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有这个可能。”

  方远航苦笑了一下,说:“你就别为难我了。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了,具体有没有人在后边安排,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个小喽喽,我参与不了这事里面。”
  确实这件事有点为难他,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以后查一查。
  我说:“行吧,我不问你了,可关山为什么跟这个人起冲突,还有这个人是怎么把关山致死的。”
  这个问题是为关珊父母问的,他们一定想要知道这个。
  果然。我一说完,关珊爸妈耳朵就竖了起来,全神贯注的听着。
  方远航想了想,说:“其实这事我知道的也不太清楚,主要是别人说的,关山在牢房里面挺嚣张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个死刑犯,关山跟他发生了好几次矛盾,把那个人惹怒了,反正是死缓,也是要死的,就索性豁出去了,至于怎么下的手,我是不清楚。”

  关珊妈大声说道:“不会的,我儿子不会的。”
  方远航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谁也不希望这事发生,可是还是发生了,在监狱里面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的,多的我也不说了,我带你们去看尸体吧,赶快处理一下后事。”
  这事绝对有鬼,关山我还是了解的,那小子欺软怕硬,跟方远航一个德行。对我他是敢下黑手,对李国明,他是卑微到极致,跪着舔,这样的人有可能跟一个判了死缓的人咋呼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借给他是个胆子也不敢。
  这里面的事深着呢。
  不过从方远航这里得不到什么有效的讯息,我们只好跟着他去看关山,关山的尸体被放在一个房间内,不在他的牢房中,那个行凶者,已经被关进了禁闭室,独自一人。我提出想要见面的请求,方远航很为难,他说他做不了那个主,我要跟上边的人联系才可以,我也没有为难他,为难他也没用。一个小角色。
  方远航跟我商量,我认识上边的人,也就别为难他们,这件事情不要闹,闹大了,对他们不好,对我们也不好,监狱在这件事情里确实有责任,所以监狱这方面可以多补偿一些,算是花钱买命把,只要我们能闭紧嘴巴,上边也开心,我们也得了实惠。
  我知道这是私了,很盛行的一种解决方式,但里面透着一股流氓气息,反正人死了,你能怎么样,你就闹吧。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没准你还得不到什么,要是私了,我给你钱,你不找我麻烦,你得了实惠,我这边也安心,双赢。
  不要脸。
  这事,我要做不了主,我回头要问问关珊爸妈的意见,他们说要往大了搞,我就往大了搞,他们说要拿钱,那就拿钱。
  做这些不为了别的,多少为了关珊吧,对她,我问心无愧了,反而是她对不起我。
  现在说这个也不合适。主要先看看关山,处理一下后事。
  一进屋,看到关山躺着,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关珊妈就控制不住了,受不了了,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在关山的身上。
  “儿子啊!你怎么就去了呢,你怎么舍得我就去了呢。”
  这一通哭,哭的昏天暗地。
  关珊妈哭,关珊爸也哭,两个人一起哭,看得我有些唏嘘,女儿没了,现在儿子也没了,让人怎么说好,说他们作孽吧,之前那个样子,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方远航在一旁很尴尬,他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过了好一会,关珊妈停下了哭,她站了起来,掀开了盖着关山的白布,一掀开,关珊妈一个踉跄,往后栽倒,关珊爸接住了关珊妈,喊道:“怎么了这是,你这是怎么了?”
  慌慌张张,乱作一团。
  而我,看到了关山赤裸的身体,上边密密麻麻的都是伤痕,触目惊心。
  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状况。
  关山身上的伤显示他死前遭遇了非人的虐待,能造成这种伤痕,证明关山受虐待的时间一定很长,我觉得有八成可能他是被人虐待致死,那么说明了一个问题,当时同牢房,除了杀人凶手,其他人也有问题,不是帮忙,就是袖手旁观,监狱的监管也有问题。起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结果。
  我很愤怒,之前知道关山死了,我没有愤怒,就是知道这件事情了,好,可以了,心里有点空荡荡,就这样,就完了,那个时候,我关注的重点不在关山死了这件事上。我关注的点在于关山为什么死,到底是谁动的手,谁在针对他。
  现在,看到关山的尸体,我头皮发麻,因为死的很惨,就算他不是关珊的弟弟,这样死了,也让人接受不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死彻彻底底的就是别人的安排,这里面有很多人都参与其中,有的人只做了一点点的事情,多一点点的漠视,少一点点的良心,他们认为没有什么,无所谓,可是这些事一点点积累,造成的结果便是一个人的死亡。
  谁的错,很多人都有错,可法不责众。
  所以,除了震惊心痛,我还有一丝失望,虽然知道这个社会的黑暗,虽然明白一些潜规则,可是我没想到关山的死是这么的血淋淋,这样的让人难以接受。

  关珊爸摇着关珊妈,关珊妈醒过来,嚎哭。
  方远航在一旁说:“哎呀,节哀节哀,别哭这么大声啊!”
  造成了这一切,还让人小点声哭,有心吗?耽误你升官发财了?
  我抓住方远航的脖领子,冷声说:“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方远航说:“干什么干什么,你还想动手打人是不是,就算你认识人也不能随便打人,这里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
  我说:“别他妈的惹我,别说在这里打你了,外边我也敢打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知道疯狗吗?它咬人的时候可不管在什么地方,也不管你是不是个官,只要你惹到它了。它就咬,疯狂的咬,狠狠的咬,咬下你的肉,咬的你血流如注。”

  方远航说:“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说的挺好吗?不能这么玩人的。”
  跟在方远航身后的两个人要过来动手,想要救下方远航。我说:“滚!”
  骂了一句,我这个时候很愤怒,声音不大,但是很有气势,我杀过人,杀过人就是跟没杀过不一样,那是一种很玄的感觉,我这一骂,两个人停住了脚步,有些猥琐,可能我比较凶,也可能我身上杀气腾腾。
  不管是哪一种。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好好说话,别动手,好吗?”
  其中一个人打着商量。
  我说:“问你一个问题,你家里人要被这样对待,身上都是伤,你会不会愤怒。你是好好说话,还是不好好说话。”
  日期:2017-01-21 09: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