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7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佯装刚睡醒的样子道:“今天忙活了一天,中午喝了点酒,一觉睡到现在,你在理发吗?”
  “嗯,佳佳姐在不在,我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原来是找方佳佳的,我有些失落地道:“找我不行吗?”
  乔菲吞吐道:“我找她有事。”
  “她不在,好像还没回来吧。”
  “哦,那算了,等她回来了再说。”
  如果在这个时候挂了电话或许还不会引起误会,我偏偏没事找抽想与她聊天,道:“别啊,和我聊也是一样的,想要换发型吗,要不要我参谋一下?”
  乔菲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道:“你在哪呢?”

  “我在家啊。”
  “那你继续睡吧。”说完,挂了电话。
  我正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时,回头一看想死的心都有了。墙后面挂着王熙雨的照片以及粉色的库单被罩,而且还光着身子,这真是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赶紧给她回过去,连拨了三四个都无情地挂断了。我无心再待下去,坐起来走出卧室进卫生间取下还未干的衣服穿好,出了门看到王熙雨正眼巴巴地望着我。

  我勉强笑了笑道:“很感谢你的晚宴,挺好的。我得回去了,家里还有点事。”
  此时窗外依然下着大暴雨,王熙雨意识到什么,咬着嘴唇道:“是不是乔菲姐误解了?”
  “呃……没有。”
  “要不我和她解释一下?”
  “算了吧,我自己来吧。”
  我拖着疲倦的身子来到门口,王熙雨追上来把伞递给我心切地道:“真的没事吧?”

  “没事,那我先走了啊。”
  我快速下了楼,望着茫茫雨天有些天旋地转。尽管我和她之间还没确立关系,但这样的误会多少有些……她好不容易对我有了一丝好感,就这样彻底毁了形象。
  站在雨中思考了许久,我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去日本找她,就此时此刻。
  我连忙拿起手机拨通了订票电话,遗憾的是,已经没有飞往上海的飞机。不过我的运气还不错,今晚十二点半还有飞往札幌的航班,毫不犹豫预订了。好在上次办得签证是三个月的,可以直接拿着护照走人。

  我看了看表,现在差十分八点钟,如果加快速度还来得及。我直接把伞丢掉,不过一切地在雨中狂奔着,上了车径直往上海方向驶去。
  雨依然持续地下着,我艰难地在雨中行驶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晃着我的眼睛,心里却牵挂着海峡那一边的乔菲。
  雨刷在玻璃前拼命摇摆着,不远处的海边在浪涛呜咽,狂风吹着道路两旁的树木随风凌乱,阵阵雷声响起,一道道闪电点亮了天空,似乎要掀开暗黑的夜幕。顷刻间,四周影影绰绰的轮廓清晰了,让我看清风中轻摆的枝条,还有冰冷林立的高楼。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一时冲动,还是在忏悔,但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快点见到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误会。

  放在副驾驶室座椅上的手机在震动着,我侧头看到是王熙雨的,没有接听,只顾一路向东。
  赶到浦东国际机场时已是12点20分,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候机厅取好票,还没过安检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心急如焚,央求着安检员赶紧安检。卯足一口气进了机舱,一切都刚刚好,我赶上了。
  飞机起飞了,想到明天就能乔菲,我觉得这不是冲动,而是内心的渴望。她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生活,再也容纳不下任何女人。与此同时,我坚定了一个信念,这次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飞机平流层后渐渐平稳,我的心也慢慢平缓下来。看到周围的乘客准备休息,而我却没有丝毫睡意,反而有些兴奋。
  邻座是位女士,看着我投来嫌弃的眼神,我才意识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整理了下已吹干且有味道的衣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知不觉梦乡,我梦到自己和王熙雨睡在,乔菲突然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直接举起手中的刀向我剌来……
  一下子把我吓醒了,等我睁开眼睛时,窗外漆黑一片。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准备去厕所时,谁知空姐轻盈地走出来让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降落。
  北京时间四点十分,飞机降落在新千岁机场。我惊奇地发现,这边居然已经天亮了。
  走出机舱,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可捣鼓了半天一直没开机,忽然意识到很严重的问题,手机没电了。
  卧槽!这下怎么办?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上次好歹有叶雯雯陪着,这次完全两眼一摸黑。
  出了候机厅我四处观望着,看到一位长相酷似中国人的男性走过去询问,结果对方是日本人,连问了好几个都是日本人,现在才意识到掌握一门外语多么的重要。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遇到一个中国人,我腆着脸提出借手机时,对方露出疑惑的表情,在我的再三解释下才小心翼翼把手机借给我。我赶紧给乔菲拨了过去,可连续拨打了三四个都无人接听。

  那位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道:“你能不能快点,我有急事。”
  “快了快了,马上就好。”
  我着急忙慌又给方佳佳拨过去,居然同样不接电话,倒霉的事偏偏凑到一起了。
  最终,男子无情地夺走手机,行色匆匆离去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站在原地继续等候。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算拦下一辆出租车。费了好大的劲比划着,可他依然听不懂。最后写在纸上,他好像看懂了,总算松了口气。
  两个多小时来到美瑛町,付钱时才发现身上只有人民币。好在司机还不错,拿着手机换算了半天汇率,收了我800元。
  下了车,看到熟悉而陌生的环境倍感亲切。我压根没想到会这么快故地重游,就在一时冲动之下做出了决定,想想也够猛的。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乔菲,一路的舟车劳顿瞬间消失,鼓足津神往前方的小木屋走去。
  虽是夏天,北海道的早晨感觉不到炎热,微风吹来阵阵凉爽。我快步向前走去,距离目标越近心跳越快,脑海里想着乔菲见到我惊讶的表情,肯定会感动得热泪眼眶,然后飞奔上前抱紧我一通热吻……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当我来到小木屋前准备推门而入,看到门上挂着一把锁,心里凉了一半。她这是没有回来还是已经走了?
  我扯着嗓子叫喊了半天,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内心有些失落。坐在路边的石沿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情变得焦虑起来。
  带着一颗热心飞奔而来,却连个人影都见不到。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有些可笑。她好像是上帝派来折磨我的,上次飞机差点失事,这次又是一路波折,手机没电,电话不接,身上没钱,衣服没换,再加上饥肠辘辘,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乞丐。
  那有什么办法,看来只能守株待兔了,她迟早会回来的。
  天气越来越热,路边的香樟树传来此起彼伏的蝉鸣,听着异常烦操。肚子咕噜噜响着,饿得有些发慌,难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