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0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安说Z女士对于这两轮疏导非常满意,她已经彻底走出情感的低潮期,而且Z女士有个要求,要不定期参加我们公司组织的活动。
  我心想这都与你吕大安谈上了,再不走出来,那就不是女人了。还要参加我们组织的活动,我不知道吕大安和她都承诺什么事项。
  吕大安从包里拿出一个大兜子,“这是她给的疏导费,总共三十万!”
  我纳闷,怎么变成三十万了?吕大安给我解释,Z女士对这次疏导十分的满意,又多给了十万。
  “这些钱咱不要,你抓紧给人家送去!”我当时就不乐意了,这死胖子怎么见钱眼开,什么钱都敢要。
  “你放心好了,人家Z姐说,这些钱就先放在咱公司里,到时咱们组织活动时,就当她的活动经费了!”吕大安笑着对我说。
  我把钱给臧琳,让他入账,然后我问吕大安给的车怎么算呢?吕大安当时就不乐意了,说是车子是Z女士单独给他的,与公司无关。
  我笑着对吕大安说,车子我们不要,但要做为公司用车,随叫随到。吕大安与我商量,把他那台轿车作为公车,由我支配。
  吕大安这小子是炒股出身,他才不会吃亏呢。我们正聊着,小虹进来了,她冲着吕大安就喊,“胖哥,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吕大安见到小虹这样说,顿时笑着迎了上去,“虹妹,哥也想死你了,来让哥抱一下!”

  小虹故作正色的说道,“我才不让你抱呢,你身上无不散发着别的女人味道!”听小虹这样一说,满屋子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这把吕大安窘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当然还是小虹又给胖子一个台阶下,“胖哥,看在老情分面上,送你一个拥抱!”于是上去与吕大安拥抱了一下,大家又笑着鼓起掌来。
  小虹对我说,“仓哥,你看胖哥都瘦成啥样了,晚上还不准备一桌给胖哥补补啊!”
  我看全公司的人,就是小虹能逗吕大安,怎么逗他这小子都不急眼。我当即同意小虹的建议,晚上全公司人聚餐,庆祝吕大安顺利完成任务归来。
  “算我一个!”我听到有个女人在门喊,只见门口站着臧婉,她一脸不屑的看着公司的人。
  小虹连忙上前打招呼,“婉姐来了,刚才胖哥还说想死你了,要回家看你呢!”这小虹随机应变能力确实强,你不得不服她。
  “哎哟,还想我呢,没想那富婆啊!”臧婉走进屋,看着吕大安。这时我发现胖子又不自在了,似笑非笑的对臧婉说,“老婆,你挺好的吧……”
  臧婉白了吕大安一眼,然后走到我面前,“妹夫,晚上都喝啥酒啊?”
  我对这个大姨子到来也很烦,但守着这么多人又不好意思说啥,只能陪着笑,“大姨姐,想喝啥咱就喝啥!”

  “那就来白酒,今晚一罪方休!”臧婉说完,点上一根细烟,抽了起来,那抽烟姿式还挺优雅的,看来没少跟她们领导在酒场上厮混。
  “哈哈,大姨姐还是少喝点吧,这小别胜新婚呢,喝到高兴为好!”我笑着对臧婉说。
  臧婉把烟灰一弹,用轻蔑的眼神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看了吕大安一下,“你问问大安还有货吗?都让人抽干了,白长了这么大肚子!”
  我随即大笑起来,“放心吧!要多少有多少!对吧胖子!”吕大安坐在那里见臧婉这样埋汰他,又不敢说什么。

  臧琳给她姐端来一杯咖啡,小声对臧婉说,“姐,你瞎说啥呢,还有没结婚的员工呢!”
  臧婉虽然蛮横,但臧琳说话,她还是听的,于是她把烟往地上一扔,然后踩了一下,对大家说,“耽误你们工作了,我回去了!”然后扭着屁股往外走了,看着臧婉那圆股股的屁股,包裹在牛仔裤里,太撩人了。
  “赶紧去送你皇后吧!”我瞪了吕大安一眼,让他快点送臧婉,要不这个娘们晚上又得发飙。
  “靠!朕明天就换皇后!”说完就去追臧婉。这时大家又一阵大笑。
  我想吕大安也就是臧婉不在的时候过过嘴瘾,他才不敢守着臧婉说这话呢,要是让臧婉听到了,“啪啪”的大嘴巴子就扇上了。

  我问小虹今天公司怎么样,小虹说她来这里正好有事找我,她说新店来了一个女人,大约三十来岁,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要找我,说是算命先生给这个女人算了一卦,今生只嫁一个叫“林雨仓”的男人。
  小虹认为这个女人神经不正常,就把这个女人打发走了。
  听了小虹说这事,我都想笑,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社会真是变了,还是这人有毛病呢?既然小虹打发走了,也就说明这样的女人不正常。
  随后我又与臧琳对公司资金进行了一下核算,臧琳说按照正常的疏导,费用并不多,大项费用来源就是Z女士这次疏导。

  说到这里,我也想到了这次户外疏导的事,就感觉是隐在心底里的痛。我问小虹,小窦脚怎么样了,小虹说现在小窦走路还行,应该没啥大事了。
  晚上聚会很热闹,全体员工都很兴奋,酒也没少喝。小窦也没了那次户外疏导的阴影,一脸活泼可爱的样子。
  不过小窦告诉我一件事,她说马江涛已经回省城了,据说自己的户外店也关门了。
  原来战敏告发了马江涛在户外谋害他的事,后来公丨安丨部门介入后,也来我和小窦这里取过证据。
  但马江涛的家人认为他有病,于是进行了医疗鉴定,经鉴定马江涛确实有精神分裂症,这几年一直用药物治疗,如果一停药就犯病。
  看来马江涛真是个精神病人,我越想越后怕,但怎么看不出来呢?如果他真有病,那前几年他们四个人去肉冦山户外,其他三个人的死是他杀死的吗?还是真的出意外死了呢?
  反正精神病人不负刑事责任,即使他杀了人也是白杀。
  小窦还很后悔,她说没有具体了解到马江涛的到底是什么人,就贸然接下任务了。
  我安慰小窦:“这种人平时正常时谁都看不出来,不过我们做疏导工作的,总不能去通过他的家庭了解吧,这只是个案,你不要后悔!”
  吕大安也知道了我这次户外疏导的失败,我总以为他会埋汰我,但他安慰我,“这种事遇到了就算倒霉,不要让我放在心上!”
  正当我们聚会即将结束之际,Z女士来了,她一进门,全场都被她的到来惊呀,我连忙和Z女士打招呼,“欢迎光临!大安拿酒来!”
  Z女士很热情的向公司的人问好,然后让服务员把她带的酒打开,我一看这不是飞天茅台吗?
  还有让我惊呀的事,不一会儿服务员又重新上齐了菜品,我连忙向Z女士表示感谢,并且说以后来参加我们公司活动,什么东西都不要带。
  日期:2017-02-13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