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看了一眼关山的尸体,犹豫了一下,没说话,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尸体都会明白一些事,能够联想到的只是黑暗和残忍。
  我说:“没话说就给我闭嘴。”
  我拽着方远航,把他拽到了关山面前,我说:“你他妈的给我仔细看看,看看他身上的伤,然后回答我。”
  方远航看了一眼关山,便别过了头,他说:“让我说什么啊!”

  我说:“你他妈的眼睛瞎了。没看出来他是被虐待死的,你们监狱的人干什么吃的,让人被虐待成这样死的,你们花着纳税人的钱,不干人事,不觉得羞愧吗?他要是没有身上这伤。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这种情况,你敢说你们监狱里的人没被收买,牢房里的犯人没听令进行,你最好他妈的跟我说实话,要不然晚上,关山的冤魂去找你去,跟你把账算个清楚。”
  方远航一听这个被吓到了,他对着关山说:“那个,这事跟我没关系啊!你可别找我,该找谁就找谁,我就是跟着处理这事。我也尽心尽力了,咱们行行好,千万别来啊!就这么说定了。”
  方远航真的被吓到了,一边说身子一边哆嗦。
  我心中的火无处安放,那边关山爸妈哭的撕心裂肺,哭声钻入我脑中。快将我撕碎,我感觉很不舒服,想要离开这里,关山的眼睛睁着,脸白的渗人,一个词,死不瞑目。
  方远航说:“要不我看先办后事吧。”
  我冷笑一声,说:“我要不呢,我要先讨个说法呢,我要把他尸体放在市政府门口呢,你觉得怎么样?”
  方远航说:“别别别,兄弟,哥,叔叔,你千万别乱来啊!你这一闹,我可就完了。”
  领导让方远航处理这件事,结果搞这么大,方远航绝对死定了。

  我说:“这不正合你意。上边的大领导搞下来了,你不就能上位了。”
  方远航说:“话可不能乱说。”
  看他样子慌慌张张,我知道我说中了他心思,肯定有一瞬间,他这么想过,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上边的领导被牵连,他便能往上走走,人,就是为了自己的考虑。
  我松开手,方远航连忙跑到了一边,离着关山远远的。
  我拿出了手机。对着关山拍照,我估计这事不好收场,怪不得刚才方远航一直让我们签免责书,原来知道我们看到尸体要爆炸。
  拍了好几张,方远航反应过来,他喊道:“快点。抢他手机,别让他拍。”
  我说:“谁来,我弄死谁,不信就过来。”

  方远航说:“何必呢,你拍了你也带不走,就算你有关系,往大了闹也没好处,真相你们都知道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实话,谁家出了这事都挺糟心的,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你对抗的了吗?”
  我对抗的了吗?
  这句话说的好。
  确实我能抵抗的了几个人,但我对抗不了这个体制,只要在这个体制之中,所有人都会抱团在一起。

  我看了方远航一眼,他说了几句真话,可是这事不放在自己身上。无法体会到那种痛苦,我不动声色,把刚才拍摄的照片发了出去。
  就算没收了我手机,我也能拿到照片。
  方远航叹了一口气,说:“兄弟,我话都跟你说透了,这事我做不了主,你这个样子让我很为难,我只能往上边说了,这是监狱,进来就难走,你认识的人能帮你多少,不夸张的说,那个人知道你这么做,第一个收拾你的就是他,因为你在拆他的台啊!”
  我算明白了,为什么李国明身后的势力会那么的大,因为他们是一个整体。是利益集团,有共同的诉求,他们一个帮一个,因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只想要反抗,我明白我反抗不了,但是偏偏想要试一试,我感觉很憋屈,那种没办法抵抗的感觉很不好。
  其实我不仅仅为了关山,为他讨一个公道,更是为了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能公平一些。
  我想,应该是关山的事触动了我某一处神经。

  我说:“我的话也说透了,这事我要一个交代,谁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让他跟关山一样。”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不理智了,很冲动。
  刚说完,有人进来了,看着我,冷声说:“你管谁要交代。”
  我冷笑,说:“谁挡路,我就管谁要交代。”
  来人说:“你好大的口气。”
  我往前买了一步,这时候,齐语兰进来了,拦住了我,她说:“董宁,别冲动。”
  看到齐语兰,我说:“你来了。”
  她来了,我有了主心骨,齐语兰走到我面前,说:“董宁,你先跟我走。”
  我一愣,说:“这什么意思?”
  我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我还以为齐语兰是站在我这边的,看她的意思也是息事宁人。

  齐语兰犹豫了一下,说:“这事...有点复杂。”
  心里莫名的多出来怨气,我很想发火,什么有点复杂,不过是涉及到了某些人的核心利益,现在,齐语兰站在他们一边,官官相护,让我无法接受。
  可是,这冲动而来的怒气,很快就消散了。
  我了解齐语兰的为人,她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
  齐语兰有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她转头问那个后进来的男人,“人我可以带走了吧,在这躺着不是事。”

  那人点点头,说:“可以。”
  齐语兰对关珊爸妈说:“叔叔阿姨,我是董宁的朋友,我帮你们处理这件事情,放心,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齐语兰看着就不像是一般人,关珊爸妈自然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们也能看出来。这件事颇为难办,里面迷雾重重,都是事,平民百姓要求一个明白,是很困难的,之前有过很多这种事,有钱有势搞出事来,被害者家属威胁也好利诱也好,就让事情慢慢过去了,不追究,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你追究了可能更惨,你不追究会得到一些补偿,一般人都会选择补偿。
  人,总归是要生活的。

  那个男人交代了方远航几句话就走了。这样看来,他是方远航得罪不起的领导,方远航那个样子,活生生的诠释了奴才是什么样子的,看得我很尴尬,可是方远航不觉得,他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仿佛是做了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不仅如此,方远航还有一点点得意,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得到了领导的重用,我可以帮领导处理事情,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很狗腿。
  方远航留下来处理一些手续问题。在我和齐语兰的陪同下,关珊爸妈签了几个文件,没多久便来了一辆车,拉上关山的尸体,直接去了火葬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