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关珊妈只能自己承受。
  这一切,说起来都跟关珊妈有关系。
  如果不是她嫌贫爱富,如果不是她鬼迷心窍,也不会把关珊推给了李国明,这样李国明也不会救了关山,关山便不会给李国明当马仔,鞍前马后,开了酒吧,成为一恶,至于关珊也不会跟李国明有关系,不会害了我,最后。因为这里面的事,搞得关珊死关山死。
  关珊妈这样子认为没错,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好事,可是这个错误,认识的有些晚了,人死了之后,才醒悟,有个屁。
  我说:“你就别多想了,事都过去了,现在后悔也没有,好好继续生活吧,我想关珊和关山在天上希望你们两位好好的。而不是一直悲伤。”
  关珊妈说:“董宁,我是真的知道了,我恨我自己醒悟的太晚啊!”
  说着哭着,捶胸顿足。
  关珊爸也在一旁直叹气。
  我赶紧安慰,结果关珊妈说出来要认我当儿子的话,说她孤苦伶仃。只有关珊爸,以后的日子不知道能不能过下去。

  我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是说让他们自我调节调节,我会时常来看看他们的,有什么困难也可以找我。
  日期:2017-01-2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